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东西是为了我自己开心。

© 无色
Powered by LOFTER

报社。慎。

「一」
莫雨将精致的绒被紧紧裹住了怀中的人,穆玄英本就肤色偏白,这时几乎称得上毫无血色,他强撑着没有闭眼,极难的喘一口气道:“莫雨哥哥,你同我说说话罢。”

莫雨不做声,只是用粗糙的手慢慢摩挲他的脸。

没有人比莫雨自己更清楚了,手下的温热,怀中的人,他拥有他的每一刻,都是一种失去。

他自虐般的享受着拥抱他的每一秒,也心惊胆战的聆听他一下下的心跳。

穆玄英轻叹一声,被子下的手指用力掐进了手心才让混沌的大脑有了片刻的清明,后脑枕着莫雨的胸膛,他看不见莫雨的脸,突然想起什么刚要开口,从心口突地蔓延开一股剧痛,他整个人都剧烈的颤抖起来,铺天盖地的疼痛顺着经脉席卷而来,不过片刻他就又陷入了无意识的挣扎里。

莫雨紧紧抱着怀里的人,他颤抖的甚至比穆玄英更加厉害,见穆玄英的嘴角渗出血来,莫雨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手臂放在了穆玄英唇边替代,很快就见了血。等穆玄英在疼痛中昏睡过去,莫雨的手臂已是一片血肉模糊,有咬痕也有抓伤。

莫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只是醒来时看见毛毛睁着眼睛静静的看着自己,然后听见他问自己的手是怎么回事。

莫雨不屑撒谎,也知道根本骗不过穆玄英,干脆不回答,只是说要出去给他热些饭菜。

穆玄英的眼泪几乎在瞬间就喷涌而出,他用兔子一样红彤彤的眼睛瞪着莫雨,拉住他质问道:“你答应过我,你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是。”

“可一天时间你就把自己弄成这样!这就是你的照顾吗?”穆玄英大大的喘了几口气,“……你让我……让我怎么放心……”

“你想放什么心?你死了我好好活着?”莫雨低低的笑道,眼底却是从未在穆玄英面前显露过的冰冷:“我活着因为你活着,你死了,看我会不会多活一秒。”

莫雨的眼波流转,统统是对着他的毛毛的风情万种,他就那么凑近穆玄英:“十五年前,紫源山,你知不知道看着你跳下去我在想什么?现在,你每天疼的把指甲都抓裂开,你知不知道我又在想什么?”

穆玄英浑身颤抖,抓着莫雨的袖口,再说不出一句话。

莫雨的唇凑近穆玄英的脸颊,落下一个个无关情欲的单纯的吻。

“我在想,若是你死了,我就去陪你,若是你疼了,我就比你更疼。”莫雨说着又一个吻落在穆玄英压抑的眼睛上,嘴角牵扯出一个温柔又残忍的微笑,“毛毛,你做什么我都陪着你,多好。”


「二」
穆玄英的情况越来越糟,经脉无时无刻的灼烧感让他的感官变的迟钝,整个人昏昏沉沉,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

这天下午,穆玄英央莫雨把他带到了院子里,莫雨缓缓的把穆玄英放进藤椅里,然后去拿茶壶。

回来时便看见穆玄英闭著眼睛,金色的阳光洒在他身上,明明是一幅安静祥和的画面,却让莫雨心慌起来。

直到他几乎跪在了穆玄英面前,感受到了他胸膛的起伏和呼出的热气,莫雨的心才落了地。

看着穆玄英的睡颜,莫雨轻轻的拉起他的一只手,捧在双手间。

这些年风风雨雨,不是没有过怨恨,他对穆玄英的渴望几乎已成心魔,仿佛另一种疯病,他如饥似渴,而如今却平静下来。是了,在毛毛面前,疯魔莫雨也必须让道。

莫雨从来不拜天地,更不信命,可他现下着实怕了,他一生杀戮血腥,坏事做尽,如今却不得不日日求佛拜神,祈祷来日能陪着毛毛一同踏着彼岸花走向阴间。

恍惚中,一只汗湿的手掌附了过来,莫雨抬起头,任穆玄英抚摸自己。

穆玄英指尖冰凉,手掌却还算温热,他有些颤抖,努力控制着力道,一遍遍的抚过莫雨的眼鼻,最后停在莫雨的唇上。

他想,你看这个人,薄唇,却把一腔深情全部加注于我。

也许病痛真的让他变的软弱,穆玄英只觉得胸口一阵抽疼,眼睛已经有泪水。他慌张的抓紧泪莫雨的手,"莫雨哥哥。"

他想说,莫雨哥哥,你能不能不要死。

"我在,我在。"莫雨轻轻的安慰道,轻轻抬起手背去擦毛毛脸上的泪。

穆玄英几乎如同一个溺水之人,半个身子都猛地越过藤椅攀在了莫雨身上。

他闭著眼,感受莫雨回抱他的力度。

莫雨苦笑一声,用力把毛毛从藤椅上抱了起来,放在自己腿上坐下,然后埋在他颈窝出深吸了几口气,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一般道:"毛毛,你得让我陪着你,只有这个。"

穆玄英抬起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的莫雨哥哥。

梗在心间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他想说,小时候我们一起流浪,没有好日子,后来我们分离,你在恶人谷想必也受了许多苦,本以为安史之乱过后你能好好生活,如今,怎么能舍得你就这样跟着我一起死?

可是他说不出口,似乎他一旦说出口,莫雨才将真正万劫不复。

爱太深,早已化成了茧,纠缠不清,谁都逃不开。

"傻毛毛。"

莫雨将手臂紧了紧,温柔的亲在穆玄英的眼睛上,低叹一声。

「三」
和毛毛不同,莫雨大多数时候是沉默的。

几乎没有人知道,莫雨也曾巧舌如簧的作弄那个比他年小五岁的孩子,也曾字字见血的指责那些所谓的正道之人,只是后来,当那个孩子从他面前跳下去的时候,当王遗风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终于明白,力量才是一切。

可是再见到毛毛的时候,他又成了那个会一边打趣一边担心的兄长和爱人。

"那时候我在想啊,听周围的人都这么叫,十分帅气,便也就叫了你莫大侠。"

"太过生分。"

"就那一次,你就生了气,小时候那样欺负我,我都不记仇。"

"这不一样。"

"莫雨哥哥,你说真的有下辈子吗?"

"我不知道。"

"莫雨哥哥,如果有下辈子,我们遇到了,就再也不要分开。"

"好,我去找你,"


莫雨抱着怀里没有生气的人,任鲜血在胸腔里翻滚,面上却柔的如水,只是有血从他的嘴角溢出。

他深情的望着怀里的人,缓缓开口——"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四」
耳畔只有水流声,眼前是大片的妖艳的红,开花不见叶。

火照之路上,仿佛有人朝他伸出手。

他握住了那只手,而后看见那人灿烂的笑脸,于是他也笑了,一边笑,一边低低的唤了一声,"毛毛。"

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评论 ( 3 )
热度 ( 51 )
  1. 薄伽梵歌无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