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东西是为了我自己开心。

© 无色
Powered by LOFTER

【wy】臆想

皆是我臆想。意识流。



Y先生不久前才过完自己的23岁生日,这一年过去,放眼一望又过不久就将是W先生的26岁生日。


曾经以为会永远梗在心口的一团瘴气,好像也终于随着时间流逝而逐渐消散。


然后穿越时空一般,总算是能像个局外人,轻描淡写的说一句没事。


都过去了。


既分不清我是因为跟你打苍藏才执着到今天,还是因为我本就喜欢苍藏而你恰巧入局。


也分不清你是因为跟我分道扬镳才沉埋那刀盾,还是因为它们本就是你注定会舍弃的兵器。


或许这世上就是有很多事,无法刨根问底,无法寻觅真相。


Y先生越来越觉得,他和W先生从一开始就不是一样的人。


他喜欢人多,喜欢热闹,所以总是嘻嘻哈哈,跟大家都打成一片。


W先生却是一个很独的人。


W先生仿佛生来带着傲骨,不懂退让,说一不二。


W先生独行于江湖,潇洒的过分,以至于孑然一身却离孤独二字越来越远。


Y先生偶尔会不自觉的自负,觉得光说这个游戏世界,没有第二个人会比他更了解W先生了。


Y先生有时候觉得疲惫,也不是没想过要A,回想自己这些年来的游戏经历,他开朗健谈,友好真诚,收获了很多好友,而与W相识相知的日子也许是太早太短,恍惚中会让人怀疑是否真的存在。


只是时间流逝,事情的细枝末节都已经模糊,却总还是会在某些特殊的时间点,被某些画面和语句,勾回往事的思绪。


W先生不是一个惧怕孤独的人。


但他曾经觉得Y先生有些特别,只是一点点,却让他比起独处,更喜欢跟Y先生同行多一点。


Y先生是一个活在人群中的人。


但他曾经觉得W先生很特别,只是一点点,却让他觉得比起旁人,他需要对W先生投入更多注意一点。


直到那种只能自己感受却说不出口的特别,有一天变成了一句——“原来是我错觉,我不够特别。”


Y先生和W先生在这个游戏里,甚少品尝失败。


但Y先生觉得自己输了,W先生也觉得自己没有赢。


Y先生惊觉自己还没睡着,觉得肚子有点饿,咂巴了下嘴,按亮了手机,看见屏幕上模糊的显示04:12,他心想这不科学老子竟然失眠了,一眨眼,屏幕上时间的最后一位数字翻转成了3,他心里咯噔一下。


后知后觉轻轻叹了口气。


Y先生觉得,他得坦白,他有点紧张。


毕竟明天晚上又要一起玩了。


当年在一起的时候Y先生从没想过有一天站在他身边勇往直前的CYJ会站在竞技场的另一面。


等后来次数多了,习惯了,却也能开玩笑说一句,只是屏幕后的自己总是咬着下唇,像当年的W先生自言自语般喃喃:“怎么就是喜欢打黄鸡呢?”拼命的打着W先生的队友。


既说不清每次相遇W先生都优先揍他是因为战术还是别的,也说不清Y先生每次相遇都全当失去Tab键是因为战术还是别的。


这世上很多事,都是没办法刨根问底的。


Y先生和W先生已经能够波澜不惊,只是心底还是藏着一丝矛盾和纠结,想遇见,又不想遇见。


到底是觉得彼此还有一些特别。


特别尴尬吗。


Y先生忍不住摇了摇头,莫名的笑了出声。


明明现实中相遇也不觉得有什么间隙了,不过是普通朋友。


他觉得自己今天是睡不着了,突然从心底冒出一个荒谬至极的想法,但就像春笋,已然破土,再挡不住其长势。


Y先生摸着放在床头的眼镜带上,开了卧室的灯,蹲在抽屉旁寻找他几年前的手机。


等充好电,开了机,Y先生点开记事本,果然看见上面的许多串账号和密码。


他打开了游戏客户端,一手拿着手机,有些迟疑自己那个快忘记的小号是对应的哪个账号密码。


他视线越过了中间某个明显是W先生账号的一串字符,抿了抿嘴,准备从下往上,挨个试一下。


第一个账号显示密码错误,想来这也许是当时某个亲友的账号,时间一长就改了密码。


第二个倒是正常登陆了,结果点进角色页面,入眼的竟然是个明教。


Y先生默默在心里说了句抱歉,点了返回登录页面。


第三个账号也顺利登陆了,是个萝莉,Y先生点了登陆,读条动画之后,弹出了一系列活动页面,Y先生眯了眯眼睛,总觉得这个页面有些面熟,再低头看快捷键摆放,更觉得眼熟。


难道我上过这个号?


