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东西是为了我自己开心。

© 无色
Powered by LOFTER

【中抓】如果声音可以谈恋爱

中抓【真人】,【雷者】【快】【退】【快】【点X】!!!

一首歌引发无法抑制的脑洞,撑了好几天还是发了。。。

这才叫真拉郎,中抓最虐CP没有之一。。。QAQ

————————————————————————————————

如果声音可以谈恋爱-牛奶巧克力

http://fc.5sing.com/12713530.html###

忽然之间 
天昏地暗 
世界可以忽然什么都没有 


我想起了你 
再想到自己 


我为什么总在非常脆弱的时候 
怀念你 


我明白 太放不开 你的爱 
太熟悉 你的关怀

分不开 
想你 算是安慰 还是悲哀


而现在 就算时针 都停摆 
就算生命 像尘埃

分不开 
我们 也许反而 更相信爱 



如果这天地 
最终会消失 


不想一路走来珍惜的回忆 
没有你 


我明白 太放不开 你的爱 
太熟悉 你的关怀

分不开 
想你 算是安慰 还是悲哀 


而现在 就算时针 都停摆 
就算生命 像尘埃

分不开 
我们 也许反而 更相信爱

 

【一】

“你说你一大老爷们,这又唱的哪出啊。”

 

杨东旭提起旅行箱,压根不理他,扔下一句“我上天津出差。”给了一个你哪凉快哪呆着去吧的眼神就要走。

 

“嘿,我说你怎么还拧巴上了,那就一同事,这下雨天的,我不能把人一个女孩子扔大马路上吧。”

 

天空紧皱着眉,手上却一把拉住了人,身子横在门口挡着。

 

杨东旭甩开他,顿了顿,深吸一口气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我不想跟你吵,你让开。”

 

天空没听他的,重新抓了人胳膊,“那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前天晚上一直到今天,就冷着个脸,杨东旭,你要是吃醋你不高兴我都能接受,但你明明什么都清楚,又别扭个什么劲儿?你给我说清楚了,去天津半小时的事儿,一会儿我开车送你去车站。”

 

杨东旭放下行李箱,横眼看着天空。于是俩一米八的男人对视着,谁也不让着谁,最后还是杨东旭败下阵来,他叹了一口气,“天空,咱俩三年了,老这么藏着掖着的,我有点累。”

 

他说着仿佛真的疲惫不堪,侧了侧身靠着墙壁,闭了闭眼,“你可以送女孩子回家,而不用顾忌我这个‘室友’,我有时候想想,觉得咱俩这样挺没意思的。”

 

“天空,你不可能拖着我回家跟你父母看,我也不可能带着你回我家见我爹妈,咱俩这么拖着,我有时候觉得有今天没明天的,挺闷的。”

 

天空被杨东旭这番话砸的哑口无言,这些话题他们俩之前都默契的避开,有时候偶尔想起未来也觉得无论哪一边都无法割舍,时间一长都心照不宣的把这个话题当做禁忌,谁也不会去碰。

 

出柜啊,说得容易。

 

天空侧身环住了杨东旭,两个人身高相仿,他稍稍低头就埋进了那人颈窝。他咬了咬牙,觉得喉咙一阵热辣,憋了半天也只憋出一个“我”字,声音就哑了,于是他只能把说不出口的言语都化作行动,他吻上杨东旭,两根舌头碰到一起就纠缠起来,两个人心里都有了相同的情绪迫不及待的要发泄,于是瞬间从浅吻变成热辣的激吻。

 

最后还是杨东旭先推开了他,“我得去赶车了。”

 

天空低着头,看不见他的表情,只听见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声音,“我开车送你去。”

 

说着他把杨东旭的手抓在手里,另一只手提起地上的箱子。

 

杨东旭去天津是参加一个培训交流课程,一呆就是一个礼拜,听完这话天空缓和了点的脸色又一下变差了,“他妈的这种凑人数的活儿干嘛非得让你去啊。”

 

杨东旭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丫也就在外人面前装的文质彬彬,根本就是一斯文败类,嘴上却还是软了安慰道:“去都去了。一个礼拜就回来了。”

 

进站的时候俩人四目相对,碍于公共场合杨东旭就只朝他挥了挥手。坐上车时手机一震,杨东旭掏出手机是一条语音,他放在耳边就听见天空的声音——

 

“我喜欢你啊。”

 

杨东旭顿时鸡皮疙瘩就起来了,却忍不住又听了好几遍。车子还没开动,环境还有些嘈杂,手机里天空的声音却显得简单而醇厚。

 

他抿了抿嘴,心里想着他丫这声音真绝,不怪自己栽了。听剧的妹子们都说他俩声音像,他却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路人音,天空就不一样,他是那种混迹在路人里引领回头率的。

 

心里这么想着,又听了几遍,杨东旭终于按下语音回了一条。

 

这边天空遇到了红灯,刚好拿出手机放在耳边。

 

“喜欢多久啊?”

