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东西是为了我自己开心。

© 无色
Powered by LOFTER

【wy】全几把都是YY的糖

最近回春?但是还是希望妖魔鬼怪统统消失也没有人瞎几把得瑟吧,牢记我们是底层,没有人权的那种……

叹气。

但是还是想自己暗搓搓甜一口~



————————————————————————————

【一】

Y先生最近有点心神不宁,当然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这是因为828快要到了的原因,他想大概是因为天气太差了,不知道去珠海街上还会不会有饭店开门,因此而生的惆怅。


但是Y先生心里的小火苗又往上窜了窜,好像是不同意Y先生定下的这个理由。


Y先生无奈的叹了口气,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


没有再变胖,非常棒。


也没有变瘦,很难过。


Y先生决定今天晚上少吃一点。



827当天,Y先生对着镜子,还是叹了一口气。


他对着镜子抓了抓头发,想了想,比划了一下另一件T恤,又叹了一口气,他想,他这么纠结一定只是想选一件吃饭不容易脏的。



Y先生跟着朋友们走进西山居大楼的时候,他视线扫过整个大厅,好似竞技场新地图开启30秒倒计时的时候找寻最佳落脚点的那只金灿灿的黄鸡。


现实里的Y先生有点紧张,他想一定是因为他现在就在游戏公司的大本营,所以他频繁想起游戏里的事,所以他想起有个人曾经跟他说,你皮脆,注意站位,不要冲太前,先吃一波伤害之后你怎么打?


Y先生眼睛转了转,看向现实里走在自己身侧的天策玩家,心想他有山有虎,他往好友身后退了一步,心想,我一定是担心撞见GWW。


人气主播遇上游戏公司老总,那真的有点尴尬,不是吗?


进了电梯,一群朋友们嘻嘻哈哈有说有笑,但是电梯一停,Y先生心脏砰砰直跳,好友们先一步走出电梯,回过头来看他:“AY,走啊!”


Y先生压下快跳出喉咙的心脏,心想他妈的老子打比赛也没这么紧张过,不就是西山居吗,来都来了还能怎么样。


Y先生一闭眼,走出了电梯。


好巧不巧,就听见俩黑框眼镜技术男擦着他肩膀走过去。


一人说:“这回台风真是可惜了,好好的周年庆就这么缩水泡汤了。”


另一人说:“就是羡慕他们策划部的,可以在家休假了。”


策划部?休假?没在?


Y先生一下不紧张了,但好像漏了气的气球,一下瘪了下去。



彩排看着没什么意思,但也不算太无聊,毕竟官方很贴心,准备了很多小零食。

零零散散不少人过来找Y先生,有送零食的,有要签名的,也有只是过来聊天说话的。


Y先生心里隐约有点失落,他想,可能是因为大家都没发现他瘦了2斤。



突然,有几个人抱着纸箱从角落的入口走了进来,Y先生顺着人声望过去,一眼看见了一个同样抱着纸箱的衬衫男。


Y先生的笑容在脸上僵硬了一秒,害怕被人察觉,他提早一步跟朋友道:“这零食顺着发过来,到我们这里可能就没剩的了吧!”


好友看他一眼,毫不留情的道:“你再吃真成猪了,AY猪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远处刚进来的人似乎听见这边格外欢乐的动静,穿衬衫的W先生也同样扭头看了过来。


Y先生一秒挪开了视线,随即,又觉得老子有什么好怕的,看了回去。


但W先生这时候已经放下了箱子,似乎在帮忙分配食物和饮料,只留给Y先生这角一个忙碌的背影,Y先生微不可察的撇了撇嘴角,他想,真可惜在西山居没有熟人,不然零食可以先挑了。



【二】

W先生本来是应该早一点下楼的,他对新公司的周年庆有着浓厚的兴趣,但是他就像无数辛苦的上班族一样,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和excel数据表格,写着PPT。


Power Point。


W先生自认英语不是太好,只是发音还过得去,他谦虚的说只是语感还ok,并且完全得益于高中时一天刷三四本200页的习题册。


但教10个Y先生也是没有问题的,W先生走神的时候这样想。


W先生很久没有想到Y先生了,今天想到了,大概是由于他知道Y先生也来了珠海吧。


不知道Y先生长胖了没,W先生笑了笑,摇了摇头,接着写他29/30页的PPT。


写到29.5/30的时候,一个哥们站在办公室门口喊了一声,说搬东西到楼下缺几个苦力,W先生揉了揉太阳穴,扭头看了一眼马上搞定的Power Point,心里一动,站了起来:“给我2分钟,我来吧。”


W先生到楼下的时候,舞台上的灯光五颜六色,观众群却根本看不清,他是先听见了笑声,这才下意识的看过去。


Y先生周围还是围坐了很多人,有说有笑,W先生扭过头把怀里的纸箱放在地上,他皱了皱眉。


W先生帮忙排着食物和饮料,顿了顿,他跟同事们说道:“我去那边吧,顺便打个招呼。”


同事们都知道他过去也是个主播,不用看也知道他说的是哪边,点了点头,将装满吃食的铁盘递给W先生。


W先生还没走近,有眼尖的看见他,便朝他招手,W先生笑了笑,几步走过去,将铁盘放在桌上,还没放稳,这些饿狼就已经伸手分了起来。


“52来!你坐这儿!”


