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东西是为了我自己开心。

© 无色
Powered by LOFTER

光阴

【Chapter 4】

当温润的液体落到莫雨脸上的时候那泪水仿佛化作了浓酸,他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看着穆玄英抬手捂住了脸。他自己仿佛僵住了,穆玄英的泪水还遗留在他的脸上,他却动弹不得,直直的盯着穆玄英,他的脖子上遗留着湿润淫靡的水色和红痕,衬衣扣子早已被扯开不知掉到了何处,露出腰间肌肤。 

都是自己干的,莫雨的手微微颤抖,心里却夹杂着一丝一缕无法隐藏的兴奋。 

莫雨的大脑转的飞快,视线精准而锐利的扫过毛毛的全身。下腹升起一股热流,无数个淫靡的画面在脑海中悬浮,自己的声音在耳畔嘶吼着引诱着让他上前,冲上去,拥有他!他几乎克制不住往前的步子,脑中的画面越发清晰,他感到下腹越来越热,几乎胀痛,他伸出手,却疑惑于颤抖不止的十指,脑海中那根几近崩断的弦又重新绷紧了,莫雨只感到脑袋仿佛要炸裂一般的剧痛,他艰难的蹲下,双手紧紧的捂住了头。 

穆玄英捂着脸,他根本不敢睁开眼。皮肤上的的感觉仿佛还残留着尚未消退,他分不清自己是因为害怕还是委屈而哭泣,很久很久了,十年前他被谢大叔捡回家,得知自己的身世,自己的父亲,那之后他就对自己说不能再哭,他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撑起一方天地,他要亲手逮捕那些逍遥法外的罪犯,以慰父亲在天之灵。哪怕被欺负,被误解,甚至在警校被人讽刺,他也只是坚强的做着自己的努力。 

在那些他红了眼难得脆弱的时候,哪怕他无比思念那个曾经站在他身前牵着他的人,他都只能捂了眼不敢再想。 

他似乎就陷入了这样的恶性循环里,他想的越多,泪水就越来越汹涌,他咬着唇克制着哭泣,大脑却不可控的翻搅出一幕幕令人难过的回忆,委屈就又被放大到他难以承受的程度。 

 

莫雨感到脑袋的剧痛缓缓减弱,他慢慢站起来,眼前一黑,还是有些晕眩。 

穆玄英仍在哭,一张脸被他自己用手捂住,只露出一个湿漉漉的下巴。 

莫雨胸口一抽一抽的,他深吸一口气,揉了揉太阳穴,向前迈了一步把穆玄英拉进了怀里。 

穆玄英起先剧烈的颤抖起来,莫雨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把下巴放在了他肩上。 

“毛毛。” 

听见莫雨哑着嗓子叫出他的名字后,穆玄英开始生理性的抽噎,他哭得更厉害了。 

“毛……毛……” 

莫雨一下下的轻拍着他的后背,一边低低的叫他名字。因为拥抱太紧,穆玄英每一次抽噎都让莫雨也跟着抖动,心也跟着颤悠悠的。 

冷汗顺着流进眼里,莫雨闭了闭眼,感到眼前总算清明了许多, 

“莫雨……唔……哥……哥……”

莫雨喉头一紧,衡量一二,干脆的打横抱起哭得快要昏过去的穆玄英走进卧室,轻轻的把他放在床上,他想去拿一块毛巾给他的毛毛擦擦眼睛,却被孩子气的搂住脖子,莫雨心里升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这是他的穆玄英,他的毛毛,如此需要他,好像离了他就活不下去了。 

于是莫雨重新坐下,把人抱在自己腿上,一点点的安慰。

“嘘——嘘——宝宝,不哭了,不哭了。”

小时候的毛毛爱哭多了,可是不记仇又特别好哄,莫雨把前几天毛毛给的糖还给他,再抱抱他,不消一会儿,孩子就又活蹦乱跳,甜甜的笑出来。 

“毛毛。” 

莫雨轻轻拍着穆玄英的后背,思绪却有些不受控制,然后莫名的后怕起来,他不会为刚才的所作所为道歉,因为那就是他莫雨真正的内心世界,实施起来不过是时间问题,可就是这时间……

感到怀里的人呼吸渐渐平稳,莫雨一手揽着他的腰,缓缓掀开被子把他平放在床上,而后一只手附上穆玄英的眼睛,冰冷的手背似乎让火辣辣的双眼好受了不少,莫雨看见他皱着的眉渐渐舒展开,便也情不自禁俯身在他眼上印下一个吻。 

坐了一会儿,莫雨起身去拿了一块毛巾和一碗冰块以及一杯温水,他自己顺便喝了一杯冰水,让大脑更加清醒。回过头来把在冰水里浸过的毛巾拧干敷在穆玄英眼睛上。

“……莫雨哥哥?”

冰冷刺激让穆玄英转醒,他觉得整个脑袋都火辣辣的,嗓子也嘶哑得很,一开口鼻子堵着,整个人昏沉沉的难受,不自主的挣了一下。 

“嗯,没事,我在。”莫雨扶着穆玄英眼前的毛巾,把温水递在他嘴边,道:“喝点水,没事了,睡吧。” 

放下杯子,莫雨抽了一张纸巾给穆玄英擦了鼻涕,坐在床边给他轻轻揉着太阳穴,冰凉的指尖力度刚好,不久穆玄英又沉沉睡去。

 

直到确认穆玄英已经睡熟,莫雨把被子往上拉了拉,弯腰时忍不住又在那燥热的唇上盖上一吻,舌尖忍不住轻轻舔了舔那干燥的唇瓣。 

随后仿佛觉得偏着头还看不够一样,莫雨搬了一把椅子到床边,看了一眼手机,已经凌晨4点,然后他坐在那里,静静的看,静静的想。

  

当太阳升起时,厚实的窗帘遮住了刺眼的阳光。

蓝白条纹的大床上熟睡着一个青年,他皱眉按掉闹钟,蹭了蹭眼睛坐起来,看见床头柜上的纸片——

“眼睛里滴点药水,难受的话去医院,另外多喝些水。”

评论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