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东西是为了我自己开心。

© 无色
Powered by LOFTER

已A

你每天都会穿梭在人来人往地铁站,你每天看见公路上车流奔腾不息,你融身在人群里,不知道谁路过谁。

 

有的人,他们没有关系那么好的基友,所以他们不懂,很多话,很多事,告诉了其中一个,其实就相当于把自己的话截图告诉了另一个。对,我说的是所有事。那些没有打出来的字,机智的小伙伴总会录音。

 

PART1 阳气逼人直男

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人,情人节,大半夜,在长安,他和你男神他媳妇一模一样,那时候你太年轻,不懂得拜师要看装备分,所以你不知道那个时候他装备只有3800。

 

后来你进了一个帮,你一直以为这个帮不久之前有人过世了。沉痛悲悯,伤感逼人。其实后来你才知道,热血PVP的世界每天都有人在过世。

 

曾经你不懂,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好像一直在线,你11点起床看见他在线,不吃午饭发现他也没下线,吃完晚饭回来发现他也在线,终于你看见系统的黄字打出说他下线,你激动而又暗搓搓的告诉基友,结果发现他只是掉线。

 

直到后来的某段时间,你也成为了游戏渣,开了电脑必定要上游戏,无聊了上游戏,上了游戏更无聊。

 

师傅有一个阳气很重正气逼人的名字,你总是觉得看一眼就充满了力量。但是师傅不带你升级,师傅从来不跟你说话,后来你终于明白,让人错觉高冷的人多半本质是个逗比。

 

师傅的简介里直白的说着对一个异性的爱,没错,师傅是个直男。

 

也许你以为师傅虽然装备不好,但至少很犀利,不然不会收徒。直到后来,身为水货的你,闲着无聊就收徒,才明白越是水,越爱收徒。

 

没错,师傅是个水货。水到什么地步呢,大概和他的装备分一样,在高手们顶着5800的装备分在长安插了一地的旗的时候,他3800分为五小神T代言。

 

不过PVP的世界就是这么奇妙,你在嘲讽某个水货的时候,说不准就引来了某个高玩。于是那些故事的结局统统都变成了“然后他来了,把他杀了。”

 

当然那时候你还不认识渣师,所以故事里的那只高玩还是高玩。

 

他走的时候你还不懂,有的人A了他们又陆陆续续回来了,有的人从没说离开,却再也没有回来。

 

所以很久很久以后,你看着一个视频,一个“想当年我也是3800收了第一个徒弟”的评论跳出来的时候,你突然很想他。

 

你突然觉得有个师傅他是个水货没关系,他不教你东西没关系,但他愿意和徒弟们在问道坡坐着聊聊天,换好几套衣服卖萌,这样已经很好。

 

可是那时你不会知道,你遇到这个人,只是为了遇到另一个人。

 

PART2 渣师

有一天你晚上默默刷本,你遇到一个人,他有一个师傅,装备不是3800,他有一个师傅,是可以被召请的。

 

于是你寂寞了。你一夜难眠。你大清早在帮里喊人带级。

 

就像你之前没有想过的一切一样,你就这样遇到那个人。

 

后来你才知道,游戏这么小,他其实就是师傅口中那个他。

 

你问他有时间吗,他说没有,却收你为徒,带你去了你后来觉得哪里的风景都比不上的地方——刷级。

 

那时的他只对你说了一句话:“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跟上。”

 

他在前面飞来飞去,然后告诉你,PVP玩家都是这样的。

 

到了最后一个BOSS面前,他对你说“看我一招灭了他”。结果他用了三招。

 

然后他带你去了一个高台,对你说了三个字,“脱衣服”。那时你才知道,原来脱掉衣服重伤就不用修装备了。

 

然后五位数血的他和四位数血的你一起摔死。人世间的事,总有些是公平的。

 

然后他就这样带着你刷本。你那时却傻傻的,不知道可以点跟随。

 

最后那一遍,他对你说,回答一个问题对了就接着带你刷,结果你和他不是一个地方的人,他说献祭,你听成了仙机,你没有回答出来,他就这样离开了,你后来才知道,那是他短暂的在打大战的日子。

