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东西是为了我自己开心。

© 无色
Powered by LOFTER

【莫毛】追亡(第一章)

脑袋里的情节赞到爆,写出来就low了= =真是没救。。。

——————————————————————————————

C1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那汤你喝是不喝?

——不喝。

前尘往事,他再不记得,你也无怨无悔?

——无怨无悔。

————————————————————————

“小伙子,你别走,我看你面色青白,想来是周围阴气太重……诶?小伙子!小伙子!”

莫雨微微皱眉,便有人跟上一把推开了那神神叨叨的老头子。

“臭要饭的你嚷嚷什么呢?他妈的滚开!”

“小伙子!你……”

莫雨回过头来,冷漠的瞥了那老头子一眼,转头对着手下道:“带上人去收租。”然后独自朝着老头走了过去。

老头看他走过来眼睛都亮了,兴冲冲的开口:“我这里有法华寺开过光的佛珠!保你……”

莫雨皱了皱眉道:“闭嘴。”说罢从裤子里摸出一包烟来。

点燃了烟,莫雨深吸了一口,他本以为这老头子真有些什么,不过现在看来也就是个江湖骗子,他会相信这老头的一面之词才真是可笑。

想来也是最近遇到的邪门事儿太多,连他也隐约有些揣测。

那老头不再开口,浑浊的眼睛盯着莫雨看了好久,突然一溜烟的跑了。

 

莫雨倚着的这面红墙之内,便是K市的香火圣地,法华寺,寺内烟雾缭绕,人烟鼎盛,莫雨食指和中指间夹的香烟也燃出一缕烟雾,他闭了闭眼,脑海中突兀的掠过一些画面,看不清,也捕捉不到内容。

一根烟抽完,莫雨又点了一根。

偶有途径这条寺外商街的游人,年轻女孩挽着手指指点点,而后窃窃私语,莫雨置若罔闻。

又过了一会儿,手下的小弟跑来说王家的剪纸铺子交不上明年上半年的租金,要莫雨过去看看。

“少爷,你看……”

莫雨压灭了烟头,道:“走吧。”

 

“莫先生!您也知道这年头生意不好做,我们现在确实拿不出来那么多钱……”

“而且你王婶的病……”中年男人面露尴尬,“我们实在是……”

莫雨不说话,身后的几个小弟便也不敢有动作,等王志祥说完了,莫雨才冷淡的瞥了他一眼:“下个月1号,拿不出租金,这店面就租给别人。”

虽然语气不近人情,但好歹是又多给了近一个月的时间,王志祥点了点头,应道:“下个月1号一定按时给您!谢谢!谢谢!”

莫雨点点头转身要走,却又被王志祥拦住,他拿着几张窗花递给莫雨:“莫先生,要过年了,这些小玩意儿您拿回家去,有个过年的喜气!”

莫雨看见红色剪纸上两个小孩的图案,反应过来时已经接下了王志祥递来的剪纸。

 

莫雨拿着窗花坐上了前面的车,带着的几个小弟赶紧跟上后面的车,莫雨调转车头,开出喧闹的人群,拐了一个弯准备回家。

行驶了十来分钟突然觉得不对劲,莫雨拿出手机发了一个信息给莫杀,继续盯着后视镜。

变故是突然间发生的。

莫雨只感觉自己整个人猛的甩到了门边,头上似乎已经破了口子,火辣辣的疼。

他下意识的抱住了方向盘尽量护住柔软的腹部,但血液已经顺着头往下淌,莫雨咬紧了牙,想要保持清醒,却突然觉得有一层温暖的东西盖住了他的后背,那感觉太令人放松,莫雨脑袋里的弦一下就绷紧了。

“什……么……!”

莫雨没想到他这一句话竟然真的让什么东西出现了,背上明显压着一个人的重量,莫雨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睁开眼睛,莫雨看见眼前的人,轻轻吐出一口气。

“人呢?”

莫杀凑上前去,面色有些凝重,道:“我带着人赶到的时候,围击您的那三辆车上的人都晕过去了,这事不对劲,我已经报给老大了。”

莫雨哼了一声,道:“跟我去的那几个弟兄,好好查一下。”

“是。”

莫雨伸手按了按眉间,觉得脑袋晕乎乎的,他皱了皱眉,对莫杀道:“没事了,你先回去,我休息一会儿。”

 

莫杀关上了病房的门,莫雨皱紧了眉,低声喝道:“出来。”

房间一片寂静,只有吊瓶里的药液不时的滴答声。

莫雨回想起昏迷前的情景,那个背后的重量绝非幻觉。

他皱了皱眉,声音里也带了怒意道,“我不管你是个什么东西,出来!”

病房依旧空空荡荡,莫雨闭了闭眼,大概是轻微的脑震荡,他仍觉得昏沉,再抬眼,饶是莫雨,也被真正吓了一跳。

 

面前站着个穿着古代月白色长衫的男人,长袍几乎拖地,末尾沾了许多污泥,仿佛刚刚从地下爬出来,一身都是腐坏的尘土气息,他的脸及其苍白,见到莫雨看他,四目相交,他呆呆的看着莫雨,竟从眼眶中缓缓流出泪来。

 

莫雨觉得他出现后,脑袋就清醒了许多,不再晕沉沉的,他皱了皱眉,缓缓开口问道:“你是谁?”

他平常冷漠做事狠戾,却对着这个似人非人似鬼非鬼的东西语气温柔,话说出口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那人站在那,仍是哭,并不回答莫雨。眼泪仿佛无穷无尽一般往下淌,莫雨不知为何,看见他哭便也觉得四周仿佛都笼罩着悲伤的情绪,让人觉得压抑。

莫雨觉得无措,只好换个话题,道:“是你救了我?”

那人看着莫雨,似乎想要离他近一点,莫雨便朝他伸出手来,而后莫雨听见那人唤他:“莫雨哥哥。”

莫雨心尖一颤,眨了眨眼却哪里还有那个人的半点痕迹。

他努力回想着这个人,却终究什么都想不起来。

你是人是鬼?你是不是还在我身边?你想要说什么?你为什么哭?

莫雨终究一句都没有问出口。

 

只是凌晨3点,莫雨睁开眼睛,漆黑的病房,借着月光,他再次看见那个男人。

他仍旧穿着那件月白色的袍子,却不再遍布污迹,只是仍然泛着陈旧的气息,他看着莫雨,对上莫雨的眼睛,终于没有再流泪,可是仍然不发一语,眼里尽是悲怆。莫雨张开口,发现自己嗓子哑了,对着这双眼睛,根本说不出质问的话。

天一亮,他又再次消失。

 

莫雨闭上眼,喃喃道:“你究竟是谁?”


评论 ( 11 )
热度 (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