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东西是为了我自己开心。

© 无色
Powered by LOFTER

【莫毛】如果能把心拿给你看就好了(11-20)

11.

“小子……”

司空仲平今天下班过来,不意外的在病房门口又看见了那个小孩,他思索片刻开口叫了一声那孩子。 

莫雨本一直盯着病床上的人,即使失去了武功,警觉性也未褪去,司空仲平走过来时他便有所察觉,于是司空仲平才说了两个字莫雨就偏过头头看向他。

“你认识玄英?”

莫雨心下一怔,而后点了点头,任胸腔鼓动,面上却是一脸平静。 

“那也好,他是我们头兄弟的儿子,可惜了他爸爸多年前就牺牲,如今虽然找到了他却没想到还是个这么小的孩子,你认识他的话和他做个伴也好,过几天他就能转到普通病房去了,呆在医院里肯定无聊,你……你要是有空多来陪他玩玩?”

 

12.

莫雨捏紧了手中的戒指,左胸微痛,眼前的少年马尾飞扬,笑的灿烂,他嘴唇微张,仿佛在唤谁的名字。 

莫雨轻轻推开病房的门,看见了闭着眼睛的小孩。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他的脸上,稚嫩的脸颊透着病态的苍白,他睫毛轻颤,手把被子拽得紧紧的。 

莫雨放缓了脚下的步子,蹲在了病床前。 

小孩的腿被高高地架起,绷带和石膏让他连翻身都做不到,眉毛皱在一起。 

莫雨皱了皱眉,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想了想,他微微起身亲了亲小孩的脸颊。 

不久后小孩睁开了眼睛,疑惑的看向他,问道:“你是谁呀?” 

莫雨一怔,想来这个世界的毛毛还不认识自己,他下意识的握紧了手里的戒指,跟着蓝衣青年扬起僵硬的嘴角,道:“我是莫雨。” 

他本打算说我是来照顾你的,我以后会一直陪着你,你叫我哥哥好不好,但话到嘴边,上一世的痛苦和绝望莫名袭来,他哑着嗓子,只说得出一句我是莫雨。 

毛毛疑惑的看向他,似乎努力回想了一下,皱着眉说;“我不认识你。” 

莫雨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毛毛觉得奇怪,这个哥哥看着自己的眼神太奇怪,他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这样看自己,高兴却又难过,实在太矛盾。可是他摸自己脑袋的手却很温柔,不像那些来福利院挑选孩子的大人。 

两个孩子,一个蹲着,一个躺着,自顾自的想着什么。 

过了许久,毛毛怯怯的开口,声音软软的:“哥哥,我饿了,你能给我找点吃的吗?” 

莫雨一愣,心里突然疼的不像话,因着那句哥哥,也因着那句我饿了。

 

13.

少时流浪的那些日子,饿肚子是常有的事。 

有时能遇到好心人送两个包子,有时候饿极了也找不到果腹的食物只能一味的饮水。 

后来,他偷了人生里的第一个包子。 

那没什么,对莫雨来说,更早以前他就伤过人,不过是几个包子,让他们挨过了好几天,值得。 

再后来,莫雨学会了爬树,毛毛眼尖,一眼就看见树上的鸟窝,两个人又能挨过好几天。 

后来,莫雨又学会抓兔子,毛毛见了却觉得太可爱舍不得吃,于是只好放了。 

但他们已经不会再挨饿。 

你怎么开始长大?

——当有了想要保护的人。

 

13.

莫雨看了看时间,皱了皱眉,走到毛毛面前,语气愧疚,他说的小心翼翼:“还有半个小时会有人拿饭过来,你饿的话我给你削个苹果好不好?” 

毛毛点了点头,睁着大大的眼睛看见眼前的哥哥从床头拿起了刀和苹果,然后拿着刀轻松的在手中翻转,转眼便削好了一个苹果,切了一个小块递到了自己嘴边。

毛毛吃下苹果,惊叹道:“哥哥,你好厉害,我从来没见过有人这样削苹果的!” 

莫雨看了看自己的手,刚才只是怕毛毛饿,心急便下意识的用了最快的方法使刀,见毛毛兴起,他又拿起一个苹果,笑道:“换个方法削一个给你看?” 

毛毛睁大了眼睛,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良久他笨拙的合并双手用力拍了一下,兴奋道:“好厉害!” 

莫雨笑着,蹲下身子拿着苹果切成一个个小块,很久很久,都没有觉得这么满足过。 

毛毛却突然扯了扯他的袖子,声音软软懦懦:“哥哥你坐这里,蹲着好累的。”

 

14.

莫雨拿着这个世界的纸币,莫名觉得有些好笑。 

谁能想到,堂堂恶人谷莫雨,有朝一日会拿着浩气盟侠士给的钱生活? 