 

又过了几天,你再次上线,被他召请,去到一个地方,他让你上YY。

 

其实那不是你第一次上YY,他给你去了一个外号,用他的东北腔叫你哥。

 

本里有一个BUG,那时你不知道他是怎么调出来的,所以后来,当你毕业离开带着你的小徒弟,也仍旧不知道该怎么刷。

 

那一天,你才知道,他虽然是你师傅,也可以把你丢下。

 

你莫名发现阅历条不再前进,发现他不在本里,你听见YY里他对你说,“我去打架。”

 

那个本,在你毕业之前,再也不曾打过。

 

你发现他是帮主,帮会资金他从来都是五位数的捐,你发现他总是把兄弟挂在嘴边,那时的你以为他只是一个热血PVP。

 

后来,你有一天上线,再次召请你,你终究是抵抗不住快速升级的诱惑,点了确认。

 

60级的你,站在70级的怪面前总是有一种深深的无力。

 

他顶着灭天魔王的称号,在四面八方涌来的人形怪前挥刀。然后他告诉你,他抢不过唐门,然后他就离去。

 

你开始发现他是一个渣。

 

他那时告诉你,你的63到70他包下,你却仍是独自练到了70,他再未曾召请你。

 

然后有一天,他发了一张图给你,图里的他换了白发,装备分到了5800。你按着语音说恭喜,他却告诉你他其实在卖号,你问他为什么,问他卖号了自己怎么办,他告诉你明教没意思,忽略掉后面的话,你不死心的又问了一次,终是没有了回复。

 

Yy有个蛋疼的功能叫已读,所以你连骗自己他没收到都不可以。

 

你终于确定,对于你,他是一个渣。

 

只是那时候的你还不知道,你的这种心态,已经可以被称作玻璃心。

 

后来你遇到另一个人,他要收你为亲传,你终于知道,你该离开了。

 

PART3 小卖部的

忘了说,3800也许是个土豪,渣师是个微信会说“有生之年把这块地也买下”的真土豪,而你的亲传也毫不扭捏的承认自己也是土豪,那种“你傻啊,公司是自己家的不忙就不去了呗”的土豪。

 

没错,这个游戏,基佬与直男互撸,屌丝与土豪同在,小三与女神共玩。

 

亲传的角色和小号的名字都略显犀利,大概就是让你情不自禁觉得蛋蛋不见了,蛋蛋在天上飞的风格。

 

亲传是一个神奇的人,遇到他之前,你的人生大抵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和你气场不合的奇葩物种,直到遇到你的亲传,你发现你竟然能够和他吵架。

 

你们可以从理不理对方吵到带不带大战,可以从二次元游戏吵到三次元生活。

 

直到你某次熬夜陪与男朋友吵架的妹子,亲传将你怒斥10分钟,期间你傻你蠢你笨你天真持续不断,你虽觉得和他三观相差太远,但终究对你好便是好人。

 

但即使他是个好人,也无奈你们气场不合。

 

剑三是一个神奇的游戏,官方宣传着师徒系统,玩家的世界里却永远是你来我往情缘818。

 

事实证明网络上总是有很多骗子,鹿道长他一定是个恶趣味的老玩家,或许所有的情缘都是从师徒开始,但如果再有人问你情缘是什么你千万不要再说师傅。

 

图样图森破。

 

亲传总是说他很犀利,但你确觉得渣师那样常年插旗送对手一杯茶,战场0重伤80/40的击伤才是真犀利。

 

你忘了亲传其实是个奶。

 

所以很久以后,当放弃治疗很久的你突然心血来潮,才发现当一个犀利的奶是多么温暖人心,就像冬天手上捧着的热巧。

 

亲传告诉你你其实有师娘,然后师娘不要他了,然后他A了。

 

当然那个时候你还不知道你师娘其实未成年,所以也不觉得亲传太丧失。

 

你一直知道聚散离合是注定,但你再找他他告诉你他已经卸载游戏时,你突然觉得的确可以和他江湖不见了。

 

他是你师傅却不见得把你当徒弟。

 

