我写东西是为了我自己开心。

© 无色
Powered by LOFTER

【wy】如果是双向暗恋那也太惨了吧

如果是双向暗恋那也太惨了吧



有很多私设的ooc预警。


雷多轻点。


懂的人懂。



——————————————



暗恋不是一朵花含苞未放,而是盛开直到凋谢,都无人欣赏。



1


阿越君单身已久,家人接受他的主播身份之后,一致认为他无法脱单的根本原因是太宅。



父母只是嘴上催催,其他亲戚也不知道为什么,是真的着急,一个月的功夫已经先斩后奏给他约了两个姑娘。



小阿越君照了照镜子,心想我瘦的时候还是英俊可爱的,这张脸不至于找不到对象啊。



只是有点胖罢了。



肯定有人喜欢...

【wy】未及已止

致郁向。


——————————————————————————————————


1

山竹过后,珠海的天气晴了几日,而后又下起了雨,绵绵细雨对一个下班后总是即刻回家的网瘾宅男来说影响并不大。


毕竟他吃喝都有骑着电瓶车的外卖小哥代劳。


关上窗户,拉下窗帘,他活在不足20平米的小空间里,与世隔绝,逍遥自在。


时间是个好东西,曾经的那一年,他逃避一般的做了鸵鸟,远离是非,也远离舆论中心的另一个人。那些积聚在心口的怨念,不甘,惆怅,都随着时间消散了。


时间一视同仁。


它模糊了痛苦,也将熟稔的紧密联系拉扯开。


时间由不得人怪罪。


他回头再看,也不...

【wy】yy语音是个好东西

玻璃渣
就是突然想起52曾经电脑硬盘坏了,还有阿越的海绵宝宝。
时间大概是还没在人前破冰的时候。

酸的。

注:
我写wy都会掺杂很多私设,可能是人物性格可能是某些习惯可能是时间轴上的事,爱较真看了也别bb,谢谢,我怕了。

——————————————
1
52是个理工男,就是那种凡事有计划,做什么都有点过分较真,哪怕他说不在乎说随意其实也跟别人的随意不太一样的那种人。

说白了,自我,轴,且倔。

不太会为了别人妥协,有自己的目标,就能一往直前。

他就像绝大部分的理工男那样,有些难搞。

跟他相处,不会太累,但也绝不轻松。

阿越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段形容某种白羊男的文字,下意识的在脑海里套上了一个名字,而后读了下来,脑海中基本...

【wy】J3大电影(1)

架空娱乐圈。
颇有背景高冷人设演技派x自带欢笑气场阳光活泼小鲜肉
ooc是肯定的。

4v1,花藏/苍藏/歌藏/霸藏
取名废,用的之前的名字。
WE饰万花——萧其戈/苍云——肖亓/长歌——七笑/霸刀——萧其戈
AY饰藏剑——叶绥之
其实又名:越与伍贰君

最后警告:论玛丽苏,无色不会输。

——————————

【第一部】【花藏之初涉江湖】

1
Y先生微博粉丝刚刚突破八百万,是个实打实的新兴流量小鲜肉。

此刻,Y先生拿着新到的剧本,翻开了两页大纲,就被雷了个外焦里嫩,他一把合上了厚厚的册子,转过头对着拨弄他头发的经纪人兼化妆师吐槽道:“这扯淡的剧情拍出来有人看?”

经纪人稳如泰山,眼睛都不抬:“你仔细看看这故事,藏剑山庄的外戚...

【wy】臆想

皆是我臆想。意识流。


Y先生不久前才过完自己的23岁生日,这一年过去,放眼一望又过不久就将是W先生的26岁生日。


曾经以为会永远梗在心口的一团瘴气,好像也终于随着时间流逝而逐渐消散。


然后穿越时空一般,总算是能像个局外人,轻描淡写的说一句没事。


都过去了。


既分不清我是因为跟你打苍藏才执着到今天,还是因为我本就喜欢苍藏而你恰巧入局。


也分不清你是因为跟我分道扬镳才沉埋那刀盾,还是因为它们本就是你注定会舍弃的兵器。


或许这世上就是有很多事,无法刨根问底,无法寻觅真相。


Y先生越来越觉得,他和W先生从一开始就不是一样的人。


他喜欢人多,喜欢...

