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东西是为了我自己开心。

© 无色
Powered by LOFTER

【双关】过冬

平淡。




1

兄弟俩十二岁那年除夕早上。



关宏宇正在院里捡地上实心的红炮仗,就听见他妈隔着窗户喊他:“小宇!跟你哥去把奶奶扶过来!”


“好嘞!”


关宏宇应了一声,蹲在地上吹了吹手上的炮仗,然后把那炮仗揣兜里了,低头一看,满满的全是他从地上捡的没烧透的碎鞭炮。


这时候关宏峰也从楼上下来了,房子是老式的,二楼到地面的楼梯是别的两倍长,直通单元门口,两侧是进一楼的单独小门洞,关宏宇扭过头,看他哥穿着一件红色的棉衣,脖子上围了两圈围巾,挡住了半张脸,他搓了搓手,从楼上下来。


关宏宇站起来,从兜里掏出一根炮仗,顺手划开火柴,扔到了关宏峰脚边。


砰的一声炸响,扬起一地的雪混合着鞭炮的碎屑。


关宏宇瞅见关宏峰下意识的停顿,知道自己恶作剧得逞,他乐呵呵的走过去,开口道:“哥你越呆屋里越冷!出来玩玩就好了!”


关宏峰瞅了一眼关宏宇冻得通红的手,没说话,倒是从自己手上退下了手套,放在了关宏宇手里,而后把手揣进了兜里。


“走吧。”


关宏宇摇了摇头,却还是把手套带上了。


他哥的手一万年都是捂不热的,哪怕他刚从屋里出来,手套从他手上取下来,也是冰冰凉,一点热乎气没有,关宏宇知道他哥的手估计也是透凉,带着手套跟不带一个样。


寒风凛冽刺骨,这一会儿又往下飘着细碎的小雪花。


关宏峰缩了缩脖子,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情不自禁的颤抖。


关宏宇听见了,忍不住道:“是冷啊。”然后说着,伸手揽住了关宏峰的肩膀。


鞋底碾过刚落的雪发出吱吱的细碎响声,两双脚踩着就成了莫名和谐的二重奏,雪越来越密,兄弟俩都带上了棉衣的帽子。


等进了屋,关奶奶先一人倒了一杯热水,关宏宇冻得直跺脚,扯下来手套放在火炉边,往手心哈着气。


关宏峰却愣在那,活像是冻透了还没缓过劲。


关宏宇扭过头问了一声:“哥?”


关宏峰这才回过神,伸手烤火道:“嗯。”


关奶奶这时候又回来了,看了一眼天色,说道:“坐一会儿再过去吧,现在时间还早。”


“嗯。”关宏峰点了点头。


这雪倒也没下太久,约莫半个小时就停了。


关宏峰问关奶奶:“咱现在过去?”


关宏宇正站在火炉边将手套翻了一面,于是临出门的时候,他拿着烤热的手套递给关宏峰。


“哥,你戴着。”


关宏峰接过,抿了抿嘴,热乎乎的手套让指尖舒服的发麻。


关奶奶膝盖不大好,走路需得有人搀扶,大过年的,再没有什么比得上两个亲孙子了,关宏宇和关宏峰一人扶着关奶奶一边,又顺着来时的脚印往家里走。



2

兄弟俩十八岁那年除夕下午。



关宏峰正在厨房帮母亲择菜,电话铃响了。


关图安得声音到他耳边不太清晰,但也能听得出来是关宏宇从武警部队打来的。


没过一会儿,关宏峰就听见他父亲叫道:“桂兰!浑小子的电话!”


这头母亲早就擦了手,满面笑容的走过去了。


关宏峰也笑了,他低着头,挑着碗里的菜,开着水龙头冲洗,模模糊糊的听见他妈在嘱咐关宏宇那些细碎的生活琐事。


母亲一桩桩一件件,翻来覆去的说,嘱咐关宏宇多穿衣,要他好好表现,别担心家里,足足说了有七八分钟,末了不知关宏宇那头说了什么,哄得母亲脸上笑容满面,直点头说好。


关宏峰洗完了菜走了过来,他妈回头看见他,便拿起电话道:“小宇,你哥来了。”


关宏峰拿起电话,电话那头是预料之中的沉默,他们兄弟二人半年前因为关宏宇的志向起了点争执,那之后关宏宇打电话也不叫他哥了,不过今天是过年,关宏宇要赌气继续跟他冷战,关宏峰也不会跟他计较。


几秒后,关宏峰在电话这边低声道:“宏宇,新年好。”


电话那头倒是随即就传来关宏宇的声音:“哥,新年好。”


想来是过年对于家人的思念还是比别的事都重要。


关宏峰便也笑了,抬头看了一眼沙发旁边的母亲,问道:“你最近怎么样?”


