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东西是为了我自己开心。

© 无色
Powered by LOFTER

【wy】一个无聊的酒店梗

一个酒店梗


【ooc,ooc,ooc】

【雷人雷人雷人】

【谈恋爱】【我连tag都没打就是因为雷,所以不要judge我】



——-

【请确定你能够在不喜的情况下安静退出而不是评论diss我再继续阅读】

——-



52回酒店的时候已经快12点了,他跟一帮人去吃了饭,结账之后开了发票等着回去报销,到酒店的时候,一行人吵吵嚷嚷也渐渐安静下来,相互道别,便就各回各屋了。


他从兜里摸出那只小猪佩奇徽章,回屋里放下包,摸出手机发了条信息。


“回来了。”


过了几秒,对话框里多出一个白色气泡。


“我在屋里。”


“我过来?”


“嗯。”


于是52屁股都还没挨板凳,就小心翼翼的拿着房卡出了门。


酒店隔音不算特别好,屋里人声音大些走廊上便也能听见动静,52莫名有些做贼心虚,生怕哪个房间的门突然打开,然后有人问一句“这么晚了52你上哪儿去?”


但好在没有,52偷摸的进了电梯,按下6层,一边在在微信里打字:“你开门。”


于是他都用不着敲门,走到607门口的时候,那扇门便打开了,阿越一手擦着头发,一边往后退了一步让他进去。


“刚洗完澡?”52瞥了他一眼,再往里走,便看见桌上的外卖餐盒。


他还没开口,阿越这边就说:“我觉得我可能是太紧张了,吃不下了都。”


于是52话到嘴边的“少吃点”说出口就变成了:“吃这么点不饿?要不再点点儿?”


“不了,麻烦。”阿越耸了耸肩,又问:“你晚上吃啥?”


“火锅,跟大家一起。”52往椅子上一坐,阿越也在床边坐下。


阿越擦着头发,想说点什么,但是他低着头,没琢磨好如何开口。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比赛打到这个份上,剑三圈子就这么小,大家都是熟人,谁输谁赢其实都挺难受。


曾经是队友,是朋友,赛场上却势必要杀个你死我活,剑尖所指,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收鞘,挺不留情的。


52也是这种人,拿起刀就不留情面,公平公正的令人发指。


阿越顿了顿,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人,想起其实52也曾经是他的队友,也曾经是他的对手,现在又成了他的……


男朋友。


那种会等他睡着才离开的男朋友。



52一天下来也挺累的,此时低着头,也算作休息,俩人都沉默着,气氛却不尴尬,反而十分平和。


他有些晃神,其实也困倦了,但非要来这屋里呆一会儿才舒坦,猛然间回过神才意识到自己差点睡着,他揉了揉太阳穴,问道:“明天想好了么?一会儿还跟队友讨论么?”


阿越放下手里的毛巾,顶着一头还有些湿润的头发,他摇了摇头:“之前都说过了,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看明天发挥吧。”


“嗯。”52应了一声,微微一动感觉裤兜里的徽章有些硌。


阿越看他困的不行,开口道:“你回去睡吧,我没啥事了。”


52抬起头,疲惫却淡淡笑道:“没事。”




“棍儿——”


“花——”


俩人沉默片刻之后突然异口同声的开了口,阿越笑道:“没事了。”


52也笑着摇了摇头。


两个人都是经历过比赛的,知道其残酷,所有的感慨,喜悦,和不甘都曾经体会。


即使未说出口,也笃定对方能够理解。


已经不需要开口了。


阿越擦干了头发,拿出笔记本,登录了游戏账号。


阿越顿了顿,对52说道:“我觉得我们队伍里缺个苍云,我下赛季想自己练练苍云。”


52一愣,先前也听他提过,但却没说是他自己要练。


他微微皱眉,他自己的身份是不可能再参加比赛了,阿越练了霸刀,现在又要练苍云,他心里有点说不上来的滋味,如鲠在喉,令他难挨。


他不太赞同的开口:“你自己别练这么多。”


阿越扭过头,有些不满,道:“队友他们都很支持我,会陪我练的。”


52心想这根本不是一回事,只道:“你一个人精力有限,玩的过来这么多?”


