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东西是为了我自己开心。

© 无色
Powered by LOFTER

【莫毛】这是一篇ooc

注:背景为架空,此架空非平行世界,校园血腥暴力。

段子文。 

对了,我是OOC的代言人,灵感来源一个梦,所以剧情和人设你们懂的。 



有天醒来,你发现最安全的地方变成了最危险的地方,人心险恶,无人再护你周全,你会怎么样?

【一】 

一切都变糟了。 

穆玄英看着那人头也不回离去的背影,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一点一点冷了下来,他握紧了拳头,觉得全身的骨头都在吱吱作响。

 言犹在耳,刺的穆玄英哑口无言,连解释都仿佛是对自尊的轻薄。 

先前他还信誓旦旦觉得旁人的担心都是多余,直到入眼再看不见那人宽厚的背影,穆玄英才轻笑出声:“呵,十四年啊……”

 他抿紧了唇,总是带着亲切笑容的脸板着,这下看上去竟然有点像他那个朝夕相伴的哥哥了。 

穆玄英重新走进病房,见病床上的人还未清醒,也不知是不想见他还是真的虚弱至此,他微微颔首,算是跟病房里的其他人打了招呼,便转身离开了。 


单人病房里躺着的那个人,名叫樊熙,是同他相依为命十年、相伴生活十四年的莫雨哥哥的女朋友。

 那天穆玄英在附中门口,本是该直接回家的,却有人看见他在校门口等来了一群手持刀棍的少年,再然后,樊熙便凑巧路过了,也不知这女孩是不是平时当惯了年级女王,竟然妄图制止那群少年,但她樊熙或许在年级上能说上几句话,到了外面又哪里有人认识,等莫雨赶到时,她已经被糟蹋了。

 而穆玄英次日出现在附中时竟然看不出一点伤,告知他樊熙的事的时候,他竟然表示自己完全不知道。

 于是人们的猜测就变成了穆玄英惹了事,樊熙帮忙,穆玄英借机溜走和穆玄英找人设计陷害樊熙两种情况。 

有关系尚可的人提醒他扯上关系的可是莫雨的女朋友,A大的大四生,连军区的人都想要拉拢的人,叫穆玄英自己小心。可笑他那时却还觉得旁人都是杞人忧天,自己同莫雨哥哥是什么关系,一个女朋友又怎么能比得上。


 回家时天已经黑了,穆玄英浑浑噩噩的抬起头,在巷子里就撞上一个酒气熏天的中年男人,那人仿佛上了火气,揪着穆玄英的衣服,嘴里的臭味跟酒气就喷在了穆玄英脸上,穆玄英虽然看着瘦弱,可是男孩子的骨架和气力都不是摆设,一个反手就挣脱开来,给了男人一巴掌。仿佛是要发泄心中的委屈和怒气,穆玄英下手毫不留情。要走时男人也怒极,一脚踹在了穆玄英的后腰上,剧烈的疼痛让穆玄英硬是趴在地上半天没起来,直到中年男人又朝他扑了过去,穆玄英翻身一脚踢在了男人下体上,随着一声呻吟男人倒了下去。 随后穆玄英咬着牙撑着墙站起来,不由得看了一眼漆黑的夜空,觉得真是槽心。


 【二】 

他真正意义上长大,那时候还不过是十一二岁的小孩,却在莫雨的陪同下目睹了一次次附中里的恶性斗殴,鲜血和疼痛都刺激着这群少年的大脑和心脏,也在小小的穆玄英心里打开了一扇通向真正世界的窗。 

小学还会有较为完整的保全制度保护这群小孩不受致命伤害,在附中,已经是凭拳头和实力说话,这个地方,不是你低着头不言不语就可以假装不存在,少年的暴戾和冲动引起了一起又一起的流血事件,容不得后悔和补救。 

可莫雨就在这样的环境下,仍旧固执的每天穿越学校走到那个唯一有军队保证安全的围栏去接穆玄英回家。 

他牵着穆玄英的手让他远离车道,他自然的接过穆玄英的书包,他在冬夜里提前上床躺着为穆玄英暖好被窝,他拿了小刀放在穆玄英的怀里一遍遍的教他如何一击毙命,他从不多言,却不代表穆玄英不懂。 

于是从记事起,穆玄英一边理所应当的享受莫雨的所有温柔照料,一边自然而然的把莫雨放在了心上的第一位。 


莫雨读了大学,不再每天回家睡觉,穆玄英却只想这只是暂时的分别,直到他翻到莫雨钱夹里的照片,他的哥哥仍旧面无表情,说这是女朋友。 

穆玄英心里蔓延开一种难以言语的酸涩,却也是为莫雨而高兴的,因为他在看见这张照片之前都未曾察觉莫雨对他有什么改变,于是他好奇的问道,莫雨哥哥,你喜欢她吗? 