【wy】于梦中

Ooc预警:求而不得的ay,恨而不语的we

 


是我的梦不是他们的梦。


【一】

阿越睁开眼发现这个世界有点不一样,等他彻底清醒,就发现,这他妈不是有一点不一样。


古朴雕花的镂空窗户,散发着沉淀的幽香的檀木家具,鹅黄的床幔,桌上的陶瓷茶具,铜质的灯盏。


没有21寸的液晶显示屏,没有按下去就嗒嗒作响的机械键盘,没有明亮的电灯,床头也没有熟悉的手机。


阿越闭了闭眼,心脏在胸腔里砰砰直跳,再次睁眼,入目仍然是不属于他的时代的陈设。


他深吸了一口气,咬住了下唇。


疼痛是真实的。


阿越凭借着自己脑海中为数不多的电视...

【wy】全几把都是YY的糖

最近回春?但是还是希望妖魔鬼怪统统消失也没有人瞎几把得瑟吧,牢记我们是底层,没有人权的那种……

叹气。

但是还是想自己暗搓搓甜一口~


————————————————————————————

【一】

Y先生最近有点心神不宁,当然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这是因为828快要到了的原因,他想大概是因为天气太差了,不知道去珠海街上还会不会有饭店开门,因此而生的惆怅。


但是Y先生心里的小火苗又往上窜了窜,好像是不同意Y先生定下的这个理由。


Y先生无奈的叹了口气,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


没有再变胖,非常棒。


也没有变瘦,很难过。


Y先生决定今天晚上少吃一点。...


【wy】没有人像你

**现代RPS** 
*OOC慎入*
W_Y

【W】
W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回到家里已经是凌晨了,高强度的解说工作耗费了他的大量精力,在公司的时候还不觉得,推开门回到家里才觉得精疲力尽。

同住的K听见动静打开房门,打了个哈欠问他要不要再吃点东西,W累的话也懒得说,摇了摇头便回了自己房间。

他闭上眼仿佛眼前还是宽屏电脑上的ob视角,侧面是导演拿着牌子让他见缝插针的插入广告,W伸手揉了揉眉间,掏出裤子里的手机按亮了屏幕。

习惯性的微博一刷,便又看见了Y的道歉。

该死的微博,坑爹的时间轴。

W点了进去,看见自己的回复被顶到了一个挺高的位置,他按灭了屏幕,黑暗中闭了闭眼,叹了口气。

过了一会儿,W又点亮了手机,点...

【wy】寻歌

寻歌

叶寻歌(叶绥之)
柳七(肖亓 七笑 柳祁 萧其戈)

【纯脑洞】【#狗血#ooc 】

哑巴x瞎子

【一】
北边的悬崖前几日掉下一个年轻男子,一身绣着金纹的白衣染上了尘土和暗红的血迹,有觅食的小兽路过,小心翼翼的凑近,又蹦跳着走远了。

天中阴云密布,眼看就是深秋的一场瓢泼大雨。

躺在地上的人手指动了动,眉头微皱,却是没有醒来。

远处传来枯枝被碾过的声响,一个黑色的身影缓缓出现,他步子是跛的,一步一步走的极缓慢。

只是在看清地上的人时他的步子才快了起来,脚下生风,轻功掠过,倒是看不出腿脚不便了。

黑衣的男子单膝跪地,眉目中闪过不可置信,而后将地上的白衣男子扯到了自己背上,再次轻功而去。...

【wy】梦靥

梦靥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一】

萧其戈神色一暗,放下了手中的茶盏,背上琴跟友人告了别,说自己有事,要去一趟长安。他走的太匆忙,向来沉稳的步子都扬起一地的尘土。


他身后的友人自顾自的斟满了酒,道:“七笑这是要去哪儿,这么着急。”末了摇了摇头,同另一人对视一笑。


【二】

萧其戈下了马,此时日暮西沉,天边染上一抹金黄,他抬起头看见角楼上边的一点衣角,提气轻功便飞了上去。


萧其戈步伐极慢,他似乎在打量,又像是在犹豫。

夕阳把他的影子拉的老长,也映在了哪个坐在围栏边的青年脸上。


“我以为你不会来。”叶绥之闭了闭眼,未等萧其戈开口,接道:“为什么你做得到?你...

【wy】不如相杀

不如相杀

**# 苍藏 **

_相爱相杀 江湖恩怨_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是否还能红着脸。

为了脑补一个隐秘的结局。

叶绥之 萧其戈(七笑 肖亓)

(注:亓:其的古字。)


【一】

扬州城里绿树红花,小桥流水,一座座小楼此起彼伏,吆喝声、叫卖声显出市井繁华。


城门口的驿站,茶馆老板娘正在门口招呼客人。


此时正值盛夏,正是一天之中太阳最盛之时,茶馆人声鼎沸,行路至此的游人多选择在此处稍一落脚,休憩片刻以解暑意,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好不热闹。一白衣公子却独自一人坐在一桌,原因无他,即使他面容俊朗,穿着华贵,但他放在桌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