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东西是为了我自己开心。

© 无色
Powered by LOFTER

【莫毛】如果能把心拿给你看就好了(1-10)

想了想还是搬到lo上2333

断更不意味着坑呢 就这样

二世雨X一世毛

——————————————————————

1.

穆玄英把莫雨压在胸口,断了莫雨的视线,他明明不够高大强壮,却担下了落下的每一次重击。

“呃……” 

莫雨感觉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晃动了一下,可围在自己后颈处的手却还是紧紧的扣着,他感到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的抽疼起来,青筋四跳连带着眼睛一阵酸涩。

“咳……呃……”

鼻息间一股浓浓的血腥味,重的莫雨几乎要窒息,护着他的人依旧紧紧的抱着他,那人却渐渐力不从心。

那人倒下的瞬间,莫雨紧紧闭着的眼睛猛的睁开,也许是因为梦境太过真实,他仍感觉入目是一片残留的淡红。

“哒、哒、哒”桌上的钟尽职的走着。

窗帘被夜间的风吹得扬起又落下,莫雨直直的盯着天花板仿佛要盯出一个窟窿,明明是一个重复了无数遍的梦境,却还是让他心悸。

穆玄英离开他第十五天。

 

2.

莫雨活了两辈子。

上辈子他是江湖恶人谷的少谷主,小疯子对谁都不屑一顾,却只有对家浩气盟的少盟主时小心翼翼的恨不得把心掏出来让世人看看他莫雨的一片真心。

可是最终安史之乱,为了皇权厮杀流血勾心斗角早已见怪不怪,可平民百姓的安稳生活也从来都是靠鲜血堆砌而成的。

穆玄英亡,莫雨疯。 

后人言传穆玄英亡故后,莫雨失了神智,见人便杀,最后由江湖百名豪杰围困于稻香村自绝。

而这辈子,他仍旧是疯魔莫雨,穆玄英却没有过去。

 

3.

这个世界不一样。 

可他弄丢了毛毛,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这小子是怎么回事?” 

“他啊,在杨柳街南边那个小巷子里,干趴下了两个混混,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

“得,这个够狠的,你慢慢问吧,我先撤了。”

“嗯。拜。”

 

留下来的警察皱了皱眉,他面前的孩子不过十七八岁,缩在椅子里,额前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整个人却阴沉沉的,一点也不像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有的样子。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家住哪儿?”

“父母的联系方式呢?”

“嘿!”

高大的身影立在莫雨面前,挡住了大半的光线,蓝衣男子的身影一下消散(注1),迫使他不得已抬头看向面前的男人。

他眯了眯眼,“莫雨。”

 

4.

“今天晚上你就先在这里呆着。”

莫雨从椅子上站起来,警察一怔,才发现这孩子其实个子很高,只是太瘦了。

他顺从的走近临时扣押的房间,仍旧不发一语。 

上辈子的事情他其实都还记得,穆玄英死后他也并非神志不清,相反的,他其实清清楚楚的记得他是陷入了怎样的疯狂中,肉体的撕裂声,温热的鲜血飞溅,只有这样,他沉闷的胸腔才能感觉还有跳动。然而最后,他看着围着他的那些江湖豪杰,突然觉得可笑,于是几乎像傻毛毛那样怀着异样天真欢快的心情向着死亡狂奔而去。

可是来到这个世界,他内力全失,而后发现自己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小孩。

 

5.

“好了,进去吧,你以后就呆在这了,每天早上六点集体起床安排活动。”

管教员刚把门关上,屋子里就叽叽喳喳乱作一团。

直到门外的管教员不耐烦的重重敲了敲铁门,怒吼一句,大家才闭上了嘴。

听着管教员的脚步声渐行渐远,铁床上跳下来一个高大壮实的男孩,莫雨站在门边,看着他慢慢向自己走过来,随后几个男孩也跟着围了过来。

为首的男孩一拳冲着莫雨的肚子打了过去,“这一拳是告诉你,以后在这里,谁是老大。”

莫雨的身体颤抖了一下,随即嗤笑一声,猛的一拳还了回去,几个男孩似是没想到这个瘦弱的新来的还会反抗,几个人一起扑了过去。莫雨却伸手掐住了领头那男孩的脖子,带着热气的呼吸喷在那人脸上,却是冷得不行,“呵呵,你是老大?”