电话那头跟父母报喜不报忧的关宏宇可算是逮着个机会吐苦水,纵使对象是起初就不同意他去武警部队的亲哥,也忍不住断断续续道:“简直不是人过的,每天像拉磨的驴似的,累的够呛。”


话音刚落,他好像听见关宏峰在这边笑了,又住了口,忍不住问:“那你呢?”


关宏峰顿了顿,诚实答道:“要看很多卷宗,也挺累的。”


关宏宇这边又断断续续的跟他说了些身边的事,直到过了一会儿,关宏峰听见电话里出现一个陌生的声音,像是跟关宏宇起了争执,大概是关宏宇占着电话实在太久了。


关宏峰忍不住道:“没事了,就先挂了吧。”


关宏宇在那边像是咂巴了下嘴,对着旁人说了一句等着,这才接着对关宏峰道:“嗯,那我挂了。”


但关宏宇顿了顿,又接道:“哥,天冷你多穿点。”这才挂了电话。


关宏峰挂了电话,对上母亲带笑温柔的脸,对他说:“还是你们俩兄弟亲。”


关宏峰笑着点了点头,没说话。



3

兄弟俩二十四岁那年除夕晚上。



关宏宇在家里煮了满满一锅饺子,打开了电视,方方正正的屏幕里的小人唱着歌,关宏宇吸拉着拖鞋也哼着小曲儿。


关宏宇瞅着浮起来的饺子,分了几个塑料袋装好,剩下的都给装到了一个不锈钢饭盒里。


电视里主持人说时间已经到了11点,关宏宇刚好关了电视,嘴里哼着歌儿穿上了外套。

砰的一声关门响,家家户户灯火通明,就这一户陡然熄了灯。


路上一辆车也没有,路边停着他的同僚,关宏宇打着方向盘一路向警局开过去。


车载电台播着跟电视里同样的节目,关宏宇手指一下一下的敲着方向盘,右手掏了根烟出来。


平常要开20分钟的路,今天7分钟也就到了。


关宏宇熟门熟路的下了车,跟警局门卫打了个招呼,给他扔下一小袋饺子,说了句过年了辛苦了,就往里走。


警局里倒是跟外面的一“市”清静截然不同,关宏宇也不是第一回见这场面,他仗着自己的亲属身份一路刷着脸卡畅行无阻,分了不少饺子出去,直到走进了一间办公室,结果抬起头,没看见他哥,只看见了一个头发中分半长,胡子拉碴的男人。


关宏宇往他哥的位置上一座,没好脸色的抬起头看对面的人:“我哥呢?”


周巡闻言抬眼道:“出去调度了……诶我说你说话怎么这么欠揍呢?”他又看见关宏宇手上的饭盒,这才又不咸不淡的接道:“送饭来了啊?”


到底是没藏住语气里那点期待。


“啧。”关宏宇咂摸着,在他哥的椅子上转了个360度,说道:“我哥忙的要死要活的,你怎么还搁这儿闲着呢?别看了,没你的份儿。”


“诶我说关宏宇你这人会不会说话了!”周巡也是火气上来了。


关宏宇抬了抬眼,一下站了起来:“要干架啊,我奉陪。”


一时间两个人之间有点剑拔弩张的意思,不过好在这时候办公室的门又被推开了,一个人顶着一张跟关宏宇一模一样的脸走了进来。


“哥!”


“老关!”


关宏宇扭过头,瞪了一眼跟他同时开口的周巡,周巡也不甘示弱,回瞪着他。


关宏峰点了点头,摘下围巾在门后挂上了外套,搓了搓手,这才道:“来了啊。”


“嗯。”关宏宇应道,从旁边拽了把椅子过来,把饭盒和筷子铺开。


关宏峰又看了一眼周巡,说道:“一起吧。”


周巡赶紧应下:“好嘞。”


关宏宇还没来得及说我就带了两双筷子,这边周巡就不知道从那儿掰开了一双一次性筷子,边道:“还好我这儿还有上回外卖多的筷子。”


关宏宇咬了咬牙,只好转头对着他哥道:“哥,你快尝一个。”


关宏峰用筷子夹了一个,见周巡和他弟弟都没动,不由得有些无奈道:“吃啊,你们俩,一会儿粘一起了。”


这才往嘴里送。


关宏宇脸上带着笑问:“好吃不?”


