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东西是为了我自己开心。

© 无色
Powered by LOFTER

【wy】梦靥

梦靥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一】

萧其戈神色一暗,放下了手中的茶盏,背上琴跟友人告了别,说自己有事,要去一趟长安。他走的太匆忙,向来沉稳的步子都扬起一地的尘土。


他身后的友人自顾自的斟满了酒,道:“七笑这是要去哪儿,这么着急。”末了摇了摇头,同另一人对视一笑。


【二】

萧其戈下了马,此时日暮西沉,天边染上一抹金黄,他抬起头看见角楼上边的一点衣角,提气轻功便飞了上去。


萧其戈步伐极慢,他似乎在打量,又像是在犹豫。

夕阳把他的影子拉的老长,也映在了哪个坐在围栏边的青年脸上。


“我以为你不会来。”叶绥之闭了闭眼,未等萧其戈开口,接道:“为什么你做得到?你也是我的手下败将,为什么你还可以千里迢迢过来安慰我……”

他越说越小声,末了萧其戈几乎听不清。


但听懂了前面,对萧其戈来说也已经足够,他顿了顿,轻轻叹了口气,迈步向前,在离叶绥之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


“你很强啊,我输给你不是很正常吗?”萧其戈顿了顿,他看着叶绥之的侧脸,道:“能走上擂台拼到最后的没有弱者。”他想了想,觉得自己这种心态叶绥之可能并不相信,便又补充道:“论剑比武,我当然希望能胜,败了遗憾是有的,可是结果早就在我心里,无论是什么我都能接受。”


“哈,你永远都是这样。”叶绥之轻笑一声,依旧不解是什么给了萧其戈如此的坦荡大方,却也不得不相信萧其戈所言都出自真心,因为武学研习到了他们这一步,不是真的不在意,是装不来洒脱。


“萧大侠。”

叶绥之想起过去打趣时如此叫他,如今想来他也当之无愧,行走江湖这份气魄,他萧其戈当得起这个侠字,想着,便嘟囔出声。


萧其戈闻言却微微皱眉,他总算上前一步,便也看见了叶绥之身旁的酒壶,于是他又不再计较叶绥之这样唤他,只是不赞同的道:“你喝酒了?”


叶绥之却只是睁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也不答话,萧其戈便又心软了,他一步跨上围栏,坐在了叶绥之身边,青色衣角堪堪擦过叶绥之的鹅黄衣衫。


萧其戈看着不远处的树林,秋叶已经落了一地,徒留遍地干枯的枝干,了无生气。空中却是火烧残阳,映的半边天色都是橙红的,而另一边已经暗了下来,萧其戈回过头,看见叶绥之盯着他的目光,沉了沉嗓道:“阿叶……”


但萧其戈也仅仅是这样唤了一声,他又想起曾有友人问他,为何不再拿刀盾,说他一身绝学如此荒废太过可惜,他只摇了摇头,别人不懂,他可执笔抚琴,他可持剑握刀,但他未尝不知,回不去了,他再拿起黑色的刀盾,穿上一身玄甲,他也回不去了。


于是他看着叶绥之,又唤了一声:“阿叶……”


叶绥之看着萧其戈,仿佛明白了他的欲言又止,不自然的移开了视线。


“我明日去霸刀山庄。”萧其戈道。


萧其戈抿了抿嘴,沉在喉间良久的话最终还是没说。

不是他无法拿刀,而是七笑与叶绥之非同道,莫问与山居问水非同道,萧其戈与叶绥之非同道。

有些话已经无须开口,没有意义。


叶绥之点了点头,这是他熟悉的那个萧其戈,追寻武学的极致,是他行走江湖的唯一宗旨。


“肖亓。”


萧其戈心跳快了一拍,月色渐起,他侧过头等着叶绥之开口。


“当时你在长安,看我和别人切磋,是为什么?”叶绥之眼神一片清明,脸上看不出情绪。


萧其戈一怔,缓缓开口:“你很厉害,看你的招数总感觉跟别人不一样,那时候分山初入江湖,太过霸道,我难逢敌手,看着你却也能学到很多。”

萧其戈见叶绥之神色不动,他闭了闭眼,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小声道:“那时候,我跟你很好。”


叶绥之瞳孔紧缩,痛苦的神色从脸上一闪而过,他在一瞬间也想起曾经的画面,然后他侧过头,不再对着萧其戈的时候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那天晚上他们静静的坐了很久,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江湖事,两个人都意外的不觉丝毫困倦,直到天色蒙蒙亮,叶绥之摸了摸背后的重剑,摸到了一手湿冷的寒露,他这才惊觉一夜就此过去。


“何时动身?”叶绥之用袖口擦干了重剑上的晨露,没有抬眼问道。


叶绥之一动,萧其戈便也回过头来,他缓缓答:“不急。”


叶绥之突然有点明白萧其戈话语背后的不甘,他又何尝甘心,他们曾是最默契的同伴,如今却只能站在彼此的对立面,造化弄人。


他抬起眼看着萧其戈,开口又问他:“当年我送你的礼物……”


“阿叶。”


“什么?”


“谢谢你。”


叶绥之看着眼前的萧其戈,这一瞬间才觉得有些陌生了,那个当初他送礼的苍云弟子早已走远,身影都模糊的记不清了。但叶绥之只是点点头,而后站了起来,看着太阳缓缓升起,开口道:“走吧。”


萧其戈也背上了琴,他沉吟着开口:“有任何需要我的地方,你尽管开口。”


叶绥之皱了皱眉,他想说你不需如此,但想来萧其戈定会反驳他,便也就点了点头。


萧其戈跨上马背,定定的看着叶绥之:“再会。”


叶绥之微微仰着头,朝阳余晖有些刺目,他揉了揉眼睛,道:“再会。”


诺大江湖,终会以某种形式再会。

——————————————————————————————————

逛b站看到有小伙伴用前一篇文的台词剪了视频,看的感慨良多,想了想,就写了一个给自己的结局。

感觉自己真正遗憾的是一份友情,兄弟情,一份默契搭档的破碎,反倒写不出一点情情爱爱。

应该是近期最后一篇wy相关了,剩下的,只能看有生之年了。

抄了歌词,真是句句戳心。







评论 ( 2 )
热度 ( 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