PART4 闺女

在这个江湖里,任何事都不是我们能预测的。

 

你练了一个小号,也许是受渣师的犀利热血PVP影响,选了明教,一只喵萝。

 

小喵萝跌跌撞撞的升级,却怀着未来要做极道魔尊的梦想。

 

你问为什么不是武林天骄,因为极道魔尊看上去就很厉害的样子。

 

有些事情你在后来去想,就觉得大概都是命中注定。

 

你刚好没有师傅,自己一个人慢慢的打怪升级,在世界频道里看见有人收徒。

 

他是个炮哥,你有些心动,他却说“来我好妻萌吧。”

 

也许,你就是和恶人谷没有缘分。

 

忘了是因为什么,你心情差到了极点,想去那个44级的本里看风景,却无奈自己44级的等级。

 

你在本外遇到一只帅气的恶人,他要收你为徒,你看着他名字左边的红色斧头,还是点了拒绝。

 

直到后来,你发现世界频道里在喊恶人第一大帮某分帮帮主XXXX人傻钱多。你想起那个被你拒绝的恶人。

 

真是图样图森破。

 

你呆在副本门口,想了想还是密了炮哥。

 

或许别人觉得你想升级,可是你真的只想看看风景。

 

那天晚上,喵萝和炮哥看风景从荻花宫看到日轮山,看到凌晨3点半。

 

那个年代的大战对你来说还是太残忍,所以当和亲传再一次吵架以后,你几乎就不去了。

 

直到炮哥换了全门派的各种小号带着你,跳过了无量山,打过了法王窟、仙踪林、寂灭厅,黑了无数的唐门密室。

 

炮哥的子母爪把你带到了高台上看风景,军爷的大黑马带着你同骑,大师的舍身光芒万丈。

 

PART5 一念之差

这个时候的你依旧是个新人,两个月的游戏你却还是一个小白。

 

一个心心念念要和机油攒钱炸真诚的小白。

 

你要过生日了。

 

找了亲传和炮哥要生日礼物,结果自己跑出去和机油潇洒。

 

第二天你上线,炮哥才告诉你他买了真橙。

 

于是你激动的上线和炮哥去炸橙子,炮哥那天开的是自己的咩萝号,没错,十个萝莉九个妖。

 

他说他身上还有个孔明灯,于是一起放给了你。

 

他说他玩这个游戏很久了,还是第一次给人炸橙子,你笑了笑,那时候说,等我有钱了,也给你炸。

 

与子偕老飞上了天,真诚也不过十几分钟。

 

那时候也许你们都未多想。

 

但两周后,你们情缘了。

 

PART6 剑侠情缘

在很久之后你才明白,这真的是一个很小的游戏,小到你某天会突然发现一直面熟的某个犀利的PVP,他的情缘可能曾经被你师傅吐槽过,然后可能同时也是你好友频道里另外某个同职业犀利PVP的前情缘。

小到,后来的后来,你发现好友频道里某个犀利寡言的PVP玩家,他的师傅居然是你基友徒弟新找的情缘。

小到,很久以后,你闲着无聊翻截图,发现系统公告上那个XX对着他那个前情缘炸了真诚。

小到,后来你打战场,遇到了一个人,他告诉你你亲传的那些过去,原来并不是他信口开河,当然还有关于你师娘的八卦。

小到,某天你练了小号的学长让你陪着躺JJC,一进组就看见你们阵营攻防指挥念了无数遍的名字。

 

小到,当突然聊到三次元的感情,你发现,有人和你的角色对调,于是或是冲动鲁莽,或是情绪激动,或是寂寞,没想过情缘的你情缘了。

 

后来你A了,回忆起来,你们相逢其实那么早,早到,他几乎贯穿了你整个游戏生涯的全部。

 

大半时间都在只有两个人的帮会里潇洒自在。

 

基友曾经吐槽,你们的情缘才是最长久的情缘,如果你不想死大概真的可以持续下去。

 

可是你们之间,曾经很师徒,曾经很家人,却惟独缺了爱情。

 

很多事情都过去,你回忆起来,才觉得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有的人他一个人游戏江湖并不是孤单,而是他一个人也玩的很好,有没有别人陪都不重要。