莫雨瞥了他一眼,只说他还小,穆玄英却不放弃连着再问,莫雨只道:“谈不上喜欢,凑活过。” 

穆玄英却高兴起来,又嚷嚷着他在学校里打了架腿疼,要莫雨背他,他看着莫雨话到嘴边的拒绝终究没有说出口,更是高兴的不得了。


 【三】

 穆玄英侧身躺在床上,沾了药油的手指却无论如何都使不上劲,揉捏的不到位,导致腰间更加酸疼。 

他呲了一声,干脆洗了手,放弃了擦药的打算。 

躺在床上,穆玄英突然想起莫雨已经很久没有回过家了,他这十几年来觉得天经地义的事好像在今天莫雨的不信任中出现了难以置信的裂口,穆玄英无可奈何,他一边无法克制自己大脑里对于莫雨的揣测,一边却又觉得自己这样十分没有良心,两相挣扎,心里更加难受,穆玄英伸手附在了眼睛上,许是药油的味道又或许是别的什么,穆玄英感到眼睛火辣辣的。 

第二天一早,穆玄英按掉了闹钟,起身时腰间还是刺痛,酸麻的几乎起不来,穆玄英撇了撇嘴,咒骂着昨晚的醉鬼。

 热了点稀饭,穆玄英提着包向学校走去。 

已经临近上课的时间,校园里却一片寂静,穆玄英觉得心头麻麻的,诡异的气氛让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直到回到教室,穆玄英深吸一口气,才觉得那种紧张感消退了些许。 

在附中,大家都不是傻子,一个班上三十个人,就算有互相看不上的,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也都忍了。 

老师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都是投影放着录像。 

穆玄英抬眼打量了一下周遭,果然没几个人在听,各干各的。 

他脑子里想着莫雨,还有樊熙,还有些没回过神来的不可置信也在脑海里一幕幕回荡着昨天的场景时消退了。 

穆玄英觉得,他突然有些害怕了。 

因着他无父无母,竟不知有谁能真正护着他。 


【四】

 暴乱不知是何时发生的,传到四楼的时候放眼望去楼底下已经有好几个人躺下了,鲜血汩汩的淌了一地。 

说是十四楼的高年级学生开始在学校里砍杀了,穆玄英他们一班都紧张起来,有个矮个子的小男生想要尽早离开,却在楼梯间就遇上了几个拿着刀的,跐溜的跑回了教室,描述起那些年长些许的少年阴森的笑容和毫不留情的挥刀动作。

 鲜血刺激着这群疯子的脑神经,又像病毒一般蔓延开来。 

刺耳的尖叫和哭喊不时的传来,在众人本就绷紧的神经上砸了一下又一下。

 穆玄英按捺不住,缓缓从靴子里摸出了一把刀,弧度微弯,那是他十五岁莫雨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在此之前一直是莫雨贴身的东西。 

这个时候,穆玄英握着刀,紧紧贴在胸口上,妄图获得一点安慰。

 穆玄英看着周围,不少人都掏出了一些防身的东西,有几把菜刀和水果刀,也有人拿着如同日本武士刀一样的细长刀,还有人干脆砍断了座椅拿起了木棍。

 呻吟和猖獗的笑声缓缓逼近,几个人影映在地板上,穆玄英抬起头看见面前的一个女生浑身颤抖了起来,心也是砰砰直跳。 

他们即使拿着刀却也是只用过拳头,没有尝过刀刀见血的低年级。 

一个矮胖的身影首先出现在门口,他仿佛示威一般,狰狞的笑了起来,舌尖舔过沾血的刀口,划伤了舌头,淌了更多的血,他却毫不在乎,一口混杂着鲜红的口水吐在了门上。 激素分泌过剩,不知他说了什么竟然把几个同伴留在了门外,独自一人走进了教室。 