一人笑道,W先生应邀而坐,好巧不巧,Y先生正对面。


W先生视线扫过Y先生,Y先生视线回敬对方,两个人在两副眼镜背后无声的对峙了一秒,随后W先生扬了扬嘴角,视线挪向盘子中央无人问津的丑陋小蛋糕,Y先生装作不经意的伸手拿起一个,放进嘴里。


Y先生一边装作差强人意,一边惊叹:卧槽,真的小蛋糕不可貌像。


众人好不容易逮住一个熟悉的西山居内部工作人员,自然是希望W先生对他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但是W先生向来是个嘴巴能跟上脑子的神人,十几分钟下来,坐在一旁几乎没开口的Y先生突然很想笑。


因为他发现,W先生,真的他妈的一点密都不肯泄,却偏偏哄的大家有说有笑,一派祥和。


过了一会儿,Y先生尿急,很想去厕所,回来时却发现一圈座位上只剩下寥寥几人。


W先生正在跟另一人讨论霸刀与近战各门派的配合套路。Y先生坐下,W先生看了他一眼,接着跟那人道:“藏剑这个职业的优势现在几乎可以被霸刀替代,所以霸刀会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在这种情况下,职业压制是存在的。”


Y先生皱了皱眉,他不喜欢W先生的这段话,但他不是一个想要跟人据理力争的人,更何况W先生说的是事实,因此他没有开口,他看着W先生,想到他从苍云到莫问,再到如今的霸刀,Y先生保持了沉默。


“但是职业克制是一个方面,队友之间的默契和配合又是另一回事,我是相信队友之间的默契配合能够弥补配置短板的。而且玩自己喜欢的门派,跟熟悉的队友并肩奋战,这种经历是无与伦比的。就像策藏秀、剑气花这种配置,哪怕的确有局限性,但是面对新门派新配置,也依然有一战之力,就比如……”


“我们这边当然也知道职业不平衡,但是想改也没那么容易啊。”W先生苦笑了一声,视线轻轻扫过Y先生,后者明显抿着的嘴角放松了些,W先生接着道:“老铁,回过头来说苍霸这个配置……”


Y先生静静地听着W先生分析,他早年作为W先生的挚友,早先于几乎所有人惊叹W先生对于游戏的认真,但他时隔许久,再次亲耳听到W先生谈他对各个配置的理解,仍然不得不承认,W先生是在用脑子玩游戏,他很适合做策划。


Y先生听着,时不时也插上一两句话,说说自己的理解和实际打法,W先生也跟他讨论起来。


也许是Y先生听的太认真,W先生也说的太认真,他们没注意的时候有主播直播时握着手机镜头匆匆扫过这个角落。



【三】

像是突然回过神,W先生一瞬间停顿了,而后他开口,低沉的嗓音自上而下传入了Y先生的耳中。


他说:


“阿越。”


这两个字仿佛带着实感,刮的Y先生耳朵有点痒,却又沉甸甸的坠到了心里,这一瞬间Y先生心里扑腾的火苗停止了摇摆,突然就安稳了。


Y先生不得不承认他先前忐忑的确不是因为GWW,因为这时候GWW正在台上说话,他却完全没在听。


W先生看着眼前的Y先生,其实脱离主播身份和屏录的Y先生话并不多,W先生自己说上五六句话,Y先生回上三四句,还大多都是附和。


W先生想,时间或许当真留下了痕迹,但或许根本没有。


于是W先生对着Y先生疑惑的目光开了口:“食堂有个自助饮料机的饮料很好喝,我带你去?”


Y先生心想,卧槽刚连着吃了好几块蛋糕正好觉得有点干,于是他笑了起来,弯了眼角,说道:“好啊,还有什么好吃的?”


W先生脚步一停,身后的Y先生差点撞上,Y先生皱了皱眉,W先生缓缓开口,声音一如两分钟前低沉,一如两年前低沉却带着笑意,他说:


“再吃真成猪了,阿越猪猪。”


W先生顿了顿,又开口道:“怎么参加比赛给自己取这么个名字?”


Y先生先是一愣,而后解释道:“觉得可爱就叫了,名字而已嘛。”


W先生接着往前走,越过同事跟他们打了个招呼,扭过头低声说:“傻逼,我当时都不想点你这个傻逼ID。”


“哼。”Y先生冷哼一声,脱口而出:“看不出来你很关注我嘛。”


而后Y先生一愣,心里又升腾起忐忑,后悔自己一时嘴快,但下一秒只听W先生道:“哼,也不知道是谁两年了还在用我教的小技巧打竞技场,还以为我看不出来。”


Y先生脸皮绷不住了:“我艹尼玛52!”


“傻逼,跟我走,这边!”


W先生揪着气急败坏的Y先生,成功把贪吃鸡带进了大本营食堂。



———————————————————————-

全部都是我YY的。

太甜了跟现实有差距,希望大家还是能认清现实。【啪

但是还是好希望有一天可以有真实的场景如下:


—————————————

“我其实还是最喜欢打苍藏。”

“嗯。”

“52?”

“我太久没打苍云了,这次你带我?”

“好啊。”

“阿越?”

“嗯。”

“或者,我们试试霸藏?”


也许我只是因为想着你,所以忍不住提起你。

—————————————



最后认真的说一句,其实对现实没有期待更多啦,毕竟我可以靠脑补

破冰已经算是我心里的HE啦

手拉小礼花🎉🎉🎉



评论 ( 14 )
热度 ( 104 )