 

而最悲剧的事情莫过于他是个萝莉控你却主玩御姐,你青睐于某个门派的成男却偏偏是他的小号。

 

于是你们情缘半年多,炸过真诚,刷过煤老板,却还是不熟。

 

或许相遇已经很好,可是缘分至此再无分毫。

 

那天晚上,你看着他开着炮哥在你最喜欢的地方,即使泪流满面,却觉得这样已经足够。

 

剑侠情缘,有过相遇,有过陪伴,已经很好。

 

PART7 坑爹

既然是剑侠情缘,多多少少还是需要再说一些关于炮哥的事。

 

曾经你自认为即使手残最多也就是和基友互坑,当然那时候你还没有情缘,所以你不知道,关于这个游戏的所有坑你都挖给了炮哥。

 

往事不堪到让你想要点一根蜡再回首。

 

曾经喵萝还是个未满级的孩子,犀利的轻功能够让她在20尺的距离里一命呜呼。

 

炮哥哈哈的笑,然后给了你4000金去找人带升级。

 

后来90年代喵萝立志当神T,顶着5000不到的装分抱住了炮哥的大师号。

 

秉承着哪个键亮了按哪个的精髓,伴随着“卧槽大师你给T舍身”的惊叹。

 

大战结束后可怜的喵萝被小伙伴开启了仇杀。

 

喵萝她即使满级了也还是个孩子,so sad。

 

80年代的唐门密室永远都是炮哥的大师号陪伴你,哪怕被烫死了也会有一个光头跳下去陪你。

 

那时不管做了什么都可以被原谅,因为是小白。

 

90年代你激动万分,早早的满了级,却在大战本门口被守了尸。

 

炮哥开着80级的咩萝姗姗来迟。

 

为犀利的咩萝点赞。

 

贴吧818跳山山的话题屡见不鲜,若以为那就是坑爹极致你真是图样图森破。

 

90的大战有了一个被戏称为坑爹岛的本,你虽没打过,却已经很忌惮。

 

直到有天晚上,好友密聊你救场。

 

也许天气太热,也许月亮太圆,你竟然答应去了。

 

也许夜间的风有些凉爽,也许月光太过唯美,你把炮哥也叫去了。

 

请允许我先捂住我的脸。

 

跳山山跳了三个小时这根本不叫事,因为可以清小怪。

 

但在尝试跳山未果后,炮哥默默的把大师切了T,说“我扛怪,你跑上去。”

 

然后在登山的千钧一发之际,你被小怪无情的推下了山崖。

 

请允许我做一个悲伤的表情。

 

So sad。

 

作为pvp玩家,每周五当然要压镖。

 

如果你的情缘有很多小号,他也许也会开出一个闲置的号让你抢镖银。

 

第一轮,你一个百足拍了上去。

 

然后你掉线了。

 

第二轮,你读了一个蝎心。

 

然后你掉线了。

 

第三轮,你按了一排技能。

 

背包已满。

 

炮哥的喵哥号傻傻的看着你,然后说他去睡觉了。

 

只有更坑没有最坑。

 

昨日种种,回想起来,你自己都觉得好笑。

 

PART8 闺女

大概玩萝莉的人都会情不自禁有些许代入的情节,你觉得喵萝是自己的闺女。

 

大概是小号运气真的比较好,喵萝在长安做个任务,居然遇上了一只秀秀。

 

秀秀跟着你走了一路,然后问你要不要拜师,你想了想,点了同意。

 

秀秀是个贴心的师傅,寄给你1000金,寄给你一匹绿吃葱,你看着信里的东西就觉得虽然讨厌秀秀,可是师傅很好。

 

你还和机油吐槽,果然还是女师傅比较有爱。

 

后来,秀秀师傅告诉你他要A了,你们聊了一会儿,很伤感,突然提到性别,才发现原来他以为的人妖喵萝真的是个妹子,你以为的温柔秀娘其实才是人妖。

 

图样图森破。

 