 

那人声音里透着点年轻的俏皮,天空乐了,一下忘却了十来分钟前的不快,按着语音刚说了一句“一辈子”就手指头向上一划取消了,之前的问题又猛然浮现在脑海里。

 

还没出柜的两个人,横亘在他们俩面前的山太大了。

 

于是天空无意识的敲着方向盘,直到启动汽车开到下一个红灯才把语音发了过去。

 

“一辈子。”

 

 

 

这条语音发过去,直到天空到家都没有收到回复,他也不急,他跟杨东旭认识五年,在一起四年,同居三年,俩人里里外外都摸的清清楚楚,这时候短暂的分开几天也好。

 

杨东旭这边已经要下车了,辗转到了酒店,他一看,不错四星的。扔下行李就给天空打了个电话。

 

“我到酒店了。”

 

“嗯,赶紧吃点东西吧。”

 

“好,那我就挂了,拜。”

 

“拜拜。”

 

搁下电话杨东旭捏着手机向后倒在了床上,他没开灯,阴影里闭着的眼角有点红。

 

一辈子啊,他想着。

 

 

 

【二】

网配圈说大其实也不算大,各个cv就算没在QQ上打过招呼没在YY上碰过面,也知道对方这么个人。

 

天空比杨东旭早进圈,说是进圈,其实一直游离在圈子边缘,是个彻底的自由人,不加社团,也就免了诸多烦心事儿,可这并不妨碍他变成柱子,为人低调,YY里好不容易逮住个真身能温柔到骨子里,仿佛能透过声音看见一个穿着白称身卷了袖子露出半截手臂的城市精英,又偏偏透着股游刃有余的优雅范儿,引得众人叫男神。

 

相比之下杨东旭也同样是身为柱子却低调的不行,不过透着股平易近人的感觉,说话、措辞都透着一丝呆萌的犯二气息,用好友的话说却又腹黑蔫坏。

 

俩人第一次见面不是网上,真是老天爷注定的缘分。

 

杨东旭午休时间拖着加了一晚上班的昏沉躯体奔向了离单位最近的咖啡馆,刚好遇到咖啡馆会员活动,于是没禁住收银小哥的煽动办了一张卡,拿着卡片刚写下自己的名字,杨东旭把卡片递了过去还不知道这一切进了身后那人的眼。

 

“请问喝点什么?”

 

“拿铁,大杯的。”

 

点完餐往前挪了几步,杨东旭揉了揉太阳穴就听见身后有人叫他。

 

“杨……东旭?”

 

杨东旭回过头第一反应就是这谁啊,第二反应就是这声音好熟,第三反应只剩下卧槽了。

 

要怪就怪他自己当年贪图省事方便把自己名字随便改了一下就当成ID用了,如今真被认出来他一下就紧张起来,那人声音倒是感觉挺熟悉,可是怎么想都想不出是谁。

 

“嘿,还真是,我是天空。”

 

 

 

杨东旭看着面前的笔电,不自觉的发起呆来,等过年天空就三十岁了,自己也二十五岁了,不知道天空家里什么情况,只是一直意外没听他说过家里催自己的事,而自己这边,倒是给父母说过先重工作,结婚成家的事情以后再说。

 

听某公司领导讲了一下午,晚上又被拉去喝酒,杨东旭其实不太会应对这种场合,虽说迈进社会也有好几年了,却或多或少总是不自在。

 

“来,干一个,你是北京那边公司派过来的吧?”

 

杨东旭拿着杯子怎么也放不下,于是就这么喝了一杯又一杯,索性还有点意识,最后自己打了个车回酒店。

 

摸索着进了厕所洗了个脸,实在没力气懒得动弹,杨东旭裤子衣服一扔把头埋进枕头里就想睡了,手机却响了起来,他实在懒得接用枕头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却不料电话响个没完没了。

 

他没办法爬起来从裤子里摸出手机放在耳边,眼睛却还半闭着。

 

“怎么回事?”

 

杨东旭一听这声音下意识的就软了下来,“啊……是你啊……”

 

“喝酒了?”天空那边皱了皱眉,“多喝点水再睡,这怎么上了天津不会喝还有人灌你啊?”

 

“没……没人灌,我……我自己喝的……”

 

天空听着心想你丫还不定醉成什么样了,自己在外边也不知道注意一点,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不过都没说出口,听见那人还吧唧了几下嘴,天空心里也软的不成样子,“先别睡,去倒点水喝。”

 

“不要!……你去倒,你……给我……我要睡觉……”

 

“诶,祖宗……”天空哑口无言,心想这人醉成这样不知道门关好没,又觉得自己真是关心则乱,再开口时那边却已经没有回应了想是已经睡过去了。

 

得嘞,人家倒是会周公去了,天空掀开被子突然觉得有点冷,有点想他。

 

还是有个暖床的好啊,天空如是想。

 

 

第二天中午,杨东旭看着面前的自助餐厅心情好了许多,挑挑拣拣的摆了一桌坐下就给天空拍了一张发过去。

 

“昨天喝多了不难受了?”

 

杨东旭揉了揉还隐隐作痛的脑袋,按下了语音键,“早上起来就脑袋疼,还听人念叨了一上午,也就美食能安慰安慰我了。”

 

“你是暂时逃过一劫,我这还上班呢。”

 

“嘿,我下午没事了,一会儿出去转转,给你拍照片啊。”

 

“杨东旭同志,我怎么觉着你这语气这么幸灾乐祸呢?”

 

“还真是。”杨东旭嘴里包着东西还没咽下去,咕哝道。

 

“等你回来收拾你。”

 

杨东旭几乎可以想象那人咬牙切齿坏笑的模样,顿时也乐了,满足的喝一口饮料,按下录音,“想我了吧?”

 

天空这边意料之外的听到这么一句,放下了手里的笔,顿了顿回了过去,“是啊,办完事儿麻利儿回来。”

 

两个人心里都满满的,一辈子啊,也是一天天凑成的。

 


评论 ( 4 )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