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东西是为了我自己开心。

© 无色
Powered by LOFTER

【莫毛】追亡(第四章)

C4

你想起来了却不告诉我。

——我已无法再面对你。

 ————————————————————

 

莫雨正准备开口询问,门铃就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没完没了的,连那鬼也仿佛察觉到了屋外人的躁动,缓缓平静下来。

他见莫雨起身,直直的盯着他,一动不动,莫雨只好半蹲在床边,和他视线相对,道:“你乖乖在这里等我好不好?我不想别人看见你。”

那鬼张了张嘴,没说话。

莫雨却皱了皱眉,顿了顿,拉着他的手站了起来,道:“算了,你跟我来。”

他单手理了理褶皱的上衣,问道:“别人能看见你吗?”

那鬼迟疑的摇了摇头。

莫雨便牵着他去开门。

 

门外是米丽古丽,见莫雨姗姗来迟她面上的表情也算不上好了,开口就道:“你昨天都干什么去了?手机呢?”

说着就进了屋,一手按开了灯,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莫雨眼皮一跳,朝那鬼摇了摇头,不着痕迹的拉着他也在沙发上坐下,开口解释道:“手机找不到了。”

许是在门外等了太久,又听了莫雨这不痛不痒的解释,米丽古丽的火气腾的一下就起来了:“听陈和尚说你找他去问些神魂鬼怪的事,你是脑子有问题吗?才出了这么大的事,不想着把人找出来,反倒去钻研这些傻子才信的鬼话!”

莫雨一怔,突然觉得手心的温度如此冰冷,他张了张嘴说不出一个字来。

侧过头去看着大红衣衫的鬼,莫雨突然间意识到他身边的人真的已经死去多年。恍惚之间,下意识松开了牵着那鬼的手。

莫雨把手放在自己的腿上,指尖似乎还有残留的温度,他皱了皱眉朝米丽古丽道:“陈和尚怎么什么都说……得了,别在我面前发泄,有什么事?”

“老大亲自给你查了手底下的人,揪出来了,让你亲自去看,结果却找不到你人,所以让我来看看你是不是又惨遭毒手了啊。”

莫雨皱了皱眉,一边是一只不让人放心的鬼,一边是王遗风,怎么选?

“走吧,我开了车过来,你订的车还没到吧。”

莫雨朝那鬼看去,眼神示意他一起出去,结果那鬼根本看不明白他的眼神,仍是呆愣着。莫雨抿了抿嘴,扔下一句我去卫生间便拉着那鬼进了厕所。

“你能出门吗?”

那鬼仍然一副呆滞的模样,莫雨指了指玻璃,问道:“你能见光吗?太阳?”莫雨顿了顿,“会不会消失?”

许是莫雨的语气有些着急,那鬼瑟缩了一下,却没有回答。

见他那副样子,莫雨回想起早先他那句莫名其妙的话,继续问他:“你是不是想起来什么了?”

那鬼看他一眼,又猛的低下头去,赤裸裸的在逃避,莫雨眯了眯眼,听见他的声音:“不会消失的。”

 

跟着米丽古丽下了楼,莫雨回过头来看着那鬼一步步走进阳光里,没有灰飞烟灭,心才逐步的放下。

上了车,冬日的阳光从车窗打进来,照在那鬼的脸上,终于给他染上了些暖色。莫雨伸手握住他的手,竟然发现他的手指也不那么冰凉了,这样看上去,除了那身依旧扎眼的红衣和长长的黑发,看上去基本与常人无异,那么像个活人。

K市的交通一直令人扶额叹息,望着停滞不前的车流,米丽古丽啧了一声,却也无可奈何。

莫雨玩弄着那鬼的手指,细白纤长,软软的,带着点活人的温度,心里倒是一点不急。

那鬼一直安分的坐着,低垂着头让人不知道在想什么,米丽古丽尚在,莫雨不好开口,只好接着揉捏他的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莫雨握着他的手掌,突然感觉那鬼抖了一下,而后是持续的颤栗,莫雨吓坏了,看那鬼的脸色依旧青白,顾不得米丽古丽,便着急的问道:“你怎么了?怎么回事?”

米丽古丽听见声音不耐烦的说:“什么我怎么了?”说着回过头来,看见莫雨的神色和动作,她猛地回想起陈和尚说的事,诧异道:“那鬼!你把他!……莫雨你……”最后只憋出一句“你他妈的疯了!”

莫雨却充耳不闻,他吓坏了,整个人几乎都贴着那鬼,却还是止不住他的颤抖,窗外的阳光一晃刺的莫雨眯了眼,他顿时醒悟,一手脱掉了身上的外套裹住了那鬼,紧紧搂着他,一手拿了后座的毯子遮住了车窗。

“是不是太阳?!你别吓我!你别吓我!”

那鬼却哆嗦着,无力的靠在莫雨怀里。

米丽古丽惊呆了,恰好这时候车流总算动了,她略作思量,在一个路口调转了车头。

莫雨把那鬼的脑袋埋在自己胸口,只觉得害怕,却听见那鬼在说话,他低下头,用耳朵凑近了,才听见那鬼在说对不起。

“莫雨哥哥……对不起。”

 

开出来的路断断续续走了很久,回去却也不过十几分钟,莫雨抱着那鬼,朝米丽古丽点了点头,便冲进了楼道里。

总算是彻底隔绝了阳光,莫雨用被子裹住他,倾身环住他,直到几乎张口就能碰到他的后颈,莫雨闭了闭眼,提心吊胆的心情却没有半分好转。

“你别吓我……”

颤栗仿佛已经深入骨髓,莫雨压不住那鬼的颤抖,咬牙拍了拍他的脸问道:“告诉我怎么办……”

你潜意识觉得这鬼一定知道如何自救,不然也不会坦然的走进阳光里,这样一想,莫雨心里麻麻的,又如同流过一股浓酸,难受的不像样子。

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这鬼真的想起了什么,他在赎罪。

 

“小遥峰……”

莫雨听闻点了点头,嘴唇贴在他后颈上,呼出的热气便就打在了他的皮肤上,“我带你去。”

“天黑……”

“好,等天黑。”

 

莫雨不再开口,他心里麻麻的,悔恨自己的粗心,却又痛恨自己毫无立场可以去原谅。

他偷偷触碰那鬼手心里的戒指,然后闭上了眼,闪现的刀光血影陌生却又熟悉,仿佛身陷肃杀的严冬之中,一片冰冷,然后他看见了雪地上鲜红的三个字。

 

——穆玄英。

 


评论 ( 2 )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