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东西是为了我自己开心。

© 无色
Powered by LOFTER

光阴

【穿插番外1】

主耶和华说,到那日,我必使日头在午间落下,使地在白昼黑暗。

——《圣经》

 

莫雨这次带穆玄英去盛堂,专门挑了包间,梨花木的木质桌椅,配合着潺潺流水,看着面前的爱人,情调满分。  

“莫雨哥哥,我们一会儿去哪儿?” 

“有想去的地方么?” 

“唔,还没想到。” 

“那就吃完了再想。” 

“嗯,和莫雨哥哥散散步也很好。” 

莫雨控制不住的嘴角上扬,而后抽了纸巾帮穆玄英擦了擦油乎乎的嘴角。

  

 

“……然后我下楼的时候,脑袋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就把手里的两个袋子全扔垃圾箱了。” 

“那里面还有我的零食呢。” 

“又不可能去垃圾箱里把东西拣出来,真可惜。” 

莫雨始终没说话,穆玄英侧过头却看见他眼底的笑意,于是自己也笑了,“莫雨哥哥。” 

“嗯?” 

“我……” 

穆玄英还要说些甚么,却被突然反方向慌张奔跑的人群所打断,他和莫雨好不容易拉住一个男人。 

“前边广场,有人拿着刀在砍人!!!快走吧!!报警!对!!报警!!!!” 

那人说着这才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一边打电话一边跑开。 

穆玄英几乎瞬间就冲了出去,莫雨皱着眉也奔了过去。 

场面已经失控,地上倒下了几个人,人们慌张的逃窜,尖叫和哭喊响彻耳畔。 

穆玄英只看见明晃晃的刀对着一个坐在地上哭泣的孩子举了起来,他飞扑过去把那男人压倒,扭住歹徒的手腕卸了他手上的刀。歹徒却丧心病狂的挣扎起来,不要命的掀开了穆玄英,想去夺刀。 

莫雨这时看见穆玄英身后有一个持刀的女人在他背后,“毛毛!”莫雨怒吼着,几步的距离恨不得能飞过去。 

好在穆玄英侧身躲过了女人的袭击,却不料被男人扯住了腿一下摔倒在地,女人的刀对着穆玄英就要砍了下去。 

莫雨胸腔热气翻涌,却没发现他身侧也有人拿着刀,莫雨只觉得肩膀一紧,生生扛了一刀,却好歹踹开了女人。 

“莫雨哥哥!” 

穆玄英眼睛一下就红了,也不留情一脚跺在了男人胸口,直把人踹晕随即捡起一旁的长刀。 

莫雨这边也打昏了那个偷袭他的男人,这时候和穆玄英两人夹击轻松制住了女人,莫雨咬着牙直接踩断了女人的手骨。 

听见身后的动静,穆玄英弯腰躲过了砍刀,余光看见又有人对着莫雨哥哥冲了过去,他大声的喊道:“我是警察!冲我来!” 

随即后退了几步和莫雨拉开距离,仿佛担心歹徒听不清楚一般再次喊道:“来啊!” 

穆玄英看着对着他扑过来的三人,咬着牙握紧了手里的刀。 

“砰!” 

耳畔突然传来枪响,穆玄英知道警察到了。 

“砰!” 

“砰!” 

“砰!”

  

寂静过后是遍地的哀嚎,穆玄英看见地上的无辜人民,鲜血刺激着中枢神经,他直直的跪了下去。

随即他转过头,想要寻觅那个男人,却直接被拉进一个熟悉却依旧强硬的怀抱。 

莫雨把头埋在穆玄英的颈窝,深吸了几口气,才觉得他的毛毛还是活着的,才觉得自己也还是活着的。 

“再有下次,你不准这样……我本来也不是好人。” 

“……不,不会再有下次了。”

真正开口莫雨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哑的不像话,心有余悸他的心脏直到此刻都还以一个不正常的频率跳动。 

穆玄英没有说话,只是把脸埋进了莫雨的胸口,仿佛这样可以短暂的逃开这个残忍的世界,可以获得安慰支撑他重新面对一切。

 

 

缝针的时候穆玄英眼睛几乎一眨不眨的盯着,莫雨看着难受,只道:“你这样,我看了更疼。” 

穆玄英倔强的不开口,只是眨了眨眼,眼睛更红了。 

医生建议他留院观察几天,莫雨本想拒绝,看见穆玄英板着的脸也还是妥协了。 

打着吊针,莫雨只觉得昏昏沉沉的犯困,迷迷糊糊的感觉穆玄英出去了,然后又回来。 

莫雨睁开眼睛,看见穆玄英小心翼翼的拽了他的衣角,仿佛知道他醒了,也睁开眼睛。 

两个人对视着,莫雨心里麻麻的。 

这时穆玄英开了口,小心翼翼的仿佛多年前的孩子,“莫雨哥哥,我可以去那边握着你的手吗?” 

莫雨觉得心脏一紧,直接拉了他的手,侧了侧身,“上来躺着。” 

看着穆玄英兔子一样的眼神,明明想要亲近却又克制的矛盾,莫雨沉声道:“上来。”

穆玄英带着一身寒气钻进温暖的被子里时忍不住打了几个哆嗦,明明就窄的病床,硬生生挤了两个男人,他却还故意和莫雨分开了一些,仿佛两人中间画了一道线。 

莫雨叹了一口气,伸出没受伤的手一把捞过穆玄英的腰,“再往后退就掉下去了。” 

说罢手向上移,轻轻拍着穆玄英的后背,仿佛在安慰一个孩子,“睡吧。” 

刚才昏昏沉沉的睡了一会儿,这下反倒不困,于是当穆玄英拽了他的衣角时莫雨就发现了,他握了穆玄英的手,十指交缠。 

“莫雨哥哥。”

“嗯。” 

“为什么?”穆玄英的声音几乎颤抖。 

莫雨叹了一口气,就听穆玄英又问了一句,“为什么?” 

莫雨握着穆玄英的手紧了紧,道:“总有这样的人,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证明世间还有光,还有无辜和善良,除此之外别无意义,他们死有余辜。”

 

莫雨想,我的世界永不会黑暗,因为你是我所有的光。

 

——————————————————————————

只想借莫雨和毛毛的手再铲除一次罪大恶极的歹徒,像周围人所说,任何像平民举起杀戮的人就注定要被消灭,没有辩解,没有同情,直接绞杀。因为即使有人面临同样的困境,经历过更加苦难的岁月,也不会同他们一样。

最近事故频发,逝者已矣,愿生者珍惜。

评论
热度 ( 14 )
  1. 薄伽梵歌无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