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东西是为了我自己开心。

© 无色
Powered by LOFTER

【树洞】喜欢上一个直男是怎样一种体验

是虐的。第一人称重度ooc,矫情预警。

算是,借写文把我内心深处一直以来的一个郁结,抒发一下吧。

全篇皆为私设,个人情感无意扩散。


没有tag。

no tag,no bb。


如果要看请做好心理准备



————————————

【树洞】喜欢上一个直男是怎样一种体验


现在已经是2018年的最后一个月了,算一算,我们分开的时间都要比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久了,时间真的很快啊。


其实我也不确定那算不算在一起,连我都是过了很久以后才意识到,那时候他应该也是喜欢我的……哈哈,不过这既然是个树洞,那我说是在一起就是在一起吧。


毕竟过去这么久了,好多事情连我自己都快忘记了,就当我在心里给自己一个好故事吧。


自欺欺人我也认了。


他……


他长得挺好看的,但我最开始喜欢上他的时候,并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其实说起来挺扯的,我跟他是游戏里认识的,就是那个运营了好些年,靠着外观、情怀和同人文化一直没有死的武侠游戏。


那时候我也挺中二的,玩了一个有两把剑的角色,在虚拟的江湖里大杀四方。


我真的挺厉害的。


很多很多人都打不过我。


但一代补丁一代神,那游戏也是这样,再厉害的玩家也玩不过版本。


我才不服气。


直到我遇到他。


我后来回想起来,也许是那时候游戏的天气系统还没有那么自然,所以甚至长安城外的夜幕都还没来得及降临,我就跟他从相识走到了相知。


他很强,强者充满魅力。


幸好,我也很强,所以我可以很自信的说我们是互相吸引。


人在当下总是会当局者迷,我那时候也不懂珍惜,直到后来失去,才发现当时我拥有那么多可以一起玩的朋友,那么多可以随叫随到的亲友……还有一个睡醒了就可以打电话问一句“你起了吗,要不要上线?”的他。


也是在后来,我看着某些人的一句“他的日常不是等ay就是和ay一起。”我想笑,却笑不出来。


他那种人,真的很霸道,打竞技场,节奏他通通都要握在手里,有时候连我放技能的顺序他也要管。


我当然不喜欢,我又不是抖m。


可他安排好了一切,他仗着版本优势操纵着黑色的人影冲在最前方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却回过头在我的惊呼里低声说别怕。


他明明很独裁,却又那么愿意听我的,我说什么,他都会答应,字典里没有一个不字。


我只是个普通人啊,会心动。


我也可以顶天立地,但也许是那个版本的他太过于强悍,让我觉得偷懒一会儿是那么理所当然,于是我在他身旁学会了示弱,学会了撒娇讨好。


我知道他骄傲,我也愿意做他大杀四方装b的背景板。


可他不是我的。


即使我们那么亲密,一天24个小时,熟知对方的作息,连睡觉的时间都一致,他也不属于我。


他也只是个普通人,会喜欢上好看的姑娘。


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这只是一句玩笑话。


我都懂,但我也有自尊,我也需要被尊重,不管他喜不喜欢我。


我知道他那一阵压力也很大,但我受到的伤害也不能假装不存在。


他可以选择不保护他的朋友,但我和他不同。


所以后来他来找我,我知道那已经算是属于他的低头和道歉,我也没有真正原谅他。


可在后来的后来,我才终于知道,我没办法逞强,我的喜欢,我的心,统统由不得我。


我无法控制,情不自禁的去回顾那些被撕碎的往事,在碎片中重新拼凑出一个第三视角的我们。


我那时候才知道,他原来比我想象中更好面子,更骄傲,更直男。


我看着他拍下那本书,想交易给我,却是已绑定。

我看着他录下我唱的歌,放在直播间当做bgm。

我看着他明明很着急,打电话给我却一秒变得冷静又冷漠。

我看见别人吐槽他:“你就只心疼ay。”

我看见他说:“此认识非彼认识。”

我看见他说:“ay的藏剑的一个风车。”

我看见他不知所措的按着二段跳,试图融入我和其他人之间。

我看见他在地图里一遍遍的确认我的那个蓝点。


我又重新听见他对我说别怕。

我又看见他操纵着深色的身影挡在我面前。


我有那么多耿耿于怀,有那么多念念不忘,我装作没有不甘,没有委屈。


我乐观,积极,活泼,开朗,逗比,好相处。


却像是重制版本后的藏剑遇上了当年的苍云爹,我的缴械被他的盾立结结实实的反弹到了自己身上。


我丢盔卸甲。


他不是个完美的人,他有那么多缺点,可他叫我的名字真的很好听。


可我们都不能回头。


不过还好,这片虚拟江湖,我并不是唯一一个求而不得,只能遗憾退场的侠士。


“至少他不像方……那个花间。”


“呵,他原先也是个花间。”


你看,这人甚至比我还惨,他连名字都不能提。


但他比我洒脱,比我潇洒。


他是不想提。


而我明明记不得很多事,却还是把很多事刻在了习惯里,那些习惯将我的言不由衷公之于众。


我过去可以光明正大的把他当自己人,炫耀骄傲。可后来也没忍住在大庭广众提及往事,那些很少人记得,只有我们彼此熟知的年代,属于我们的唯一。


他也一样。


即使那个令我心动的黑色身影早已被他抹去,他在私下的很多场合都还是控制不住向我靠近。你看他那么小心翼翼,可还是被我察觉。


又或许他也是故意的,故意被我发现。


他也是个万花啊。


我当然知道自己好相处,又可爱。


好像那首歌,他在追光,我是光。


可即使私下,打量的视线也没有少,他还是不习惯,他还是官方客气又疏离,好像那个对我勾肩搭背的人不是他本人一样。


我知道他为什么懦弱,为什么自私。


因为他名不正,言不顺。


忘了说。


这所有的一切,我都没有开口。


因为我也是个直男。


评论 ( 1 )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