“你他妈!……放开老子!”男孩猛烈的挣扎起来,莫雨一个膝盖抵住了他的后腰,反身把他死死按在铁门上。

莫雨没说话,揪着他的后领猛的砸向铁门,血顿时顺着男孩的额头淌了下来。 

莫雨咬着牙,嘴角带着一个诡异的弧度,揪着男孩再一次砸向铁门。 

周围的几个男孩都吓了一跳,血腥的直接刺激加上莫雨嘴角的那抹渗人的笑都让他们慌张起来,有一个更尖叫起来,然后一起大喊管教员。 

莫雨却仿若未闻,扯着男孩一下一下的撞击,满手鲜血也毫不在意,仿佛手上只是一个娃娃。

 

6.

从禁闭室出来的那天,莫雨只觉得浑身乏力,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地方,也不知道他来到这里为了什么。

上辈子的生死悲欢潮水一般的涌来,莫雨站在久违的阳光下,几乎觉得晕眩。 

晚上解决了一些想找麻烦的人后,莫雨躺在床上,握着手心的戒指,眼前就出现了那个蓝衣青年,高高的马尾,深蓝的大氅随风飘扬,在阳光下露出灿烂的笑脸。

心脏却剧烈的疼起来,喉头一酸,有液体顺着眼角流下,莫雨才惊觉自己哭了。

蓝色身影似乎因为眼睛里的泪水而晃动,莫雨又加了几分力气握住手心的戒指,那笑容又变的清晰。

可一缕缕的泪水几乎无法阻断,几乎瞬间莫雨就已经泪流满面。

清晨的阳光照进房间,蓝色身影消散,莫雨重新睁开眼,只感觉双眼一阵尖锐的疼痛,胸腔翻涌,暗红的血就顺着嘴角淌了下来。

 

7.

“你年纪还小,犯了错误还能补救,光靠力气大,会打架,等你长大了出了这个地方,你怎么活下去?”

“父母不要你,难道你就这样放弃生命了吗?”

“命是你自己的,孩子,你自己不心疼自己,自暴自弃,以后遇上喜欢的人怎么办?”

莫雨抬头瞥了一眼面前白衣服的大夫,皱了皱眉还是没有开口。

“诶。”女人看他好不容易抬起头却还是没有说话的打算,要不是已经测试过他的智力没有问题,也没有语言和听觉障碍,她都觉得这孩子应该是哑巴了。

莫雨走到门边的时候只听见女人的声音道,“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别让自己那么累。”

 

在浅黄的走廊上,药水的奇怪味道充斥着鼻息,不过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味道。

“让让!让让!医生!医生!”

“医生!医生!”

身后急急忙忙的冲上来好些人,推着床迅速的越过莫雨,只听一个男人道:“请让让!来医生!”

莫雨看见那男人的第一眼就怔了,虽然装扮有所不同,但那的的确确是浩气盟玉衡坛坛主——司空仲平!

顿了几秒,莫雨也急忙跟上去,他心脏砰砰跳的几乎要跃出胸口,一个想法呼之欲出,莫雨不敢再想,只觉得手里的影存戒越来越热。

 

8.

“此次合作实乃情势所逼,但为天下苍生着想,望恶人谷浩气盟放下平日诸多恩怨,共同迎敌,以保大唐太平。此次你我二人兵分两路,及锋而试,但即便如此,莫雨哥哥可也要多加小心,切记不可冲动行事,定要平安而归。——玄英。”

莫雨看着案上的字条,穆玄英虽然已成浩气盟少盟主,不再是他一个人的毛毛,却从始至终还是关心他的傻毛毛。

莫雨忍不住轻笑一声,隔着手套一下下的摩挲着末尾的“玄英”二字,帐外烽火连天,帐内却是难得的温情四溢。 

半晌,莫雨察觉帐外有人踱步,微微皱眉,开口道:“谁在外面?进来!” 

帐帘被掀开,走进一个唐门打扮的弟子,他双眼透着血丝,声音颤抖:“少爷……” 

莫雨心里一紧,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对着那唐门弟子急道:“说!” 