但有什么办法,毛毛要吃糖,他自己也得吃饭。 

莫雨其实无所谓自己吃什么,能填饱肚子就行,但那天喝了好几天粥的毛毛看着他吃的肉眼睛里的星星全都化作了嘴里的口水,眨巴着眼睛问莫雨哥哥能不能吃一口的时候,莫雨突然觉得戒指中的影子和面前的小孩真正重叠在了一起。 

莫雨哥哥。 

傻毛毛。 

后来却被查房的护士骂了一顿,莫雨这才知道,毛毛身体还不好,吃的东西都要注意,医院里的配餐虽然清淡却对身体康复有好处,护士说的直接:“你虽然年纪不大,但他只有你这么一个哥哥,你要记得啊,不能太惯着了。” 

莫雨想,这大概就是命中注定,你和我依旧无父无母,只有彼此。 

可他又觉得心疼,毛毛没有他在的这十年,有没有被欺负,过的好不好? 

莫雨抿着嘴,手抚过毛毛的脸颊,安慰被护士吓到的毛毛道:“没事,以后我和你一起吃医院的配餐。” 

毛毛看着他突然问道:“哥哥,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莫雨看他说的小心翼翼,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 

“你……你是不是……也没有……家人了?” 

莫雨愣了愣,却听毛毛说道:“那哥哥做我的家人好不好?”

病床上的孩子大概从未体验过温暖的生活,他抢着说:“我以前都没有人和我一起的,以后哥哥陪着我,我虽然小但是很听话,我们以后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莫雨没有说话,他揉了揉毛毛的脑袋,眼底依旧是他看不懂的缱绻。 

“好。”

 

15.

看见谢渊的时候,莫雨下意识的挡在了毛毛面前,他没忘记上一世谢渊是怎样一次次的带走毛毛。 

江湖人称他小疯子,后来毛毛真的成为了他的心魔,他对谢渊更是怀恨在心,却又无可奈何。 

他已拥有足够的力量,可是那又如何? 

莫雨就算能令天崩地裂,毛毛不肯,又有何用? 

上一世他们不就一前一后各向黄泉吗? 

 

谢渊看了一眼自从进屋就紧紧盯着自己的孩子,对着毛毛淡淡道:“孩子,我有话单独跟你说。” 

莫雨站在病床边,这一世的谢渊同那个浩气盟盟主一样,身居高位,不怒自威。 

莫雨摸了摸毛毛的手,开口道:“毛毛怕生,我陪着他。” 

说罢,莫雨侧开身子,坐在床沿,看着谢渊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谢渊看了莫雨一眼,转头对着躲在莫雨身后的毛毛,面色和蔼了些,温柔道:“是关于你父母的事,还有你的名字。”

 

16.

谢渊走后,莫雨借口离开,让毛毛独自静一静。 

厕所的镜子里清晰的反映出他此刻的模样,瘦削、矮小。 

“你叫穆玄英,记住了吗?我写给你看。” 

“等你病好了,叔叔会来接你,让你去学校里读书。” 

莫雨深吸一口气,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可镜子里的人仍旧眼睛通红,情绪激动。 

莫雨撑着洗手台,摸出了戒指,他用力的捏在手心,却没有让人影出现。 

十几分钟后,莫雨推开了门。 

病床上的小孩侧着身子把脑袋埋在了被子里,低声啜泣,莫雨皱了皱眉,看见他手背上插着的针管有血回流。 

莫雨扳开了他的手臂,确认没有血再回流了,揉了揉小孩因为输液而冰凉的手臂,也没有说话。 

小孩红着眼睛,一会儿又闭上眼睛,莫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温热的手掌附在他的手背上,思绪却也跟着飘走了。 

眼前是这一世的毛毛,眼前却是上一世抱住自己缩成一团的马尾少年。 

莫雨心里一疼,伸出手贴在毛毛脸上,轻声道:“即使是穆玄英,你也还是毛毛,我是你哥哥,我会永远陪着你,照顾你,保护你。”

我的傻毛毛。

 

17.

王遗风对于莫雨来说并不像谢渊同穆玄英那般。 

恶人谷里,王遗风用绝对的力量凌驾于一切之上,莫雨看在眼里,早已明白世间万物唯有握在手中的才不会丢走,而唯有力量,才能使其不被他人掠夺。 

放眼谷中众人,当得起自在逍遥这四个字的,也只有王遗风罢了。 

“考虑好了吗?要不要跟我走?” 

莫雨看着眼前黑发白衣的中年男人,无疑,他对王遗风是钦佩的,但在这个世界,王遗风的力量,对他来说真的有意义吗? 

