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东西是为了我自己开心。

© 无色
Powered by LOFTER

【凯源】报社向。慎入。

姥姥说做过的噩梦说出来就不会实现了。

 ————————————————————————————————

One

“一起长大的约定,那样清晰。”

                                                                       ——王源

 

我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还很小。 

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只是有表演欲望,妈妈在街头看见TF家族的招募便带着我去了,幸运的入选,幸运的留下,幸运的开始训练,幸运的出道。 

我的偶像周杰伦,金光闪闪,一呼百应,我梦想着有一天和他一样被万人拥簇,站在舞台中央,灯光炫目,音乐美妙,所有人为我尖叫。 

我渴望被追逐,被崇拜。 

我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以为他和我一样大,后来才知道他大了我一岁,却高了我两年级。 

他比我先进入这个公司,比我先开始训练。 

我那时候尚不清楚自己的个性和脾气,偶尔害羞,朋友却不少,后来大了,才真正听进去别人对我的评价。 

他们说,王源啊,活泼开朗,有亲和力,很好相处。 

还有人说,我性格包子,总是笑的虚伪。 

在那个我连自己都不能正确把握的年纪里,我遇到他。 

他那个时候也很小,交换了姓名以后,我和他还有同期的练习生们很容易就玩到了一起去。 

训练了一段时间后我和他被叫到了一起,公司的人告诉我们要出一个组合。 

我兴奋的看向他,发现他也笑了。 

说说他,他和我的个性差了非常多,但却因为那些意外的相同之处,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非常非常好的朋友。 

我后来忍不住去看过去的影像记录,小小的他、小小的我,那时候我对他的评价真是一针见血。 

“帅,够兄弟,输不起。” 

他是那种笑起来令人如沐春风,冷着脸让人不敢靠近的类型。 

忘了说,他也喜欢周杰伦。 

十岁出头,他就喜欢学周杰伦装酷,不爱说话,老是板着脸,却又常常忍不住笑的露出虎牙。 

后来他越来越帅,对我们始终很照顾,只有输不起这点,从始至终都没有变。 

我第一次看见他低血糖的时候惊呆了,公司的人问他能不能坚持,他说可以,休息了一会儿就惨白着一张脸跟着我们训练,我那时候看着他咬着唇,突然想起昨天因为压腿哭鼻子的自己,下定决心一定要坚强起来。 

我们平常几个人聚在一起玩游戏,他总是较真,遇到自己输的情况有时候认输有时候耍赖,那时候我们几个孩子怕他冷脸,多少在他面前都有些缩着。 

现在想想,他不过大了我们一、两岁,他一没有发过脾气,二来真生气也不能吃了我们,那时候我们怎么就都不敢惹他呢? 

大概就是后来粉丝们说的气场吧。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只大了我一岁,却比我成熟懂事太多。 

说话简洁明了,目标清晰明确,做事利落果决。 

这样的他理所应当的成为了我们组合的队长,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已经不自觉的开始依赖他。 

组合刚刚成立不久,我们被安排进行演出,我特别紧张,觉得说话都要磕巴了,他转过头来看见了,摸了摸我的头然后在我耳边说了一句别怕,然后推着我上台。 

后来有人知道我们,出入公众场合粉丝们一拥而上,他在我身后揽着我的肩膀护着我往前走。 

我有时候想,换作别人,面对这样的他是不是可以不心动? 

连情爱他都比我先懂。 

从12岁和他合唱开始就有人说在一起,后来拉郎配简直司空见惯,我和他也不是没有过尴尬,起初我特别担心他会因为评论和我疏远,甚至解散组合各走各的,所幸没有。 

我永远都记得那一天,他高考成绩出来,不出意外能够如愿进入川音,他把我约出去,我们静静的坐了许久。 

我紧张的不敢看他,心里其实隐约有预感。 

然后他说:“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他一句话就戳破了我们之间的暧昧,让一切赤裸裸的暴露在阳光下,堵住了我所有的逃跑路线,逼我长大。 