阿越回道:“那有什么不可以。”


“你别这么犟。”52严肃起来。


阿越不置可否,干脆懒得开口。


他上了个丐帮号,对着木桩一顿连招,房间里一时间只有他敲击键盘的声音,以及两个成年男人粗重的呼吸声。


其实52也很犟,他说道:“不行就找个苍云,下赛季藏剑会加强的。”


他的话阿越左耳进右耳出,根本听不进去。


他想这怎么行,队友说不要就不要,当谁都能说走就走,一点留恋没有,跟他伍贰君一样,说不玩苍云就再也不碰。


这回房间里的沉默显得有些紧张。


良久,还是阿越先开口道:“你回去吧。”


52没理他,而是皱了皱眉,其实玩剑三多少都有些江湖情节,他没有门派归属,但是也想过100级的时候一定要做一把苍云橙武。


他理解阿越的执念,理解他对于藏剑的喜爱,也理解他对于苍云的偏爱。


但是这已经不是现在的52能给他的,这令他气愤又无力。


两个人生怕说话声音大了被旁人听到,都压低了声音。


52开口道:“你就不能听我的。”


阿越扭过头,游戏里的丐帮也停下了拳头,他道:“我跟你不一样。”


52沉默了。


其实他们俩对于比赛的观念是有分歧的,52始终放宽心态,觉得尽力就好,输赢无所谓,大家都是强者,而阿越则只想赢。


阿越想,也许是因为52已经有了稳定的工作,所以某种意义上不能理解他们这种打比赛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饭碗的职业玩家对于胜利的渴求。


又过了一会儿,52看了一眼他的屏幕,凑过去道:“上霸刀吧,我看看你的伤害。”


这样的转移话题,其实也就相当于是52的退让了,阿越抿了抿嘴,顺着台阶下,换了个号,重新飞了扬州。


他先前跟水调歌头对练过,他的伤害总是差一些,这令人沮丧,阿越也不奢求一夜之间能让他dps迅猛提升,小技巧52也跟他碎碎念了不少,只是看他循环技能,也能让俩人的矛盾得以缓解。


伤害统计上显示出阿越的伤害,52凑过来,阿越侧身让他,翻了一页技能栏,52又给他打了一遍。


其实伤害差不多,差别也不过是多出几个会心。


52扭过头看着阿越,道:“还是技能衔接,实战的时候这几个技能,抓点的时候是逼走位,但是打伤害每次cd都别浪费。”


阿越点了点头。这些东西他心里也清楚,但是被52再说一遍也没什么不好。


顿了顿,52说道:“压力别全给自己,伤害量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让队友给你分担。”


阿越听着,莫名的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这一笑,52也笑了。


他有时候很讨厌52的严肃公正,可52到底还是有私心有偏爱。


你问伍贰君谁会夺冠,他会告诉你,打进线下的没有弱者大家都有机会。


但还有一种问法,他却不会回答你。


阿越往后一仰,倒在了床上,感叹道:“我啥时候能有劈哥的伤害量啊,那我是真不怕别人跟我刷了,领先他们一个资料片,我让他们跟我刷!”

52扭过头,看着阿越瘫在床上,皱眉道:“阿越,他们说的没错,你真该减肥了。”


回应他的是阿越扔过来的枕头。


52接过枕头,也转了个身,后仰躺在了床上。


他摸出兜里的徽章,翻了个身撑着手臂,面对阿越,心想真是一模一样,他把枕头放好,站了起来,说道:“你躺着吧。”


阿越点了点头,还是道:“你回去吧,不用等我睡,我还玩手机呢,咱俩微信说吧。”


他还是不大习惯,就算谈恋爱也没有守着他睡觉的道理,都是大老爷们。


52却看了一眼手表,已经两点了,他没有要走的意思。


阿越叹了口气,心想大概倔起来伍贰君是没有服过任何人,他趟进被子里。


52关了灯,他没那个爱好要盯着阿越入睡,掏出手机刷着微博消息,阿越也拿着手机,光照亮了他的脸。


过了一会儿,52感觉阿越放下了手机,不一会儿,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比赛确实是累了,照平时这个时间阿越还精神抖擞打着,这会儿却已经入睡。52心里感叹,你这只猪,笑着摇了摇头,而后他悄悄的站起来,借着手机的光亮往门口走,又轻轻的合上房门。


他在门边停留,在心里默默开口。


晚安。






————————

比赛加油。

评论 ( 1 )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