莫雨摇了摇头,他看了一眼手表,出来的时间有些长了。 

该回医院陪毛毛了。

 

18.

“医生说下个礼拜要开始复健了!” 

莫雨点点头,想着晚些时候去问问医生复健要多长时间,穆玄英跃跃欲试的样子把他逗乐了,莫雨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他已经太久不曾见过活泼可爱的傻毛毛,这样想来,放弃王遗风口中的力量,其实也不亏,毕竟,他早已经不是当年紫源山上那个只能眼睁睁看着毛毛跳下悬崖的孩子。 

分水无用又如何? 

他这几个月就早证明了自己的拳头还是硬的。

 

19.

穆玄英心里一直有一个疑惑,那就是明明他没有告诉过莫雨哥哥自己叫毛毛,他是怎么知道的?

但是他没有问,十岁的孩子,说他天真却也不是什么都不懂。 

他只得告诉自己大概是听别人说的,可是又是听谁说的呢? 

“毛毛,又发呆。” 

“嗷。”穆玄英揉了揉刚才被铅笔打到的地方,哼了一声。 

“谢渊说等你出院就让你去上学,书又不看了?” 

莫雨双腿交叠,搭在穆玄英的病床边,整个人懒洋洋的靠着椅背,若说是十年后这样的莫雨大抵会让少女们见了脸红心跳,但此时不过十五岁的少年,就显得装模作样了些,不过这里,除了进来查房换药的医生和护士,也就只有他和穆玄英两个,谁也不介意。

穆玄英撇撇嘴,嘟囔道:“这些我都会的。” 

莫雨有点惊讶,上个星期毛毛央司空仲平带过来的据说是之后上学会学到的东西,这才几天,都会了?  

“是啊,以前在福利院有人送过来旧书,我闲着都看了,这些内容差不多。” 

莫雨觉得头有点疼,他不是没试过接触书本上的文字和知识,但简化的汉字总让他看着别扭,拿着铅笔写出来的字也是歪歪扭扭不堪入目。 

傻毛毛却什么都会,莫雨哥哥觉得自尊心很受伤。 

“莫雨哥哥,你呢?高中还是初中?” 

莫雨花了十秒来思考穆玄英的意思,然后他迟疑了片刻开口,“我可能不会去。” 

穆玄英惊讶不已,脱口而出:“为什么?” 

见莫雨没有回答,穆玄英低着头想了一会儿,突然拉了莫雨的手,“谢叔叔应该不会介意让莫雨哥哥也去读书的,他看上去很厉害的样子,好像也很喜欢我,下次他再来,我跟他说就好了,他一定会同意的。” 

莫雨听着这番话,只觉得心口猛的蔓延开一股怒气,聚集在嗓子眼咽不下又吐不出,烧得喉咙热滚滚的。 

可偏偏他思来想去,除了这样似乎也别无他法,直到他想到王遗风。

 

20.

莫雨被穆玄英拉着走进谢渊租的房子里时,假装没有看见带他们过来的两个便警疑惑的眼神。 

“他是我哥哥,和我一起住的!” 

穆玄英明明矮了莫雨不少,却一副护犊子的模样,大有一副你们不同意他跟我一起住那我也不住了的架势,莫雨站在身后任穆玄英拽着他的手,在其中一个便警拿起手机打电话时撇了撇嘴。 

当初怎么没发现,毛毛竟然这么护着他,早知道就再厚脸皮一点好了。 

想到后来的事,莫雨眼底有些黯然。 

送走了两个警察,穆玄英才真正放心大胆起来,蹦蹦跳跳一会儿去这个房间看一看一会儿去阳台上扒着窗户,莫雨有点心痒痒的,默默记下以后要有一个房子的目标。 

晚些时候莫雨拿着物理书看,看着看着就没了兴趣,可是伸出手来的确感受不到丝毫内力,抿了抿嘴莫雨只好接受了书本上关于这个世界的理论,耳边是浴室里的水声,他眯了一下眼睛,顺手拿了一本桌上的生理书。 

穆玄英从浴室出来时,就看见莫雨转过椅子朝他伸出手,他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走过去,冷不防被莫雨抱住,这些日子他早就发现莫雨哥哥其实很喜欢拉手、亲吻、拥抱这类动作,温暖的怀抱让刚洗完澡穆玄英打了个哈欠,有点困了。 

莫雨拍了拍他的脸,起身去浴室拿了毛巾回来,一把捞过穆玄英坐在床上给他擦起了头发。 

不得不说,肉呼呼的胳膊,白嫩嫩的脖颈,莫雨放下毛巾亲了一口穆玄英的脸颊,“睡觉吧。”

评论 ( 5 )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