再后来秀秀师傅因为考研差1分回归了,玩了一个道姑,开玩笑说其实现在都没几个人知道他到底是男是女,只是那时你已下定了决心要a,仿佛角色对调。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PART9 浩气长存

大概因为现实里分不清玩笑,游戏里也分外较真。

 

原本心心念念恶人的你,竟然阴差阳错所有的号都入了浩气盟。

 

最初是不懂,以为攻防是什么很难的东西,没有师傅带根本不敢打,直到在炮哥的说明下第一次组队打了攻防,那时候听不出指挥的水平,只觉得热血也是一种乐趣。

 

也许一切都是缘分,因着打攻防认识了一群小伙伴,后来才知道他们中的大半竟然都是妥妥的主pve玩家。

 

老谢在你知道的时候倒过两次。

 

第一次时你还算个小白,分不清烟雨,不知道排队会掉在南屏山。

 

只是恶人学长突然戳了你,哈哈哈的笑道,你们老谢倒了。

 

只是别的服的同学也戳了你,说,哈哈你们老谢倒了,让你不入恶人。

 

那时候你还不懂,所以无感。

 

后来攻防成了你的周常,你渐渐知道了周六的攻防是打浩气,周日的攻防是打恶人,你渐渐能分清平安和烟雨,也知道了浩气恶人boss的名字。

 

偶尔在攻防时遇到基友虽然总是一个站着一个躺着却也聊的很愉快。

 

第二次倒老谢时,你却已经半A,大概是半个月没有上线,然后看着自己的包,想着庖些上等排骨当作遗产好了。

 

搅基蛇在你身边,一地的狗,世界频道恶人一片欢腾,你默默切了聊天窗口,却突然看见好友频道里一个认识的毒姐说"倒老谢哈哈哈哈哈哈,就是看不惯他们浩气,你咬我啊。"

 

你仿佛真的眼睛一缩,鼠标移动,默默的删掉了好友。

 

仿佛那种怨愤的情绪不单是游戏里存在了,你默默戳了基友说感觉不太好,基友说"恩,我也很难过,我的成就又没了。"

 

你被逗笑了。

 

只是用完了体力,你想去看看老谢。

 

在老谢面前跪下,然后轻功飞到正气厅房顶,你看见山山水水,觉得浩气真好。

 

PART10 jjc

不得不承认,渣师对你的影响很大。

 

毕竟当年你和基友用两只猥琐的小萝莉整天监视长安城的插旗区。

 

对pve的好奇早被四个小时的猪笼店磨光,相比之下pvp的腥风血雨简直让人把持不住。

 

刚好好心的恶人学长要做任务,于是带着你打22。

 

回想起来,你觉得学长真是个好人,对着连解控都不会按的你,竟然从来没有喷过一句,还把你带到了1500。

 

后来学长上的少了,于是你和基友两个借渣师的名字取了一个22队名,开始了短暂的坑爹之旅。

 

第一天你们就遇到了曾经帮会里认识的一对的小号,大概只花了30秒结束了战斗,你和基友心惊胆战,害怕自己这作死的队名被戳破。

 

好在没有。

 

和基友的22之旅短暂到你们只打了两天,就放弃了和对方一起成为高玩的打算,因为你们俩在一起只能变成逗比。

 

后来有一天,喵萝刷五小认识了一只大师,嫩嫩的帮贡装,打完后你们都没退队,大师问你打算干嘛,你说刚好无聊,趁机勾搭了大师一起打22。

 

大概因为你觉得自己好歹玩了4个月,怎么都比大师懂一些,抱着这样的心理,你毫无负担的继续用那销魂的22名打着jjc。

 

图样图森破。

 

最初你还能告诉大师先打谁,后来,舍身的光芒笼罩你。

 

再后来,大师a了。

 

于是炮哥说带你打jjc。

 

请容许我先做一个悲伤的表情。

 

炮哥的咩萝大概只花了一个星期就打到了1600,然后入了你那个犀利的22队,开始了虐对手的同时无语你的旅程。

 

其间大约对话如下:

 

"柱子躲的好好的,人家读追命了,你一个蹑云出去了!"

 

"。。。。。。" 炮哥帅嘛。

 

"你能别逗吗?山河插你身上了然后你跑开了!"