滑稽的仿佛一个日本武士的持刀姿势,许是因为舌头的关系说话并不那么利索,他双手握着长刀,从上往下劈了一下,笑道:“我们……一个一个来。” 


【五】

 穆玄英没有想到,李家齐竟然会跳出来,这个平时不甚起眼的少年拿着一根铁棍站了出来。

 “一对一?”他问道,声音有些颤。 

那胖子哈哈的笑了,点头应下:“是啊……” 

话音刚落便舞着长刀向李家齐砍去,李家齐用铁管挡了一下,第二下却还是被砍了后背,血瞬间溅了出来,他瘫软着面朝地倒了下去。 

穆玄英只觉得脑子一热,朝胖子扑过去的时候才发现竟然还有几个同班同学同时扑了过去,穆玄英看准了胖子的手,想要夺刀,抬起头却被血溅了一脸。 

竟然是赵莉莉,她手上的水果刀刺穿了胖子的喉咙。

 她哭喊着:“你他妈的敢打家齐!”然后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不只是她,穆玄英也觉得脚下酸软几乎站不住。 

本是在教室外看热闹的几人见状一齐冲了进来,穆玄英赶紧驾着赵莉莉站起来,脑子嗡嗡作响,他用力拍了拍赵莉莉的脸,低声吼道:“清醒一点!”

 他攥着手里的短刀,手剧烈的颤抖着,他咬着牙,站在了赵莉莉身前。 

穆玄英不是傻子,他知道这个时候保全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但在他拉起赵莉莉的时候就注定了,他退无可退。 


【六】

 光线伴随着后背的疼痛和颈部的窒息而来,穆玄英睁开眼睛,下意识的挣动双手,顺着摸到了脖子上的铁链,脸上的血遮挡了视线,他眨了眨眼睛,才看见有两个人正在前面拖着连接自己颈部的铁链。 

背部摩擦加剧了疼痛,穆玄英抿紧了唇,脚下一个岔开面前的一人被绊住,同时也勒紧了铁链,穆玄英轻哼出声,前面的两人回过头发现他醒了,又对着他一阵拳打脚踢,穆玄英喉间一痒,咳出几口鲜血,眼前一片昏花,他终于发现,大量失血和疼痛让他使不出一点力气了。

 死亡近在咫尺,穆玄英却突然露出一个微笑,他笑他自己,临死却还在想是谁重要。 

如果可以,他也想问那一个问题—— 

如果我和她一起掉进河里,你会救谁? 


时间一份一秒的被无限拉长,十几米的距离,地面的突起和背部的摩擦颗粒分明,穆玄英闭上眼,脑海中的画面却清晰又细致。 

你是我的莫雨哥哥,却不是我一个人的莫雨。 


【七】 

四周时而安静,时而嘈杂。

穆玄英皱了皱眉,在半梦半醒间只怀疑自己已经死去。睁开眼时他不知该庆幸自己还活着,还是应该感叹噩梦尚未结束。 

他面前的两个人似乎想把他拴到铁轨上。 

穆玄英挣扎起来,换来的却是被紧紧捆住的双手和双脚。 

火车的鸣笛从远处缓缓而来,他的心砰砰的快要跳出嗓子,穆玄英闭了闭眼,想着:原来我真的怕死。 

那个身影出现的时候,穆玄英觉得竟然有点陌生,却又恶意的松了一口气。

 哪怕我死了,至少你是亲眼看见的。

 哪怕我不是最重要的,却也大概是能换来你的眼泪。 

被搂在怀里得时候,穆玄英闭了闭眼,踏实和安全感在莫雨的臂膀里包围着他,他听着莫雨胸腔里的跳动,几乎稚气的开口:“莫雨哥哥……你来晚了。” 

他明明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肤都在抽疼,缺依旧敏感的察觉到莫雨的一僵,莫雨低了头,嗓子低哑:“嘘——不怕。” 

穆玄英闭上眼前想的最后一句话是:你明明看我最重要了,你害怕的连手都在抖。

评论 ( 6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