Y先生有些疑惑,左手操作着萝莉前进跳跃,右手下意识的点着鼠标,关闭了一个个活动页面,然后突然一怔,看着眼前的异地登录页面,飞快的按下esc,退出了游戏。


这个账号不是W先生的,却是W先生的某个徒弟的。


Y先生看了一眼电脑屏幕的右下角,时间显示4点27分。


他心有余悸,却不甘心,又尝试了一会儿,总算找到了属于他自己的那个藏剑小号。


当Y先生已经习惯了新版本新地图和周围玩家的新时装的时候,他看着这个久违的小号上面朴素的外观和落后版本近万分的装备,周围空无一人,深夜静悄悄,只有从摆放在桌上的耳机里泄漏出的游戏bgm。


——实在容易让人错觉时间还停留在多年以前。


Y先生熟门熟路的关掉弹出的一个个页面,操纵着人物飞往藏剑山庄。


他也没想做什么,只是突然想回来看看。


突然觉得口渴,Y先生小心的推开房门,去倒了一杯水,回来时早已读完图,人物落了地,待机动作还是一样帅。


Y先生喝了一口水,双击w轻功飞向楼外楼。


难得将画质调到最高,点开天气系统,Y先生截了几张图,心想不是他偏心,是不得不说,藏剑的风景特别好。


退回了普通页面,Y先生下意识的滑着世界频道,这个时间点,几乎算是人烟稀少,只有几个人你来我往的聊着骚话。


直到……


左下角绿色的帮会提示突然滑过。


Y先生呼吸一窒。


【帮会】CYJ上线了。


他这只是一个闹着玩的小号,原来也很少上,所以并没有加W先生好友。


Y先生时刻注意这帮会面板上W先生的所在地,生怕下一秒W先生就切换了地方。


然而没过几分钟,帮会又刷过提示,他下线了。


看见W先生下线,Y先生也说不准自己到底是失望还是松了一口气,他关掉了帮会面板,像是自我安慰一般又关掉了屏幕上的各个面板,进入了截图模式。


过了一会儿,Y先生退回了正常页面,余光一瞥,几乎心脏骤停。


焦点列表里无特殊却明晃晃的三个字。


Y先生长舒一口气,控制不住将目光放在那个久违的黑色身影上,W先生操纵着人物跳来跳去,目标点在Y先生身上却没有动。


游戏时间显示已经是4点50分了。


Y先生沉默,他的密聊框也是一片空白。


曾经Y先生也在气愤时觉得,W先生的这个账号真的就像他取的id一般,像只苍蝇,嗡嗡嗡嗡的在耳边回响,吵的人不得安宁。


但看着久违的黑色身影,Y先生觉得他更像一只讨人厌的大蜘蛛,他在那里动弹,却一点声音也没有,让人闹心。


仿佛知道他的内心愤懑,这时候屏幕中央弹出一个小框。


CYJ邀请您组队。


Y先生点了确定,下一刻,他的画面便骤然腾空。


双人轻功。


W先生把Y先生带到了空地上,而后,去撸木桩了。


Y先生几乎要笑出声,摇了摇头,点了退出队伍,一把竖直的旗杆立在了W先生面前。


——如此良辰美景,你我何不一战解忧? 


W先生一直以来,是从不避战的。哪怕此时此刻,也是一样。


——阁下武学有待磨练。


Y先生笑出了声。


密聊框总算响了。


——怎么不睡?


Y先生迟疑着,打算实话实说:“睡不着。”


顿了顿,又打字道:“我以为你不会上这个号了。”


那边W先生却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却是Y先生现在的手机响了起来。


Y先生压低了声音,“喂。你干嘛打电话啊?”


那边W先生像是疲惫至极,声音懒洋洋的:“收到短信提示,我还以为有人要盗号,上来看一眼。”


Y先生自知理亏,只道:“你居然还没睡,明天不上班吗?”


