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东西是为了我自己开心。

© 无色
Powered by LOFTER

【白宇水仙】【沉贤无差】王遇上王

白宇 | 水仙 | 捏造人物
私设如山,cp混战


涉及人物:杨修贤,韩沉,谢南翔,曹光,章远,赵云澜,裴文德。
白宙

你是宇宙内,我最爱的人。
————


【一】王遇上王
杨修贤x韩沉无差(双a组)

杨修贤是在酒吧第一次遇见韩沉的,透过忽明忽暗的灯光和水晶幕帘,一眼就瞅见了角落里坐着的男人。

杨修贤穿着浅色皮衣,黑色T恤,头发被抓的有些毛躁,下巴上的胡渣有两天没刮,他嘴角扬着,笑意蔓延到眼睛停了下来,再溢出眼眶成了欲望,浑身散发着勾人的信号。

彼时他周围坐着男男女女七八个人,大家举杯欢呼间隙目光都沉甸甸的扫过他,他却像是封建帝制君王,雨露均沾,谁也别想要他的独宠。

桌上放了至少五六种酒,混杂在彩色的玻璃杯中间,让他带着不羁笑意的脸上映出一片霓虹光彩。

他是来找乐子的。

而韩沉穿着一件黑色衬衫,扣子严实的扣到了领口,浑身上下仅仅挽起袖子,露出一截手臂。头发梳的整整齐齐,一丝不苟,下巴上一根胡渣都没有。

他面前放着一瓶皇家礼炮,一个倒了半杯酒的杯子。

头顶的一束灯光扫过他的眼睛,成了一幅明暗交织的画,刚巧落入杨修贤眼睛里。

杨修贤一边嘴角抬起,露出个痞笑。

这人不是来寻欢作乐的。

但猎食者不会挑选猎物是食草还是食肉。

杨修贤脸上的笑意缓缓流进眼睛里,遮盖了肆意妄为的欲望,也使得他眼底的情绪变得浓重复杂起来。

“你们玩着,我过去转转。”

他拿起杯子,站了起来。

“杨哥!”

有人叫住他,想让他留下,他扭过头,眼神漫不经心的停顿了一瞬,便压下了说话人开口的冲动。

转过头,杨修贤脸上又恢复了那种令人琢磨不透的笑意,他拿着杯子一步步向韩沉走去。

尾音轻佻:“自己一个人啊?”

韩沉一早就注意到这个人了,得益于职业优势,他观察力很强,更别提这男人在人群中打眼的很,一眼望过去就知道这小子定是个欠了不少风流债的主。

他的眼睛从杨修贤的露出一截脚腕的休闲鞋,一直往上,掠过他的宽肩窄腰,停在他风流的脸,韩沉抿了抿嘴,顺道吞下一口烈酒,心想这皮相确实够他风流。

于是这人朝他走近,韩沉并不意外,反倒有种果然来了的狩猎者心态。

“一个人喝这么好的酒,浪费了。”

他朝杨修贤抬了抬眼,精英刑警目光犀利,一眼便看出来人的意思,却偏要装出个疏离的不解眼神,以退为进。

杨修贤握着杯子,手指抚摸杯壁,仿佛是触碰爱人的身体,他缓缓抽离,指尖的游移和昏暗灯光下的眼神都带着缱绻的暧昧,他朝韩沉笑了笑,将空荡荡的酒杯放在了韩沉面前,开口:“一起?”

韩沉嘴角上扬了一抹弧度,为这个连名字都不知晓的陌生男人倒了半杯酒,看着后者在他身旁坐下。

杨修贤喝了一口酒,酒入喉咙,他的眼睛却随着吞咽勾住了面前的男人。

一饮而进,干脆爽快。

他本想说这酒一起喝了,人也就算认识了不如大家一起玩玩,这是他一贯的套路,却冷不防听见这个贵公子突然开了口。

“你叫什么?”

杨修贤一愣,惯常做主导者倒是少有被别人主动提起姓名,他咧嘴笑了,轻声道:“杨修贤。“

说着又见后者朝他扬起眉毛,顿时啧了一声,伸手掏出了身份证,拍了上去:“自己看。”

韩沉瞥了一眼他身份证上的姓名和照片,回过头看向杨修贤,他眼里的戏谑毫不遮掩的向韩沉展露。

韩沉用两个手指头推回了他的身份证。

两个人你来我往,他将后者的调情照单全收,却依旧稳坐如山。

只是杨修贤纵横风月情场,毕竟是个中老手,他浑身充斥的暧昧情欲爱并不依靠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而是随着吐息蛊惑人间。

他滚烫的喘息停在韩沉耳边,还带着皇家礼炮特有的烟熏味道。

“玩吗?”

韩沉也控制不住的觉得有些热,不过他只是眉眼中起了些兴趣,依旧冷静自持,只抬了抬眼,沉声道:“你玩不起。”

“各凭本事嘛。”杨修贤说着,往后一仰,靠在了沙发上,一侧手臂却伸长了,正摆在韩沉身后。

就在这时,他们身后不远处传来啤酒瓶的一声炸响,随之而来的便是女性的尖叫声。

杨修贤脸上带了点探究的看戏意味,正若有所思呢,就见身旁的男人一步踩上了茶几,推开舞池中拥挤的人群,猛的扎进了事件中央。

杨修贤事不关己,给自己倒完了酒瓶里剩下的酒,一边喝一边回味着韩沉方才一步踏上茶几的长腿,嘈杂混乱的人群背后,他从齿间吐出一声心满意足的口哨声。

等韩沉将嫌疑犯逐一交给同事送上警车时,这才缓缓取下扣在耳朵上的微型耳机。

他感受到身后灼热的视线,一步一步的朝酒吧门口走去。

杨修贤靠着墙,炫技一般吐出一串烟圈,烟雾缓缓上升,消散在静谧的夜空之中,而后杨修贤嘴里啵的一声,吐出最后一个扁平蘑菇云状的烟圈,像是骤然出现的漩涡,吞没了什么,而后销声匿迹。

他叼着那点烟屁股,一边伸手缓缓的拍了两下手掌,一边扭过头看向韩沉,这才又扯了扯嘴角,低声道:“警官先生,还差一个人没抓吧?”

韩沉站在几节台阶之下,闻言露出了一个跟杨修贤有几分相似的不羁笑容,却又有几分不同,似是运筹帷幄之中,自负而笃定。而后他一把扯开了领口,彻底将衣摆从昂贵的腰带中抽了出来,整个人骤然变得慵懒,他轻声开口:

“下班了,我们换种玩法。”











——————————
“玩吗?”——“0/1?”
“你玩不起。”——“我知道你是1,我也是。”
“各凭本事。”——“上床试试?”

Ps.结尾只是调情,没剧情。

下篇大概写章远曹光,杨修贤谢南翔,或者裴澜😏

评论 ( 7 )
热度 (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