 

"。。。。。。" 我错了我真的没看见啊。

 

"爆发爆发,诶,你怎么死了?"

 

"。。。。。。" 嘤嘤嘤。

 

"卧槽,这个幻蛊上的漂亮!"

 

"。。。。。。" 妈妈呀我只是按错了。

 

“诶,你怎么掉了!?”

 

“。。。。。。”网卡我也想哭。

 

然后某日你鼓起勇气对炮哥说想玩奶,于是混搭了一身浩气声望蓝装排了进去。

 

几场过后,炮哥说"你还是换dj吧,起码血厚点。"

 

后来网太卡,你终于有理由放弃了jjc,so sad。

 

PART11 徒弟

越是水货,越爱收徒。

 

在基友的提醒下你才勉强回忆起来第一个徒弟,那是个毒哥,那时对徒弟你只有纳元丹,后来他a了。

 

也曾有一个徒弟顶着文艺的名字操纵着帅气的咩咩让基友口水流了一地。

 

只是他想和你情缘,然后他发现你有情缘。

 

只是他想让你和他一起换个游戏,然后被你没有办法的无视了。

 

他的级别停在了永远的74,有一天你发现他竟然上线了,可是转眼又已下线。

 

你想起曾经寄给他的东西,早在30天后被系统归还。

 

你看,就像他的名字,灯初上夜未央,来往的人多匆忙。

 

也曾有一个徒弟,虽然年纪比你大了几岁,却也会叫着师父父一边吐槽一边撒娇关于二三次元的种种。

 

只是她喜欢上了一只喵萝。

 

当然,十个喵萝九个妖,还剩一个,没错,那是你的小号。

 

也许你真的太年轻,好多事都不懂。

 

你不明白为什么喵萝可以接受众人的调侃,可以和徒弟交换三次元地址姓名,给了徒弟希望,却最终拒绝了情缘。

 

你不明白,为什么在徒弟a掉之后,喵萝若无其事继续着人头狗。

 

又也许其实你都明白,这毕竟只是一个游戏。

 

当然也曾遇到拜师过后收了你的马你的钱你的装备然后再也没有上线的。

 

后来你收了一个徒弟,20级的二少,什么都不懂,堪比当年的你。

 

但是二少其实是个真军爷,儿子再过几年都可以打酱油了。

 

于是游戏里你做他的师傅,游戏外他更像逗比的长辈。

 

也许你真的早熟,所以军爷甚至会跟你叙述他的相亲史。

 

你一边和基友吐槽一边默默的告诉军爷你们有代沟。

 

只是下一次,话题又会失控的转向你十年后的婚姻与家庭。

 

简直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不过直到你a,军爷也是理解与支持的。

 

是啊,毕竟你大大小小带了他3、4个号满级,真正的从小养到大。

 

再后来,你其实已经想a了。

 

看着身上杂七杂八的东西,你想做一个好人,于是仓库里的秘籍统统拿了出来专门神行到各个门派去送。

 

到了五毒,你看着一包裹的装备,心想还是收个徒弟吧。

 

你一直不强求,该来的缘分也的确不会跑。

 

是个毒哥,也玩了别的号,算是回归的玩家,简直是那时候你最想要的徒弟。

 

卖的了萌,吐的了槽,大多都懂,却也有问题。

 

能带着你跳山,也能陪着你看风景。

 

甚至还能给你画明信片。

 

最重要的是,你们聊的来。

 

PART12 再见

我在情人节前夕来到这个江湖,在十二个月后离开。

 

腥风血雨、平淡快乐都让我感怀。

 

因为三次元决定对这个江湖说再见,却也并不是想的那样干脆。

 

给每一个认识的小伙伴寄去一些东西的时候也难免伤感。

 

也曾想过,我这样离开,是否会有人想我。

 

后来我收到亲友二少的消息说让我回去,说帮我玩着这样等我回去装备不会太差,说下赛季回去好不好。

 

无法回答的问题,我只好打开ps做了一张图送给二少。

 

可是很开心,你看,这个游戏,不仅仅是游戏。

 


评论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