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东西是为了我自己开心。

© 无色
Powered by LOFTER

光阴

【Chapter 2】

白驹过隙,眼前怯懦爱哭的小孩已经长成翩翩公子,莫雨忍不住感叹一声时间如流水,所幸即使他们有过分离,如今却还是在一起。 

“莫雨哥哥……” 

回过神来眼下一只瓷勺正在嘴边,莫雨张开嘴吃下,有些含糊道:“毛毛自己吃,不管我。” 

“看你都没怎么吃啊!”穆玄英才真是吃的不亦乐乎,唇边油乎乎的。 

莫雨抽了纸巾横过手臂给他擦了擦嘴,拿起一旁的筷子又给穆玄英碗里夹了一只鼓汁凤爪、一筷子糯米鸡。 

莫雨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奶茶,不料手机响起,莫雨接起电话,那边莫杀的声音传了过来,莫雨皱了皱眉,寥寥几句,挂掉了电话。 

“莫雨哥哥有事?”穆玄英嘴里还咬着半只虾,样子看上去甚至有些傻气。 

“场子里出了事,我得去看看。”莫雨看着穆玄英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没事,我也一起去看看。”穆玄英摇摇头,擦了擦嘴站起身,“走吧。”

  

玄色酒吧。

莫雨带着穆玄英从后门进去,场子已经被清过,莫杀走上前,对穆玄英点了下头,随即道:“男厕所里死了一个,请医生看过了,说是兴奋过度猝死。”

话没有说的太明白,但莫雨和穆玄英都懂了。 

莫雨嘴角扯开一个嘲讽的弧度,却不带笑意,“有的人就是欠收拾了。” 

莫杀眼皮一跳,穆玄英和自家少爷的关系他看在眼里,但是穆玄英的身份也一直让他感到不安,他不知道这个小警察的底线在哪里,所以莫雨说了这话,他不知该怎么接下去。 

好在莫雨也没有想要继续说什么的打算,只是对莫杀道:“找些人来处理,警察那边如实说。” 

莫杀赶忙道:“是的少爷。” 

然后领着穆玄英回到车上,看着穆玄英一脸的疑惑,莫雨还是开口解释道:“沈眠风想自立门户,这是对我最近干预他的事的一点警告。”莫雨不以为意的哼了一声,“他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 

穆玄英皱了皱眉,他其实不太习惯莫雨这副阴狠锐利的样子,只得轻声道:“莫雨哥哥,你有什么打算?”话里有一些他自己都未察觉的小心翼翼。 

莫雨侧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这一眼却看得穆玄英有些心慌,他其实并不清楚莫雨哥哥的手段,可是在道上混到众人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少爷这一地位,他……在警校学习时参考的那些案例,那些真实存在的帮派斗争和谋杀……穆玄英几乎不敢想下去。 

因为就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莫雨未曾犯罪,穆玄英脑子乱糟糟的,突然想起莫雨说会帮他查那封信,不知怎的,脑子里飞快的闪过莫雨笑着带上手铐的画面,穆玄英心里一颤,慌忙伸手握住了莫雨的手臂。 

“毛毛?” 

穆玄英的指尖在莫雨手臂上稍作停留就挪开了,他吞咽了一下口水,摇了摇头道:“没事。” 

莫雨看着穆玄英,也移开了目光,没有接着询问。

 

车子停在穆玄英的公寓楼下,看着他上了楼,四楼的灯打开了,莫雨盯着那窗子看了一会儿才缓缓发动车子离开。 

车往回开,却是玄色的方向。

午夜12点,莫雨踹开了玄色的大门,门边左右各一排人,一齐开口道:“少爷。” 

莫杀走到莫雨跟前道:“消息暂时还没有漏出去,这是发现尸体的保洁员刘青,说他准备打扫那个隔间看着那门一直关着,爬上凳子一看就发现了尸体。” 

“少……少爷!”叫刘青的青年显然吓得不轻,哆哆嗦嗦的只是低着头叫了一声。 

莫雨摆摆手,“行了。下去吧。”然后对莫杀道:“录像呢?” 

莫杀让一个人把录像点开,指着画面里的一个男人说:“已经检查过了,是这人把东西给的他。” 

莫雨低声道:“嗯。把这人找到,先别动,案子先报上去,看警察怎么说。” 

莫杀点点头,却有些迟疑:“这是……沈眠风那边的人?” 

“呵。”莫雨看了莫杀一眼,讥讽道:“他敢找上门来,就得有这个心理准备。” 

“那穆警官那边……?” 

莫雨浑身透着一股子阴郁,沉声道:“他们处理他们的,我们回应我们的。”

  

第二天早上莫雨接到了莫杀的电话说警察来了店里,穆警官也到了。

莫雨到了玄色看见领头的是司空仲平,太阳穴跳了跳,不动声色的走上前去和他握了手道:“辛苦了,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地方?” 

“根据法医鉴定的结果,我们怀疑你的店里存在毒品交易,需要彻底清查,请你配合。”司空仲平严肃的拿出搜查令,递给莫雨。 

莫雨看了文件,面上却看不出情绪,只道:“这个当然。” 

“还有,录像里显示一个黑衣男子和死者在昨天晚上有过接触,我们想询问一下这个黑衣男子的情况,他是你们店里的员工吗?” 

莫雨道:“不是。” 

“那店里有人认识他吗?以前来过吗?” 

莫雨道:“这个一会儿我让店里的服务生都出来问问有没有认识的。” 

这时候穆玄英从一旁走过来,看见莫雨他愣了一下,然后对司空仲平道:“缉毒犬检查过了。” 

司空仲平皱了皱眉,瞥了一眼莫雨,讥讽道:“莫老板真是心宽,出了这么大的事竟一点也不着急。” 

莫雨回以一笑,只道:“有你们在,总会水落石出的。”眼光却瞥向了一旁的穆玄英。 

司空仲平见莫雨毫不遮拦的目光,不由怒道:“这几日就请莫老板先闭门吧,玄英,我们走!” 

“诶?嗯!”穆玄英赶忙跟上司空仲平,却还是回头冲莫雨挥了挥手,“莫雨哥哥再见!” 

“再见。”

 

直到一行警察全部离开,莫雨才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几乎咬牙切齿的吐出了三个字——“沈眠风。”


评论 ( 3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