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东西是为了我自己开心。

© 无色
Powered by LOFTER

【莫毛】追亡(第五章)

C5

一千两百年前,他道若是再相见,一定对他说对不起,然后把他曾经求而不得的都给他。

一千年前,他把地府里能做的善事都做了个遍,为了给那人攒一点功德。

五百年前,他仍在等待。

两百年前,他开始忘记曾经的种种。

再后来,他终于忘掉了所有,只记得那人的名字和相貌,还有一句对不起。

——————————————————————

 

“老大那边,你帮帮我。”

“莫雨,我是真不懂你在想什么。”

莫雨嗤笑一声,心道你当然不懂。

你没有像我一样行尸走肉什么都不在乎的活过这么多年,然后突然遇到一个人,他抚平你的所有暴躁和狂怒,让你的冷漠变作温柔,你当然不懂。

这无关男女,不论鬼神。

这不是情爱,这是宿命。

 

送走了米丽古丽,莫雨在黑夜降临时驱车前往小遥峰。

几十年前,小遥峰还是一座雪山,而现在,由于全球变暖,虽然仍是人迹罕至,倒成了一些徒步爱好者们探险的去处。

月亮慢慢升起,莫雨明显察觉那鬼的脸色好了许多。

而他自己心里,却一片冰凉,如同方才所见的那一眼的茫茫冰雪,冻的人心颤。

无意间拨到车载电台,过年的喜气透过主持人的声音和嘈杂的背景音传来,而车厢内两人相对无言,车子高速在崎岖的山路上行走,也是一路沉寂,对比太过鲜明,莫雨伸手关了电台。

 

“山顶?”

“嗯。”

“你还难受吗?”

“不了。”

 

莫雨抿紧了唇,米丽古丽的红色路虎在夜间奔出一道暗红的影子。

越是临近山顶,莫雨越发的平静,像是一片波涛汹涌的大海,突然给了这个世界一片温柔,宁静的像一片湖。

可其实他脑子里乱糟糟的,他除了那个名字以外对这只鬼依旧一无所知,更别提对曾经的那个自己,唯一能感受的只有冰天雪地里对于血液的温度的向往,这种相似的感觉跟他狂暴症发作时相差无几。

疯狂,而又无法控制,只想毁灭一切。

 

停好了车,莫雨由那鬼领着又走了几十分钟的山路。

山间风大,那鬼的衣角不断的翻飞,莫雨看的心慌,直接牵了他的手和他并排走。

直到入眼是一块平坦的空地,莫雨抬眼便看见了两座突兀的坟茔。

莫雨感觉心脏砰砰砰的跳,仿佛某种共鸣,他走上前,看见左边那个的墓碑上隐约可见的刻痕,莫雨之墓,心里一颤,那是他自己的墓。而右边那座,则早已被岁月侵蚀,看不出一点原来的样子。

莫雨转过头来看向那鬼,便对上一张巴巴的看着他的脸。

莫雨看着他,夜间冷风呼啸而过,他却仿佛毫无知觉,眨了眨眼,觉得眼睛一阵酸涩,他抬起手,抚上那鬼同样冰冷的脸颊,低声问他:“你怎么弄的,我的坟还打理的好好的,自己的怎么就不管了?”

那鬼在莫雨开口时就落下泪来,他站在那哭的伤心,就像个被遗弃的孩子,一直在说对不起,风扬起他的红衣,莫雨把他抱紧了,才听他抽噎着开口:“你是不是都想起来了……对不起……对不起……”

莫雨眨了眨眼,忍住眼里的湿润,缓缓开口安慰他:“我没有……你不想我记得——”

他想说,你如果怕我记得,那我就不要过去了,没关系的。

那鬼却突然打断他,同时把那枚戒指放在了他手心,他脸上还带着水迹,他说:“不……你该记得的……”

而后莫雨握着手里的戒指,眼睁睁看着他走进了左边的那座坟墓,莫雨想拉住他,却只抓住了一手虚无。

 

他是一只鬼,只要他不愿,你就碰不到他,看不到他,听不到他。

 

莫雨站在那里,看着空无一人的坟地,低头看向手中的戒指,然后慢慢握紧了它。

 

恍惚中觉得山间的绿色都缓缓褪去,变成最初的白色,夜风带着雪呼啸而过,又是一片冰天雪地。

 

有人在雪山间奔跑,扬起墨发白衣。

有人停驻在屋前,久久不愿离去。

有人在冰天雪地里屠狼,染上一身血腥。

有人发狂自残,以冰为纸,以血为墨。

有人疯癫失神,再睁眼已是地王府。

 

最后有人对他说:“罪孽深重,轮回不入。”

 

 

莫雨睁开眼,环顾四周,已经天亮,那鬼想来仍在墓中。

莫雨轻笑出声,而后渐渐带了哭腔,有泪水从他的眼眶中淌下,淌进了口中,苦涩难捱,莫雨闭了闭眼,伸手触碰千年前自己的墓碑,低声道:“傻毛毛……”






——————————————

突然觉得自己脑洞开的好大。。。。_(:з」∠)_

看不懂没关系,等我更新下一章吧【。

评论 ( 4 )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