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东西是为了我自己开心。

© 无色
Powered by LOFTER

光阴

【Chapter 5】

玄色这边,众人最近都感觉压力很大。 

自从那日莫雨从烈风集回来,内部的清扫活动就开始了,他们越发感觉少爷在策划着什么,场子里人人自危,保不准下一个就轮到自己开刀。 

“少爷。” 

莫雨接过身旁小弟给的烟,掐在指间,眯着眼睛瞥了一眼一旁的莫杀,“不肯说?” 

“她坚持自己不是沈爷那边的人。” 

莫雨嗤笑一声,绑在椅子上的女人只感觉眼前一片阴影,莫雨已经站在自己面前,就听他开口:“被抓出来,就别想自己还能活着。” 

莫雨轻笑一声,抬手就卸了女人的下巴。 

旁边的人都是眼皮一跳,女人的嘴已经被布条压住了舌根,不可能自尽,少爷卸了她的下巴可能只是为了警告……或者更单纯一点,少爷只是想卸了她的下巴。 

“不会让你这么快死。”莫雨蹲下,抬起了她的下巴,失控而抽搐的脸流下的唾液让他指尖沾了几丝,他伸直了手指一点点在女人的脸上抹开,“你的资料我很早以前就看过,父母双亡?所以你无牵无挂?” 

“你母亲的墓地在哪里?嗯……你想她吗?” 

莫雨抬手合上了女人的下巴:“我忘了你不能说话。”嘴角仍旧带笑,他慢慢站起来,理了理袖口,道:“我给你十分钟考虑,十分钟以后,你不说,我就把你妈挖出来。” 

他猛的揪住了女人的头发,顶着女人愤恨又颤抖的眼神扯开一个弧度更大的狠笑,凑在女人耳边低声,却让在场的人都听了个清楚明白。 

他说:“再过十分钟分钟,要是你还是不想说,我就让你尝尝你妈的味道。” 

屋子里诡异的静了下来,只听得见女人的喘息声。 

莫雨接过一旁递来的手帕擦了擦手,转身坐回了椅子上。

手机响了起来,莫杀拿起电话接听后递给了莫雨:“少爷,莫辨机。” 

莫雨点点头,接过手机,眼神瞥向椅子上的女人,起身向门口走去。 

“喂。”莫雨靠着墙,眯了眯眼看着手里的烟。 

“少爷,我们派人去查过了,信里没有问题,但是还是不知道对方的背景。” 

“继续查,用穆玄英的身份试着和信里提到的人接触,小心点。” 

“好的,少爷。” 

挂下电话,莫雨皱了皱眉,一个礼拜没有见毛毛了,不知他过的怎样。

 

 

年关将至,局里事务繁忙,也亏了这忙碌的工作,让穆玄英几乎无暇去思考他和莫雨哥哥现下的关系。 

电话铃急促的响了起来,月弄痕接了电话,笔下哗哗的记下一排,而后抬头道:“南坪区陶塘路32号,一约35岁男子劫持了幼儿园内的六个孩子。” 

瞿季真皱了皱眉,“玄英你和可人带人过去。” 


外围已经被封锁起来,周遭围了不少人,从幼儿园的大门往里可以看见大厅里的男人和哭哭啼啼的六个孩子。 

林可人和穆玄英经同事介绍了情况,穆玄英耳机里传来待命的确认消息,他朝林可人点了点头道:“准备好了,可人姐小心。” 

林可人点了点头,缓缓的举起两只手慢慢走进了大门。 

穆玄英紧紧盯着里面的情形,耳畔传来林可人的声音:“别激动,我身上什么都没有。” 

那男人情绪激动起来,凶狠道:“出去!出去!我不要谈!" 

林可人试图再往前走,那男人拉过一个孩子,手上的匕首直直的逼向了小孩幼嫩的脖颈,林可人无奈的低声道:“完全不配合。”

穆玄英皱着眉头翻看手上的信息,旁边的同事走上前来告诉他心理科的人来了,穆玄英点了点头,走上前去。 

“刚才试着让女警员前去交涉,对方完全不配合。” 

“资料我看过了,劫持者是由于负债导致的心理失控,需要让人冷静下来,我去试着和他交涉一下。” 

“好的。我们会配合你,和他的距离不要超过5米。”

 

这时林可人也退了回来,她无奈的朝穆玄英摇了摇头。两个人一起站在拐角处一边观望一边监听。

令人失望的是几分钟后心理科的女警也退了回来,她严肃的看了看周围的几个警察,最后把目光定在了穆玄英身上。 

“劫持者对女性有异常的抵触情绪,我初步判断他有同性恋的倾向。”说着她顿了顿,看向穆玄英,“你可以去试试。” 

穆玄英一怔,“我?” 

她点了点头,“我在这边指挥你说话的动作和语气,应该没有问题,只要能沟通让他稳定下来。” 

穆玄英心里有些忐忑,一边却还是按要求脱了厚实的警服,摘下警帽,扯开了衬衫最上头的扣子,并且把衣角拽了出来。 

心理科的女警不知从哪里借来了一件男式的大衣递给了穆玄英,后者依言穿上又抓了抓头发。 

“好了,可以了。”


穆玄英抿了抿嘴,抬步慢慢走了进去。


评论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