我问自己,然后脑海中他的脸挥之不去,我拒绝不了。 

我终于对他说,我喜欢你。 

他抬起手摸了摸我的头,笑的露出了两边的虎牙,然后拉起我的手放在唇边吻我的手背。 

17岁的我,把手递给了18岁的他,以为那就算不是永远,也将是很长很长的岁月,足够我们老去,白发相依偎。 

于是顺其自然,我在他固执的坚持下跟着报考了川音。

我们在人前光明正大的勾肩搭背,我们在人后小心翼翼的拥抱亲吻。 

每一次约会我们都承受着鬼祟下偷来的浪漫和幸福。 

直到我们被父母发现。 

我哭过,声嘶力竭的解释过,也跪着恳求过。 

父母不允许我私下和他见面。 

活动时我看着难得疲惫的他问他该怎么办,他像往常一样摸了摸我的头然后抱住我,他说爱我。 

父母态度依旧强硬,妈妈一有空就满面愁容的跟我谈心,有时候我还没说话她已经哭的满脸是泪。 

我感到绝望,因为我甚至不能不顾一切的对着全世界说我爱他,那会毁了我们俩,身后是他的爱,面前是一堵墙,我无路可走。 

每次组合活动,他依旧对我百般照顾,我却渐渐觉得疲惫。 

后来,也许是时机成熟,也许是我们的父母都执意要求,组合解散,我们单飞。 

那天我们都喝了酒,我把三分醉意演成了十二分,然后对他提了分手。 

他点了点头,然后拥抱我。 

我在那个拥抱里终于崩溃,眼泪在瞬间奔涌而出,我捧着他的脸亲吻他的嘴,他的眼睛,他的鼻子,他的下巴。 

 

上周一个品牌发布会,我遇到他,忍不住打趣了几句,然后看见他嘴角的笑。 

耳机里突然传出这句——“我已分不清,你是友情,还是错过的爱情”

 

Two

“牵着你陪着我也只是曾经。”

                                                            ——王俊凯

 

又二又傻,最最最可爱。 

前面一句是我对像他那样性格开朗活泼的人的统一评价,后者是我对他的评价。 

我从小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然后一点点规划好,努力为之奋斗,唯独关于他,一切都突如其来让我没有半点准备。 

从相遇开始,他就是突然被插了进来,然后被告知我们即将变成一个组合。 

后来粉丝常说我面瘫,其实我自认面部表情挺丰富,也可能是笑点长偏了,反正一遇到他就不受控的觉得好笑。

就像阴了很久的天突然被阳光撕裂一个口子,我开始习惯他带来的笑容。  

他似乎有千百种方法耍宝,然后无数种方法逗乐我。 

记得曾经有人问他如果遇到喜欢的人会怎样对待,是默默守护还是犯蠢吸引。 

我那时候脑子里都是他的蠢样,心想就他,肯定是犯蠢吸引,因为他根本又二又傻。 

没想到一语成谶,只不过被吸引的是我自己。 

他大多数时候软绵绵的像个包子,我一瞪眼他能吓得跟个兔子似的往后退好几步,所以后来我习惯揉他的脑袋,他的头发并没有那么软,时常有几撮翘起来,摸上去的手感却很好,把他的发型揉成鸟窝是我一直以来的最爱。 

我那时候也不过十四五岁,却已经开始担心他的太多事。 

最开始怕他长得太高超过我,后来担心他光吃却不长肉是不是吸收不了营养。 

怕他紧张,带着他到街头去练胆,怕他一直学不会舞蹈就留下来陪他练习。 

怕他主持节目太累,怕他训练耽误学习。 

再后来喜欢上他,怕他不喜欢我。 

所以我急迫的在高考完把他圈入我的私人领地,当他说喜欢我的时候我真的觉得那首歌唱的真的很对。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那真的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事。 

我一直知道这条路不容易,成为明星这条路必定辛苦,更何况我对他有了这种感情。 

可是我千算万算,偏偏漏掉一件事,我们的感情才是最终会把我们推向万劫不复的外力。 

父母发现的时候我其实已经做好了准备,我从小就独立自主,妈妈劝不动我,父母只是对我冷处理,反正笃定我掀不起大风大浪。 

只是看见他的时候心里突然就酸了,听见他问我怎么办,到了嘴边的承诺保证仿佛统统变成了毒药,哑的我说不出半个字。 

我担心任何一句承诺日后都会变成慢性毒药,让他更难过。于是我只能一遍遍的重复我爱你。 

这场爱情角力里,因为有尚未实现的梦想,我们连挣扎都是在束缚下进行的。 

突然想起来我们曾经唱过《当爱已成往事》,那时候他靠装,我靠回忆离别,而如今我们都懂了这首歌,却再没有机会合唱。 

解散那天他喝了不少酒,我也是,其实心里早就料到他会提分手,只是多少还抱了些侥幸心理,但听到的时候也不算意外。 

最后一次,我在他耳边对他说我爱你。 

还有一句没有说出口的——“我会学着放弃你,是因为我太爱你。”

 

 ——————————————————————————————————————————————

娱乐圈很复杂,从未饭过CP、组合。

8年杰迷,我只想说希望凯源千能好好走下去,坚持下去,努力总会有收获,最重要的是,无论发生了什么,勿忘初心。


评论 ( 9 )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