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东西是为了我自己开心。

© 无色
Powered by LOFTER

【莫毛】追亡(第六章)

C6

这世上的诸多事情,待我醒悟却已来不及,后悔不得,可只要我愿意等,却总是还有补救的办法。

 

莫雨倚着墓碑,无法控制思绪涌向千年前的记忆,一幕幕旧景在眼前浮现,恍惚中他觉得自己又疯了,手指触到地面竟然觉得是温热的。

 

他张开嘴,想要呼喊,却在呼吸间发不出声来。

 

莫雨以为他的毛毛,身在浩气,所以总是一身蓝衣,他在气急败坏的时候也曾经送了他一件又一件的红衣,似乎一件衣服就能够把两人之间的对立化解,可事实上,到了最后,穆玄英一身月白长衫,也就是一点浅蓝,却依旧是浩气的少盟主。

莫雨以为他不许任何人靠近的山峰便可伪装一处净地,却忘了自己就是他身边最大的恶人。

莫雨以为只是浩气的人束缚了毛毛,所以他走不开,可是他杀了那些人之后,留在他身边的却成了不愿再给他一个拥抱的穆玄英。

莫雨以为穆玄英对他已经没有爱意,所以他绝望的饮下孟婆汤,留下那个被他养大的傻毛毛继续他的执着,成为一个遗留在世的孤魂野鬼,游荡千年。

 

莫雨觉得疼。

他也是个孩子的时候,发了疯只有那个扎着辫子的小孩跟在他屁股后面,哭的伤心,那时候他只是不能容忍他被别人欺负了去,于是总是一边护着他,却又控制不住的想要逗弄他,看见他的眼泪便觉得那被世界所遗弃的心生出一种扭曲的快感,所有人都说他灭了自家的门,他却想着,你看,我即使发了疯,却也有不会伤害的人。

再后来,他带着那个孩子流浪在外,年长五岁总是明白更多,江湖不再是那个小村子,人心险恶,更何况他们身上还揣着那本《空冥决》。于是他更加小心翼翼,他走在前面为那个孩子开路,不论是林间荆棘丛生的小路,还是繁华城镇的大道,他拿着乞讨来的钱去换果腹之物,他决定向东还是向西,他决定留宿或是前行。他不在那个孩子摔倒的时候等着他自己爬起来,而是把他拉起来然后给他卷起裤脚给他揉一揉摔红的腿再拍拍沾上的尘土。

因为他已经明白,一旦松手,他就会永远失去那个孩子。

那个时候他尚且只是个孩子,还不懂情爱,却已经舍不得他再受一点苦。

可惜天作弄他们到那样一个地步。

一千二百年,那个孩子竟然像他一样疯狂魔怔的等了这么久。

莫雨觉得浑身都在疼,这种疼让他不禁全身都在颤抖。

他已经知道,毛毛出现时身上的尘土和腐朽的气息从何而来,那是棺木之中他腐坏的骨骼。

 

许久,莫雨站了起来,他的指尖抚过墓碑,朝着里面的鬼开口:“毛毛,等我回来。”

 

 

莫雨顺着山路回到停车的地方,摸出手机给陈和尚打了电话。

“我现在去你那。”

莫雨踩下油门,回应对面的问话,“我要镇魂。”

 

陈和尚把玩着手里的紫檀佛珠,淡淡开口:“鬼喜阴怕阳,他已经存世千年已经不会再灰飞烟灭,你所说的忘却记忆也只是因他求而不得执念所致,没有喝孟婆汤,他就忘不掉。”

顿了顿,陈和尚瞥了一眼神色不佳的莫雨,劝慰道:“你若是前世和他有纠缠,一碗孟婆汤过了奈何桥,都是前尘往事,你执意追究我也无可奈何,可是要镇魂,我真的做不到。佛家道家驱鬼辟邪的法器数不胜数,却没有一样能如你所愿,小少爷,你若不想他离开,便好好同他说,虽成了鬼,可是毕竟曾经为人,而且如你所言,他寻了你千年,其实不必担心他会离开。”

 

莫雨淡淡的笑了,“陈和尚……你手里那串佛珠的串线其实就是灯芯,用来点灯可百年不灭,有聚魂定魄的效用……”

他不理会满眼惊诧的陈和尚,接着开口,“你背地里做的事,王遗风不知,却还有我知……”

 

临走时莫雨拿着那串佛珠,听见陈和尚问他:“你在帮里这么多年才走到这个位置,为了一个鬼就什么都不要了,值得吗?”

莫雨顿了顿,终是没有开口。

 

事到如今,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


评论 ( 7 )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