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东西是为了我自己开心。

© 无色
Powered by LOFTER

光阴

【Chapter 1】

“有条子!!!” 

“条子?!来人来人!” 

“等着,哪有条子?”说话的人一身娇艳的枚红色连衣裙,勾勒出前凸后翘的好身材,不耐烦的喝止了两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子,转头对着面前一身人民公仆装的人笑得七分真诚。 

“穆先生可是来找少爷的?” 

来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脸有些红,“嗯,米姐姐,莫雨哥哥在吗?” 

“在的在的,让你来了直接进去呢。” 

“嗯,那米姐姐一会儿见。” 

米丽古丽低头撇了撇嘴,心道一会儿还能见着就怪了。目送警装男人走进大院里,转头挺直了腰,对着不懂事的两个新来的人扬起下巴,“知道恶人谷的入谷宣语是什么吗?” 

“一入此谷,永不受苦!”一个脱口而出。 

米莉古丽看向另外一人。 

“……自在逍遥?” 

米丽古丽为恶人谷的招人部门感到了教育的迫切必要性。 

“那是对外。” 

“对内,有一句没有得到官方承认,但你们一定要牢记于心的……” 

看着两个人求知的神情,米丽古丽缓缓开口——“有个叫穆玄英的,是少爷的心肝。” 

恶人谷不成文帮规第一条:惹了穆玄英,少谷主分分钟发癫给你看(╯‵□′)╯︵┻━┻

 

“进来。”莫雨双腿搭在桌面上,整个人靠在椅子里,指尖夹着一根细长的烟,酒红色的衬衫只寥寥扣了底下的几个扣子,大半个胸膛都敞着。

“莫雨哥哥!”

来人一推开门,莫雨立马放下了搭在桌上的腿,掐灭了手里的烟站了起来,“你怎么过来了?” 

“我收到一封信。”穆玄英顿了顿,“里面提到了一些事情,我想了想,还是过来和你商量一下。” 

说着,穆玄英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递给莫雨。 

莫雨展开信纸,眼睛眯了一下,手上加了力气,指节凸起。 

“什么时候拿到的信?”莫雨把信放下,拉着穆玄英坐下。 

穆玄英道:“昨天下午。” 

莫雨看着穆玄英眼底的青色,皱了皱眉道:“你给谢渊说了吗?” 

“还没有。”穆玄英有些迟疑,“这信的来头不明,里边的信息也不知道是不是可靠。” 

莫雨理了理衬衣,又系上两颗扣子,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没必要跟谢渊说,我先给你查查,是假的就算了,要是真的,你也别急着趟这趟浑水,对方无缘无故给你寄这么一封信,肯定别有目的。” 

他顿了顿,又道:“我答应过你,总有一天会报仇的。” 

看穆玄英不说话,莫雨摸了摸他眼底的阴影,有些心疼,“昨天没睡好吧?我带你出去吃饭。” 

穆玄英点点头,心里的郁气却还是没能平复,父亲已经去世近二十年,仇人却依旧逍遥法外,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些许线索,却不知是否是他人的陷阱,等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或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先回去换个衣服,想吃什么?”莫雨拉开车门,让穆玄英坐进车里,缓缓发动车子。 

“盛堂的虾饺。”穆玄英系上安全带,摘下了警帽。 

莫雨不由得笑了,“总算把你那帽子摘了,本来才多大年纪,硬生生压成小老头了,死气沉沉的。” 

“莫雨哥哥!你又胡说!” 

“哟,傻毛毛炸毛了?”莫雨嘴角噙着一抹笑,揉了揉穆玄英的脑袋。 

穆玄英故作生气的扭过头看着窗外,不去理会莫雨。 

到了家穆玄英脱下警服,换上平常的T恤和牛仔裤,然后把警服挂回柜子里,转头就看见莫雨正看着自己。 

“怎么了?” 