“回少爷……据雪魔营甲兵营前线探子传来消息……”唐门弟子深深的埋下了头,咬牙开口,“说……说洛阳城失守……浩气盟穆玄英在战中…………已经……已经……”唐门弟子话还没有说完,只感觉寒气在瞬间侵入了四肢百骸,惊的他克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他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见莫雨血红的眼睛正死死盯着自己,“继续说!”

“死了。”

唐门弟子只看见莫雨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他还来不及使一招惊鸿游龙,就失去了生命。

 

五日后,浩气盟运送穆玄英棺椁遭劫。

一月后,莫雨于稻香村自绝。

 

9.

莫雨跟上司空仲平,看见病床上的人时几乎窒息,那眉眼分明就是年幼的毛毛! 

可是来不及他做出反应,司空仲平等人已经把毛毛连人带床推进了另一个房间,莫雨试图跟上前去,却被拦在门外,他急红了眼,拼命的撞向大门,却被一个人拉住了手臂,然后动弹不得。 

“你干什么?!” 

莫雨咬咬牙,第一次憎恨起这个世界自己的无力来,在这个地方呆了几天,他知道那个门里能救人,但却并不是都能救活。 

他几乎克制不住自己的颤抖,一双手按在门上低着头,过长的刘海遮住了大半张脸,看不见他的表情,良久,莫雨一把甩开拉着他的男人,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司空仲平诧异的回头看了一眼离开的男孩,收回视线再次担心起急救室里的人来。

  

10.

易慧拿着钥匙准备去更衣室换下白大褂下班,却刚好瞥见今天遇到的男孩,她开口唤了一声莫雨,只见男孩回头看了她一眼却没有停留的打算。

易慧却看见了他沾满鲜血的双手。

身为医生,她难得强硬的拉住了莫雨,道:“你的手,得包一下。”

莫雨皱了皱眉,心里实在担心毛毛,刚才在司空仲平面前情绪几近崩溃,他不得不仓皇而逃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发泄,现下实在等不及,于是摇了摇头,表示不需要。 

易慧觉得这个男孩实在是奇怪,她追着莫雨走了几步,实在看不下去他还滴血的手,上楼到了急救室门口却见他突然变了神情,一脸慌张。 

张望了四周,莫雨强忍下心中的担心,转身问刚才一直跟着他的女人:“从……这个屋子里出去的人,会在哪?” 

易慧一愣,她还是第一次听见这孩子说话,想了想,她问道:“他叫什么名字?我可以帮你查。”顿了顿,她接着道:“但是你得让我帮你处理你的手。” 

“他叫什么名字?”

“穆玄英。”莫雨顿了顿,补充道:“带他来的人叫司空仲平。”

重症监护病房门外,莫雨扶着玻璃看见了躺在床上的人,眼睛眨也不眨紧紧的盯着,仿佛要把上一世失去的通通补回来,可是莫雨心里知道,这不够。

没有感触到他的温热,没有将他搂在怀中,没有替他遮挡所有伤害,没有再看见他一展笑颜,莫雨就永远是疯魔莫雨,得不到救赎。

“这孩子10岁出头,车祸,腿断了,脑震荡,现在看起来严重,不过养几个月就会好的。”

易慧向莫雨解释着病床上那孩子的病情,她看着莫雨的眼睛,觉得这一定是对他很重要的人。 

不久,司空仲平回来,见到莫雨他皱了皱眉,莫雨却浑然不觉,仍然死死的盯着穆玄英,许久突然转身迈步下楼,见易慧没有跟上,他还举了举自己的手。

易慧跟上,突然觉得面前的孩子对自己心狠的不像话,心心念念都是ICU里的这个孩子,完完全全把自己的伤当成了交易附属品。

易慧用棉签沾了酒精一点点擦干净男孩的手,露出狰狞的伤口来,指节处全是擦伤,虽不深,想来也是很疼的。

“你呀,自己都不心疼自己,谁来心疼你?”

莫雨闻言一怔,快速的收回了手,道:“不用你管。”

——————————————————————————

影存戒: 据说此戒能储存最心爱的人的影子,不过代价是要滴一滴自己的心头血。


评论 ( 4 )
热度 ( 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