W先生爆了句粗口,说道:“别提了,刚加完班回家,就看见信息了。”


他说完也沉默了,旁人也曾说他不该就这样放弃苍云,毕竟曾经他那么强,但随着他被西山居收缴,游戏的时间越来越少,人们连他玩过长歌都快忘记,更不会有人提起他的苍云。


W先生自认,他并没有将这个号避如蛇蝎,只是他玩了苍云,也没想过要回去玩花间,玩了长歌,便自然没有想过再玩苍云,现在玩了霸刀,也不会回去玩长歌。


他一直向前走,从不回头。


Y先生只乍舌:“GWW不是人,压榨劳动力到这么晚。”


W先生低沉的笑从听筒里传了过来:“赚钱不容易。……你呢?大半夜的不睡觉?作息不规律容易导致肥胖……”


“艹!”Y先生有种想挂电话的冲动,好在他忍住了,沉默了片刻,只缓缓说:“我就是突然,想上来看看,这小号没人认识……”


“嗯。”Y先生听见他按键盘的声音,他这边屏幕就显示W先生下线了,Y先生有些失落,就又听W先生那边似乎传来他爬上床的声音,窸窸窣窣,然后才听见W先生开口:“太困了,我这几天,统共没睡几个小时……”


他听见W先生打了个哈欠,鬼使神差的,Y先生也跟着觉得有了困意。


他也关了电脑,抱着手机爬回了床上,说道:“那你早点睡吧。”


Y先生自认,他是很体贴的。


W先生那边却又笑了,Y先生莫名脸上有点热,就听W先生说道:“你不是睡不着吗?陪你呆会儿,反正也不差这一会儿。”


Y先生闭了闭眼,关了灯,一片漆黑之中仅有手机的亮光。他迟疑着开口道:“我有点紧张。”


“……”


W先生闻言,也沉默了。顿了顿,Y先生才听他的声音缓缓的道:“……其实我也是。”


Y先生听着,莫名的觉得好笑,却奇怪的反而不那么紧张了,他原来也做错过,老觉得W先生特厉害,跟普通人不一样,但到底,W先生也是个凡人。


Y先生翻了个身道:“要是只有我们都还好,这还有老板他们,跟打55似的,太奇怪了。”


“顺其自然吧。”W先生低声道。


“嗯。”Y先生点了点头,“也没有别的办法。”


Y先生还想说点什么,但听着电话里传来W先生均匀的呼吸,也只是扯了扯嘴角,想着,其实也没什么。


Y先生也曾经觉得这江湖再也不是他和W先生能够与子同袍的江湖了,后来W先生被收进西山居,Y先生更觉得那个无以名状的遗憾只能成为永恒的遗憾。


却反倒因为这样,又莫名的释怀了许多。


Y先生在心里道了一声晚安,挂断了电话。


纵使时间将过往的亲密蒸发的荡然无存,却也一同消散了那些求而不得和形同陌路。


也许成熟意味着对待彼此趋于普通,却只有自己知道,那一点点特殊不足为外人道。


长安城的AYJ和CJY再也不会并肩。


但Y先生和W先生,还能在现实世界做一对好友。



————————

彩蛋

第二天深夜,Y先生又暗搓搓的打开了电脑,他点进了W先生发给他的网址,下载了一个未命名的补丁插件。


重新启动了游戏。


他略微迟疑着,输入了W先生发给他的账号密码,登录之后,看见了一个藏剑。


阿越君。


Y先生进入了游戏。


过完图,页面正中弹出了一个对话框:苍蝇君邀请你组队。


Y先生一怔,YY一响收到了W先生发来的飞机票,他点了进去。


“怎么会?”他实在有太多疑问了,他原来的账号转过服,一切都等同于重新来过,早有人占了他过去的id,这个号并没有后缀,又是怎么申请到的?


W先生在那头淡淡道:“帮了同事一个小忙,叫他们还我的人情。”他顿了顿,“不用担心被发现,这两个号自带隐身buff。”


“艹!”Y先生忍不住惊呼出声。他还从未玩过自带bug的账号,一时间有些过分激动,却说不清是因为什么。


他试着打了两个小怪,好奇的问W先生:“那别人只能看见怪被打了?”


“嗯。”W先生确认:“但是看不见你。”


“这他妈太叼了吧。”Y先生突然有种狂开金手指的感觉。他兴奋过后,后知后觉的问:“你怎么想起来弄这个的?”


W先生解释道:“不是你说人多反而不自在?”

他其实也不自在,被太多人关注,多说一句是刻意,少说一句是冷漠,他跟Y先生这些年,又哪里是别人能说得清的?


W先生看着屏幕里两个跳动的身影,淡淡道:“这样就不用管别人怎么看了。我们想一起玩,就一起玩。”


他们彼此都清楚,时光已逝,他们或许也不能再并肩作战,但过去,他们也并不是只喜欢在一起切磋,打竞技场而已。


一起看这江湖美景,也是他们所愿。


这个后门,W先生还是开的起。




——————

皆是臆想,圈地自萌。

如果觉得虐就当我毒奶攒rp!



评论 ( 11 )
热度 ( 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