莫雨摇摇头,目光停留在毛毛刚才脱下的警服上,但也只是短短一瞬,还是开口道:“没事,走吧。” 

盛堂的生意很好,不过莫雨已经让人提前去订了位置,两人坐在窗边,点了一桌的菜。 

烛光和头顶的灯照的穆玄英脸上似乎有一圈暖洋洋的光晕,莫雨看着他满足的样子突然就想起小时候来。 

那时候在稻香福利院,已经8岁的莫雨是福利院的怪胎,轻易不和任何人开口,也不玩什么,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在院子角落的榕树下边发呆,曾经有小孩在他面前耀武扬威,后来惹急了莫雨把那人打伤送了医院,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那个榕树下的小子不好惹,也就都离他远远的。 

一年过去,福利院新来了一个叫毛毛的孩子,只有四岁,脸上白嫩嫩的,年纪小又讨人喜欢,福利院的阿姨有时就会多给他几块糖。 

其他小孩见了多少有些不平衡,几个年纪稍大一点的直接去找了毛毛的麻烦,毛毛害怕,哭着把糖都递给他们。可是他们吃完了嘴里的,又找他要,觉得说不准这小孩还偷偷藏的有,毛毛是真没有了,被他们吓的又哭了,大孩子们看他又哭,骂了几句也就走了,不想惹阿姨的注意。 

莫雨就站在树下,看着那边那个小孩被欺负了,就哭,然后别人走了,他哭了一会儿也站了起来走了。 

又过了几天,那几个大点的孩子又堵住了毛毛找他要糖,毛毛拿出口袋里的糖的时候,一个孩子突然掐了一把他的脸,嘲笑道:“长得真像女孩子,你说说,你是不是女孩子啊?” 

毛毛虽然不太明白,但是心里十分委屈又生气,大声道:“我不是女孩子!” 

“长成这样怎么不是女孩子?”另一个小孩也掐了掐毛毛的脸,“你比张张那丫头都长得好看!” 

“我不是!”毛毛生气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只手还抓着糖,就撞开面前的三个人跑开了。 

可是没跑几步,就被人拉住,“你跑什么?!” 

“我不是女孩子!”毛毛吼道,眼睛里又溢出泪来,瞬间就流了满脸,“你们才是女孩子,就知道欺负我!坏人!” 

“还敢骂我们?”大孩子们说着就推了一下毛毛,毛毛没站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害怕极了,觉得肯定要被打了,闭上眼睛没感觉到疼痛。 

“莫雨?你干嘛?!”听见那个大的孩子开口,毛毛睁开眼睛,就看见那个榕树下的哥哥走了过来,正揪着其中一个坏孩子的胳膊。 

“别欺负他了。”莫雨有些困惑,大概是这个叫毛毛的孩子一直哭,已经让他觉得太吵,要是再被打还不知道能哭成什么样子,所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没细想他已经过来拦住了他们。 

“你认识他?”他们问道。 

莫雨没摇头,也没有点头,只道:“走!” 

几个孩子对视一眼,虽然有些不满,但大抵还是没有勇气去挑战一个比他们都大还真正打伤过人的人。 

见他们走了,莫雨看向仍坐在地上的小孩道:“他们走了,你也别哭了,走吧。” 

小孩抽噎着爬起来,莫雨也没多想,转身就要走,没成想衣角却被拽住,莫雨有些不高兴,回过头瞪了他一眼:“松手。” 

小孩仿佛又被吓着了,又一屁股坐了下去,要哭不哭的样子,莫雨看着心烦,丢下一句别哭了就回到自己的树底下呆着。 

莫雨靠着大榕树闭上眼睛,迷迷糊糊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唇上却传来一个硬硬的触感,莫雨睁开眼,眼前就是那个叫毛毛的小孩,他手一抖,糖就掉在地上,莫雨想让他离自己远点,刚开口舌尖不自觉舔过嘴唇,可能是那抹甜味让莫雨迟疑,那小孩看莫雨的表情以为他不高兴,连忙从兜里抓出糖来,递给莫雨,小手张开也不过莫雨半个手掌大,上边有两块彩色包装的糖,小孩声音有点紧张:“哥哥,吃糖。”

 

评论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