“嗯。”关宏峰点了点头。


就连吃了一嘴油的周巡都说道:“诶,老关,你弟这手艺改明儿上街摆个摊也行了,何必在外面瞎混。”


关宏宇眼色暗了下去,低声道:“特么吃都堵不上你的嘴。”



4

兄弟俩三十九岁那年初一早上。



关宏峰洗脸的时候下意识的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摸了摸脸上的疤,他挂上了毛巾。


关宏峰烧了一锅开水,把昨天晚上包的饺子挨个放进去煮,然后用饭盒装上包好了。


他如今是顶着关宏宇的身份,不过周巡是心知肚明这一点的,不会给他使绊子,关宏峰就理所应当的不去戳破。


他前几天就联系过周巡,让他帮忙沟通一下监狱的情况。


按道理探监是不允许送吃的,不过“关宏峰”享受这么一点点特权,也还是不算太过分。


为了保密,这回见面倒是没有再隔着厚玻璃和铁栏杆了,在一个密闭的小房间里,关宏宇手上戴着手铐,拿着筷子有点费劲的往嘴里送。


吃了一个,他细嚼慢咽的品着味,抬头看了一眼他哥,只说:“还成。”


关宏峰点了点头,他做的饺子不如关宏宇,不过非常时期,也只能叫他弟弟凑合凑合。


临走的时候,关宏峰才对着关宏宇说道:“新年快乐。”


关宏宇顶着关宏峰的身份有所收敛,点了点头,只叫关宏峰看见他眼底的笑意,道:“你也是。”


别的话,倒是都用不着说了。



5

兄弟俩五十岁那年初一晚上。



关宏宇穿着黑背心在厨房擀面皮,周舒桐跟高亚楠在一边帮他包饺子,关宏峰在灶台前边盛汤,不一会儿就舀了好几碗。


关宏宇扯着嗓子非得盯准一个人名叫:


“周巡,你丫的真不拿自己当外人!赶紧过来帮忙!”


那边正坐在沙发上跟刘音、崔虎、以及小饕餮聊的正嗨的周队长闻言摸了摸下巴上的小胡子,慢悠悠的走过来:“我可是救了你的命了,有你这么跟救命恩人说话的?”


话音刚落就遭关宏宇呸了一脸。


“呸,我哥救的我,你特么哪凉快哪呆着去,别忘自己脸上贴金。”


周围的人习惯了他俩打嘴炮,闻言都乐呵不已。


就听关宏宇又接着道:“要不是多来你一张嘴还这么能吃,我们至于现在还在这儿忙活吗?周队长看来是心里没数啊……”


关宏宇顿了顿,又转头朝关宏峰扬了扬下巴:“哥,我看你这半个徒弟是不大行……”


关宏峰笑着摇了摇头,只道:“都消停会儿吧。”他转头对周巡道:“咱俩把汤端过去。”


总算是还了厨房清静。


电视上重播着前一天的春节联欢晚会,关宏宇端着饺子出来的时候,众人都早就在沙发上坐下了,也都调好了自己的调料,早就望眼欲穿。


他连着端出来六盘饺子,这才有空在关宏峰身边坐下,饺子还烫,但沾了醋和蒜蓉滚到肚子里实在是人间享受。


关宏宇长叹一声,敞着腿,往沙发后边一靠,觉得人生也不过如此。


关宏宇挨个倒了饮料和酒,先一步举杯。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众人一一开口。


关宏宇拿着杯子的手往回带,轻碰了一下关宏峰手里的杯子。


关宏宇轻声重复道:“哥,新年快乐。”


关宏峰也抿了抿嘴,伴随着电视里刚好重播的跨年倒计时开口:“嗯,新年快乐。”



世事总不尽如人意。


但有家人闲坐,灯火可亲,这个冬天就不算太难捱。






——————————————————

海外真是一点过年气氛都没有,只能靠文字脑补一下了。

评论 ( 4 )
热度 ( 84 )
  1. 不要丢失少年气£0无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